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情深

    67、

    终于,如萍找了机会,拿到了陆振华和尔杰的头发。

    因为王雪琴对自己的孩子的大方,所以,如萍手上还是存了有些钱的,更何况在回来之后,如萍也没有再像以前那样花钱那么大方了,所以,做检查的钱,也是有的。

    在等待结果的几天里,如萍觉得子真的很难熬,就连梦萍也都发现了如萍的不对,更何况是家里面的其他人呢?

    如萍表面上装的是在担心考试成绩,却被王雪琴说了一顿,什么成绩哪有那么,看你担心的都有黑眼圈了什么的。

    梦萍如今学画画学的非常开心,如萍也很注意在家里面对梦萍关心,梦萍的子没有变成那种尖酸的样子,自然尓豪也对自己有个学艺术有才华的妹妹感到骄傲了。

    如萍终于放下心来,鉴定结果是尔杰是陆振华的亲儿子的几率是百分之八十。

    当如萍在电车上面,遇到了何书桓和杜飞,并且被他们塞到手上一盒胶卷的时候,才恍然,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啊。

    如萍现在已经上了大学,选择了医学,当然这件事在陆家也是引起了一场风波的,后来还是如萍说,现在医生在社会上很受尊重,而且,也很有地位,才让王雪琴闭了嘴。

    当然,在王雪琴看来,女孩子读个什么文学系啊,或是学学艺术啊就行了,但无奈对于如萍,她现在是越来越没有办法了,听到如萍说当医生很有地位什么的,只能安慰自己这样也可以找到一个金龟婿什么的。

    梦萍则是选择了艺术院校,并且在如萍的引导下,越发的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如萍对于现在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只是,魏光雄的存在却是一个很大的定时炸弹,所以," >www.zybook.net如萍便也忘记了和何书桓他们相遇是在什么时候了。

    如萍看着手上的胶卷,还是等在了下个站,交还给他们,不过,这一次可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对话了,虽然何书桓他们极力的想要和如萍交朋友,但是,如萍却直接转就离开了,没有理会。

    她不知道这一次何书桓不是大家眼中的她的男朋友了之后,依萍是不是还是会和何书桓在一起,只是如萍如今,却是对何书桓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回到家里面,就看见王雪琴呆在家里面,没有出去打牌,如萍有些好奇,但是也没有开口问,只是说了一句我回来了,便要上楼,却被王雪琴拦住了。

    如萍听着王雪琴说什么尓豪今天要带好友回来,让她打扮打扮,什么其中一个是外交官的儿子什么的。

    如萍便知道肯定是何书桓和那个杜飞了,看了眼王雪琴,实在没忍住,开口冲到,“一个外交官的儿子你就满足了啊,妈,眼光放远一点啊。”

    如萍这句其实是想讽刺王雪琴的,但是愣是被王雪琴听出了其他意思,想了想,点点头,觉得不错,自家的女儿本来就很优秀,那不过是一个外交官的儿子罢了,说不定以后还有更好的。

    便也不再让如萍去打扮什么的话,就连那让佣人做点心也不催了,还很满意的看着如萍说什么,不愧是我王雪琴的女儿,就是要有这样的信心才是。

    如萍无奈的上了楼,心里面却是想着自己突然想到的一件事,好像那个魏光雄有倒卖过军火。

    这个消息也是那时候魏光雄把陆家都盗走之后,依萍他们说的,说是从秦五爷那里得知的,想来应该不会错,只是,她一直都没想起来,直到刚才一晃神,便记住了。

    魏光雄倒卖军火,肯定是要从王雪琴手中骗钱了,可不能让他再陆家的钱了,如萍找到陆振华,如萍对陆振华早就没有以前的害怕了,反而经常做点什么吃的给陆振华,如今,陆振华对如萍也是很满意的。

    其实陆振华说到底,现在也不过是个老人罢了,离开了东北,虽然他还是以前的黑豹子,虽然他以前当过司令,但是在大上海,他却什么都不是了。

    没有以前的军队,没有人崇拜,就连一直听他吩咐做事的副官也不在他边了,他之所以,一直呆在书房,也不过是因为家里面没个说话的人,寂寞罢了。

    而如萍有时候陪着他下下棋,还做些点心给他,让他觉得这个女儿真的很贴心,自然,也就更宠了些,在他印象里,他的萍萍也是和如萍一样,是个温柔善良的姑娘啊。

    所以,如萍只是提了提,想要开始学管账,陆振华就自己脑补,答应了,当即把王雪琴叫过来,让她把账本拿出来,然后抽时间教教如萍。

    王雪琴一听,心下一愣,有些犹豫的看着陆振华,却见陆振华表的很严肃,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便只能点点头,然后偷偷的瞪了如萍一眼。

