79 情深四

    “依萍,依萍,你从那里认识的这么帅的外国男人啊,你我那么好的朋友,你都不告诉我。”方瑜见到依萍没事,立马八卦道。

    “他是我昨天才认识的,今天不过是恰巧碰到,其实并没有多熟的。”依萍解释道。

    “你就骗我吧,人家都自我介绍是你的好朋友了,”方瑜拽着依萍的手轻轻掐了一下,随即有些疑惑的问道,“对了,依萍,刚才他说看房子?看什么房子?”

    依萍叹了口气,“方瑜,在我说之前,请不要打断我,我就是想要得到你的帮助,才叫你过来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而现在,能帮我的,我最信任的也就只有你了。”

    方瑜见依萍说得那么严肃,急忙点了点头,“依萍,你放心吧,你要有什么事让我帮忙,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依萍点了点头,其实方瑜一直以来,对她甚至比她的妈妈对她还要好。

    依萍小声的将事说了出来,李副官一家的事,傅文佩资助李副官的事,还有傅文佩不顾她的事

    最后,依萍叹了口气,“方瑜,我知道我很自私,我只是想好好的过自己的子,以前,我甚至想过要报复那边,可是现在,我却没有那个想法了,其实想想,比起那些被那个名义上的父亲丢在东北的姨娘还有哥哥姐姐们,我这样,也算是幸福的,不是吗?我也并没有想过让我妈妈改一下那善良的格,只是,我没有想到,她什么都不跟我说,她只告诉我,家里这没有了,那没有了,让我顶着屈辱去要钱,她甚至不顾自己女儿要上大学的事,把学费资助别人,可笑的是,那李副官口口声声不想让他的司令知道,有骨气的不要他们司令的钱,可是,难道从我妈那里拿的钱不是那个司令的吗?不是我去问他们司令要的吗?”

    依萍拳头握紧,“我一直好奇,为什么家里面的钱用的那么快,明明20块钱我和妈妈两个人,画一个月,还能剩下些钱,我问过,但是,只要我问,看到的就是我妈的哭,所以,我不敢问了,只是,我没有想到,她竟然……竟然是因为那样的事,将钱花掉的,从心萍死了之后,我就想,我要保护我妈,我要让我妈不哭,要让她好好的,在我们还没有被赶出来之前,每次雪姨找事,我都会护着我妈,那时候,我还那么小,就这么护着护着护到了现在,可是现在,我已经累了,没有办法再护了。”

    “我妈她从没有想过,不去上学,我要做什么,每个月20块钱怎么可能养得起5口人,还要加一个时常闯祸需要赔偿的可云,什么都不会的我能找到什么薪水多的工作,去帮助别人呢?我连自己……都帮助不了。”

    “依萍,依萍,依萍你别说了,别说了,我知道你的苦,知道你的累,伯母她怎么可以这样子,怎么可以这样对你,依萍,你说,你要让我帮你什么,我一定帮你,可怜的依萍。”方瑜眼泪不住的往下掉,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好朋友会遭受这么不公平的待遇,依萍那么有音乐才华,但是,却因为伯母的善心,将学费接济他人而不能去上她梦想的学校,这对于依萍来说,是多么残忍啊。

    “方瑜,我因为一些原因,有了一笔钱……方瑜,我只能说,这真的是很神奇的事,我昨天跑出家门,然后,机缘巧合,遇到了一个人,帮助了他,作为报酬,他给了我很大一笔钱,我保证,我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也没有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依萍看着方瑜,很真诚的说道。

    “依萍,我相信你,但是然后呢?”方瑜知道自己的朋友有多么骄傲,有多么敏感。

    “方瑜,就是刚才你问的,德华说他可以帮我找到房子,我想买一房子,自己住,然后去上学,当然,我也会给我妈买一,离得很远,然后,给她足够的钱生活,我对她……已经绝望了,在她的心里,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大#雁#文#学最快更新,wWw点daYanwenXue点com】儿吧,就算是对其他人,她都要比对我这个女儿要仁慈善良的多,我不能出现在我妈面前,要不然,她的哭泣会让我心疼,等我买好房子之后,方瑜,麻烦你,帮我把房子钥匙什么的还有钱交给我妈,告诉她,依萍长大了,一个人也可以好好的生活,孩子长大后,总归要离开父母的,让她放心的好好生活。”

    依萍说完后,看着方瑜,显然方瑜一开始觉得自己的朋友可能是一时冲动,但是现在,听到依萍都计划好了之后,才知道,自己想的是错的。

    方瑜想了想,点了点头,不仅仅是依萍的话打动了她,还有依萍说的,孩子总归要离开父母,自己生活,依萍是个独立的人,她也已经长大了,会处理好自己的事的。

    方瑜点了点头,“好的,依萍,我会帮你,可是,那个德华,可信吗?”

    “我只能说,”依萍犹豫了一会,便开口说道,“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会伤害我,其实,”依萍露出自嘲的笑容,“我也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去算计的不是吗?”