    如萍从王雪琴那里接过账本之后,便被王雪琴说了一顿,如萍没有吭声,而这时候,又听到楼下尓豪的声音,王雪琴想到可能是尓豪带着他的朋友回来了,只能赶忙下楼招呼。

    如萍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可是害怕王雪琴对她不停的说啊说,真的是很受不了啊。

    王雪琴到楼下,果然看到尓豪还有另外两个青年坐在沙发上,长得都很不错,特别是其中一个,感觉文质彬彬的,想来就是那个父亲是外交官的何书桓吧,这样看着,和如萍倒也是蛮般配的,不过,如萍那丫头也说了,不过就是个外交官罢了,要看远一点嘛。

    尓豪开口问道,“妈,如萍梦萍还没放学吗?我还想要介绍我的好朋友和她们认识呢。”

    “如萍在楼上呢,你去叫她吧。”家里面有客人,王雪琴也不好说什么。

    尓豪点头,边站起边对何书桓和杜飞说,“我去叫如萍。”

    如萍跟着尓豪下来,就听到杜飞嚷嚷,“你不就是那天的那个帮我们的女生?原来你就是尓豪经常挂在嘴边的如萍啊,尓豪,你太不够意思了,这么漂亮的妹妹,这么晚才介绍给我们认识。”

    “你们认识?”尓豪吃惊的看着如萍。

    如萍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何书桓开口道,“是这样的尓豪,那天我和杜飞被秦五爷的人追赶,多亏了如萍帮忙,才保住了胶卷,如萍,还没有好好对你说声谢谢,我是何书桓,是尓豪的同事。”

    “如萍,我叫杜飞。”杜飞也不甘寂寞的嚷道。

    如萍笑了笑,“何先生,杜先生,你们好。”

    “如萍,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不用那么客气,直接叫名字就好了。”尓豪一副傻样的开口道。

    如萍笑了笑,“尓豪,我还有事,你好好招呼你的朋友吧,我就失陪了。”说罢,便转上" >www.zybook.net楼,本来下来就是尓豪死拉着要介绍认识的,现在见过了,那就可以离开了吧。

    如萍上了楼之后,杜飞拉着尓豪问,“尓豪,如萍是不是不太高兴啊?”

    “没有没有,你们不要误会,如萍最是和善不过的了,只是她现在的确很忙就是了,如萍现在可是医大的学生呢,功课很紧张。”

    “尓豪,你妹妹好厉害啊。”杜飞一听便理解状的点点头,然后心里也觉得那么善良,帮助他们的女生肯定也是很温柔的。

    “尓豪,如萍这样整天学习对体不好的,干脆找时间,我们一起出去转一转,玩一玩,散散心,也是劳逸结合嘛。”何书桓提议道。

    尓豪一拍掌,“我怎么没想到呢,书桓,你真是太聪明了,我也觉得如萍太努力了,整天都是学习学习的,也不见她出去玩。”

    如萍哪里是没有出去玩啊,只不过,陆尓豪经常都不在家,不知道罢了,如萍子不错,学习也好,长的也是很漂亮的,在班里面人缘很是不错,自然是有交好的同学朋友的,平时也会约着一起出去玩,只是,如萍不像尓豪一出去玩,就忘了时间,很晚回家罢了。

    如萍对于楼下的什么三剑客一点也不关注了,也不想和他们参合到一起去,毕竟以如今的如萍看来,何书桓和杜飞每次都搞得事鸡飞狗跳的,就连拍个很普通的新闻,也都会闹出乱子。

    堂堂申报的记者,每里就会关注什么秦五爷,什么猫丢了,虽然,帮老太太找猫的时候,她自己也很感动,可是,现在想想,却是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怎么了,竟然认为他们的行为很让人感动。

    难道申报就只能报道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吗?就只能跟娱乐杂志一样追着什么有点名气的舞厅老板的韵事报道吗?

    如萍看着手上的账本,她对于记账是不怎么熟悉的,只是,如萍的数学不错,虽然数学好不等于会记账,但是,慢慢琢磨一下,还是可以看懂账本的,只是麻烦了一些罢了。

    看了账本之后,如萍才发现,家里面的帐真是乱得一塌糊涂,然后也觉得自己有些傻,光拿着账本,王雪琴却是掌握着陆家的财政陆家的钱啊,她要是花的话,一样拿得出来。

    离何书桓杜飞两人第一次到陆家已经过了几个月了,自从他们去过陆家之后,就经常会到陆家玩,或是约着一起出去玩。

    如萍虽然拒绝过好几次,但也不能每次都拒绝,所以便也跟着去了两回,何书桓对如萍很照顾,言行也都很温柔,如萍却是想躲,想到当初若不是何书桓对自己的举动让自己对他产生了好感,也不会到后面那种局面吧。

    尓豪倒是看出何书桓对如萍的好感,很想要把如萍和何书桓送做堆,可是,回到家和如萍单独说了次话之后,便再也不敢做出什么撮合的举动了。

    那天,依旧是狂风大暴雨,如萍在楼上听到王雪琴渐渐的声音,语气十分不好,推开门,站在楼上便看到一都湿透的依萍站在那里,梦萍现在肯定在练习,因为梦萍在学校的表现十分优秀,所以,老师给她说,若是可以一直保持下去,那么,一年后,就可以作为交换生去法国的一个很有名的美术学院学习,梦萍很激动很兴奋,但是却担心家里面不同意,直到告诉如萍,如萍让她只要好好学就好,她会帮她说服家里面人之后才稍微安下心来。

    扭过头,如萍便看到陆振华从书房出来,转回房拿了一条毛巾,便下了楼。

    “依萍,先把头发擦擦吧,你全都湿透了,一会去换件衣服,不要着凉了。”如萍真的不想管太多,可是无奈陆振华在一边,要是不管,陆振华心里肯定不舒服。

    果然,看到如萍的举动,陆振华眼神柔软了很多,但是看向依萍,却是没有那份柔软的,依萍的子很倔,虽然和陆振华很像,但是陆振华却不喜欢,因为太倔了,便老是会让他生气。

    如萍在一旁看着,依萍依然把陆振华气的要拿鞭子抽她,只是,如萍却不愿去拿鞭子,她想知道,若是没有了这一顿鞭打,依萍是不是还会去做歌女,是不是还是会恨他们入骨?

    其实,如萍是知道的,就算没有这一顿,事依然会发生,谁叫依萍有个好母亲呢?宁愿让自己的女儿受苦受罪也要豁出去把钱救助别人。

    如萍每次想到依萍的母亲就会觉得自己很幸福,至少自己的妈妈,对她们是好的,是绝对不舍得他们这些儿女受苦的,也自然没有那个善心去救助别人。

    如萍想想觉得可笑,那傅文佩要真那么善良,为什么当初来上海的时候不向陆振华求求,把其他人也带上,那不是更加可以显示她的善良吗?委屈自己的女儿算什么善良,把女儿的学费给别人算什么善良呢?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还有哦~~

    于是,小叶子很想存新文的稿,但是,开头把小叶子弄得死去活来。

    嗷嗷嗷~~求安慰,求虎摸~~~

    接正文:

    要知道,每个月都会给他们生活费,二十是基本的,有时候还会多给一百两百,就连依萍考上学校,陆振华也让王雪琴多给了两百块钱,足足可以交一年的学费了。

    但是,就那样,还是填不了那个无底洞,这一次,依萍就是来要钱的要交什么学费的吧,可惜……当初被打了一顿,后来便没去上学。

    如萍劝着陆振华,看向依萍的眼神却是冷冷的,陆振华对她一直都很不错,如萍看到陆振华现在这么生气,自然对依萍很不满。

    陆依萍看到了如萍那冰冷的眼神,心一颤,什么时候,那个善良柔弱的如萍竟然会露出这种眼神了?

    她不知道,却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陆振华竟然要拿鞭子抽打她,竟然那么狠心,绝,难道她就不是他的女儿吗?难道妈妈就不是他的老婆吗?

    要是如萍知道陆依萍现在想的,肯定会对她说,对不起,不是的,按照严格意义上来说,咱们的妈都算是妾,什么老婆,你是抽风了才觉得第八房的姨太太可以算得上是老婆。

    如萍不愿意拿鞭子,可是,尓豪进门见到这种状况后,被陆振华命令去拿鞭子,却跑得很快,如萍没拦住陆振华,便只能站在一旁,看着陆依萍即使被打也叫嚷着让陆振华生气的话,然后……陆振华越生气,鞭子就抽的越狠。

    如萍不想看了,瞪了尓豪一眼,就上了楼,她可不想再听一遍什么我要笑着看你们每个人哭的话。

    如萍和梦萍都在楼上,而楼下的尓豪和王雪琴显然是不会劝陆振华的,王雪琴是巴不得陆振华把依萍打死,尓豪却是对依萍根本就没什么好感,看着她在自己眼前被打,真的是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的,况且,依萍的子犟,还老是把别人的好意当做是在嘲讽她笑话她,尓豪早就经过几次,对依萍也就越发的不喜了。

    如萍在楼上也能听到楼下依萍隐隐的咒骂声,如萍有些心软,却还是没有下楼,想到梦萍被混混带走的时候,依萍根本就一点心软都没有,如萍便冷了心了。

    第二天一早,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陆振华便开口让尓豪去给依萍母女两送钱,尓豪不想去,但是,他却不敢不听陆振华的话,只能接过200块钱应下了。

    如萍的学习很紧张,她是想要学好这个专业的,所以,除了上课的时候之外,她还会多花出课余的时间去图书馆,看看书什么的。

    如萍这天却是误了时间,看一本书入了迷,没注意到太阳已经落山了,但是,好在坐电车可以直接到租界那边,进了租界便安全很多。

    谁想到,就快要到家的时候,如萍却看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那里,有一个黑影。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