    方瑜看着自己的好友那副模样,有些心疼,依萍向来是那么倔强、骄傲、自信却又自卑。

    “依萍,我明天请假陪你一起去吧,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方瑜提议道。

    依萍摇了摇头,“方瑜,你明天还要上课呢,怎么可以陪着我一起去呢,更何况,也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德华不是吗?”

    方瑜叹了口气,以依萍的倔强她决定的事,是没有转圜的余地的,便也不再强求。

    那天晚上,依萍在方瑜家过的夜,而方瑜,并没有告诉傅文佩依萍的下落,以前,方瑜觉得依萍的妈妈很软弱、善良、温和,但是,却不知道,依萍竟然被自己的母亲那样伤害。

    第二天一早,依萍便起来了,陪着方瑜去了学校,还不到和德华约好的时间,依萍便边走边转起来,现在的大上海很繁华,因为外国人很多,也显得要比其他城市洋派很多,依萍转了转,给自己买了一新衣服。

    淡粉色的裙装,样式虽然是如今国内常见的,但是却也加了一些外国服装常见的蕾丝装饰,依萍在店里面直接换上了衣服买了双新鞋子,看着镜子里面的她,和昨天的自己显得那么不同,昨天,她还是一副狼狈的模样,而今天,她就像是那些住在租界洋房里面的大家小姐一般了。

    掌柜的见依萍满意的模样,又拿出新进的饰品,“这位小姐,这些饰品可是最近才进的,很受欢迎的,您看看,有没有合意的。”

    依萍低头一看,掌柜拿出来的倒是很全,不仅有首饰,还有头饰,摸着自己扎起来的头发,依萍将头发散开,拿过一个发卡,将头发整理了一下,别了起来,然后,又看向首饰,便看到了一个白色珠子穿起来的手链,上面还吊了几个淡蓝色的星星,倒是很大方可人。

    依萍拿过来带上,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心里对自己说,“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能做以前的陆依萍了,既然有了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那就好好的生活,总不要辜负这上天的恩赐。”

    付过钱,依萍将自己的旧衣服扔掉,便去了昨天去的咖啡厅,进咖啡厅的时候,便看到德华已经在昨天她坐的位置上等着了。

    “很抱歉,德华,让你等了。”依萍走过去,有些歉意,本来就是德华要帮自己的忙,现在却让德华等自己,实在不好意思。

    德华看到依萍,觉得心跳得更快了,虽然昨天依萍并没有好好打扮,但在德华眼中也是美的,如今,依萍一打扮,更显得俏可人,德华不开口说道,“依萍,你真漂亮,我这话绝不是轻薄,而是我真心的赞美。”

    依萍嘴角抽了抽,然后笑着开口道,“德华是法国人吗?我听说,法国人的确是比较。”

    依萍的话让德华也觉得自己有些沉不住气了,“不,依萍,我是英国人,只是,并不仅仅只有法国人是的,不是吗?”德华觉得自己倒像是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冲动,不沉稳。

    “我只是开个玩笑,德华,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我未来的家?”依萍已经不是那个浑是刺的依萍了,那么多的经历已经将她的刺拔光了,所以,依萍并不是因为德华有些行为不合心意便发火生气。

    “当然,依萍,我马上就带你去。”德华站起,笑着回答道。

    德华带着依萍来到英租界,因为德华有车,所以,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

    房子并不会很难找,依萍被德华带着来到一栋房子跟前,房子很具有外国的风格,看上去被维护的很好,而院子里面也种着花草,第一眼,就让依萍喜欢上。

    “我们先进去看看吧。”德华看到依萍满意的模样,提议道。

    依萍点了点头,德华便拿着钥匙将门打开了,“我的朋友并不在家,实际上,他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因为时间实在太紧,所以,他不能和你当面商量,但是,他将这件事全权委托给我了,要是依萍满意的话,和我谈也是可以的。”

    依萍点了点头,知道了为什么主人没有在家。

    进了房子之后,依萍发现房子里面的家具都很齐全,摆设装饰虽然不是很华丽,但是,却很精致,依萍倒觉得很喜欢。

    “家具什么的,他留给下一任的主人,不过,若是不喜欢想要自己买新家具的话,我可以找人帮忙搬走。”德华笑着说道。

    依萍摇了摇头,“我很喜欢这里,而且,我觉得这里的布置还有家具的摆放都很合我的意,我很喜欢这栋房子,德华,既然房主已经把事交给你了,那么,我想要买下这栋房子。”德华倒是有些吃惊,他【大#雁#文#学最快更新,wWw点daYanwenXue点com】又让手下人去查依萍的资料,虽然,因为时间的原因还没有查到,但是,看依萍原先的穿着,并不像是家里面很富有的人,说要找房子,德华也以为不过是想租房子罢了,而他介绍这房子,也是想着能帮自己的心上人。

    可没想到依萍竟然说想要买下房子,这让德华很是吃惊。但是,再吃惊,德华面上也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反而笑着说出了价格。

    这里位于英租界,而且,房子不管是那里都很不错,价格自然不会很便宜,德华将价格压低了一些,依萍倒是觉得德华说出的价格有些太实惠了,点了点头,便也没有讲价,爽快的答应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