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还珠格格1

    和亲王是乾隆的弟弟,还很受宠,虽然有些荒唐,但是,这种事,找他却是很有保证的。

    果然,和亲王听到之后,便让她们现在和亲王府住下,然后,便派人去济南调查,只是,和亲王却觉得此事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毕竟,折扇和画上面确实是他那位哥哥的手笔啊。

    夏紫薇和金锁住在和亲王府之后,和亲王便派人来教她们规矩,金锁对这是很高兴的,夏紫薇到底是夏雨荷的女儿,金锁也是希望能让她好的。

    即使以前夏紫薇做得有些事确实有些让她伤心难过,可是,她却知道,就算是夏紫薇再荒唐,太太也是会希望自己的女儿好的。

    夏紫薇很紧张很担忧,金锁有时候安慰她,但是大多数时候,却是会让她好好的学规矩,反正现在她已经不是夏紫薇的丫鬟了,那么她也不用顶着什么主仆之分。

    夏紫薇觉得金锁很能干,光看她能够想到找和亲王,就让紫薇很是惊讶,她觉得金锁好像变聪明了,所以,很多事上,她也是会听金锁的话得。

    去调查的人回来之后,和亲王知道了夏紫薇的份,自然便立即进宫,这种事不是闹着玩的,而乾隆一听,便跟着和亲王出了宫,见到夏紫薇之后,夏紫薇将要说的话一说,乾隆便立马愧疚了,想要补偿了。

    金锁在知道皇上来了王府,便知道夏紫薇肯定认爹成功,既然这事已经了了,那她也要离开了,收拾东西,金锁便要走,却被和亲王府上的人给拦住了。

    和亲王的下人报给和亲王听的时候,紫薇和乾隆都在场,夏紫薇一听金锁要离开,却是很舍不得,很不愿意。而乾隆一看紫薇不想那丫鬟离开,便也觉得那丫鬟是不是有点不识好歹,就让下人把那叫做金锁的带上来。

    金锁听到来人说让她去大厅,心里觉得这次自己有点冲动了,应该等皇上走了之后再离开,那样可能还会比较容易一点,但是,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金锁跟着去了大厅,到了那里,金锁很规矩的行了礼。

    “金锁,你要离开?你怎么可以离开我呢?”夏紫薇眼泪汪汪的看着金锁,就好像金锁有多对不起她一样。

    “你是叫金锁?你不是紫薇的丫鬟吗?怎么,主子还没说话,你就要自己走?”乾隆口气很不好。

    “禀皇上,金锁的卖契已经拿回来了,所以,现在金锁不是任何人的丫鬟,金锁受太太的恩,将小姐安全送到京城,如今看到小姐能完成太太的遗愿,和皇上相认,金锁的任务便已经完成了,小姐是皇上的女儿,皇上肯定会将小姐照顾的很好,伺候小姐的人也会有很多,不缺金锁一个,所以,金锁也是要离开的时候了。”金锁不卑不亢的说道。

    乾隆却是听了金锁的话突然觉得金锁这个丫头很不错,看,明明知道紫薇的份,也肯定知道继续跟着紫薇会享受荣华富贵,可是,却没被惑,还完恩便要离去,真是个不错的丫鬟。

    想到这里,乾隆的眼神就变了,笑起来,“既然你要走,那在这之前,你帮朕把女儿一路送来的功劳也是要赏的,看紫薇很舍不得你,要不要和紫薇一起进宫?”当然,乾隆说的进宫自然指的是还做紫薇的丫头。

    金锁摇了摇头,“金锁本来就是平常人家的孩子,还是适应民间的生活,至于送小姐,只是为了还太太的恩罢了。”

    乾隆一听,对金锁便又添了几分欣赏,一张口,一溜子奖赏便下来了。

    金锁谢过乾隆,领了赏,和夏紫薇告了别便离开了,不管后夏紫薇有多伤心,眼泪流的有多欢畅。

    其实金锁还是感谢乾隆的,毕竟给了她那么多的赏赐,她就不用为了生计犯愁了,以前在大明湖畔的时候,她一个人,又没有什么特长,只能靠刺绣维生,本来还想着可能还要那样呢,现在,乾隆一赏赐,几乎将她一辈子所需的银钱都给了,她便打算,盘个铺子,做个小生意。

    金锁没有再回大明湖,她去了苏州,苏州的苏绣很有名气,而金锁,在那么长时间以刺绣维生的子里也渐渐喜欢上了刺绣,所以,她决定好好的学一学。

    金锁先是找了间屋子买下来,不大,只是一个小院,但是,却被金锁布置得很温馨,离小院不远处,是一间绣坊,那间绣坊在苏州也算是有名的。

    金锁以前在宫里面也曾学过宫里面的一些刺绣手法,再加上本的功底,很容易的就被绣坊收下了,金锁虽然现在不愁吃穿不愁生计,但是却也不想什么都不做的光是花皇上赏下来的银钱,况且,她一个弱女子,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有钱的话反而是祸根,所以,金锁将银钱留下一小部分当平里的花销,剩余的都装进罐子里,然后,在自己所住屋子的角落,挖了坑埋起来,再将箱子放在上面。

    金锁的模样是很出挑的,但是,她穿着朴素,言行也很是规矩,在一次和绣坊的二公子巧遇后,二公子便找了媒婆前来说亲了。

    绣坊的二公子其实并不是绣坊老板的亲儿子,是老板弟弟的儿子,只不过老板的弟弟一家外出游玩,却路遇强盗,全被杀害了,而家中只留下二公子一个儿子,老板便将他带回家抚养,不说是当做亲生儿子,但是,却也是待他极好的。

    二公子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世,本也是个聪明精明的人,便在长大一些后,借了老板一些钱,然后自己做起生意来,如今也算是自己站稳了脚跟。

    老板在知道二公子看上金锁之后,找人询问了金锁的品行,毕竟是自己的侄子,也是疼的,知道金锁样样都不错之后,老板便也高兴自己侄子能找到称心的姑娘,也帮着给金锁介绍起他们侄子的好来。

    金锁在考虑了几之后,点了头,她并不求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如同自己小姐和那小燕子一般,那是不大可能的,他们自己没感觉到,但是,别人却看得很清楚,他们的,即使是唯一,但是,他们的唯一却伤害了多少人?

    据她所知,五阿哥以前可是还有几个通房的,可是,小燕子嫁给他之后,那几个通房不仅要守活寡,还要小心不要被小燕子看到以免被欺负。

    金锁知道,三妻四妾是正常的,她也并不求什么唯一,她只希望嫁个普通的人,过平平常常的子,更何况,如今那二公子娶她是做嫡妻呢?

    其实,以金锁的份做那二公子的嫡妻是很不够格的,毕竟她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子,没有什么门当户对的资本,但是,那二公子当初因为父母双亡,家中父亲的妾室为了想要抢遗产,便欺负还小的二公子,并且散播谣言说是因为二公子命硬,将自己父母给克死了。

    虽然后来有了绣坊老板的介入,谣言被控制住了,但是,谣言却在就已经被传出去了,二公子如今虽然有点财貌,那些有点家底的家里嫁女儿却也不会考虑二公子。

    而二公子因为自己当初的遭遇,也是不愿意随便找,在他心里,只希望能够找一个中意的,合眼缘的,当初,那个妾室对他所做的,他一直记得,他也在那时候决定只会娶一个妻子。

    只是,这些其他人却是不知道,金锁自然也不知,金锁不过是想着自己终归是女子,总是要找一个归宿,那个二公子看上去也很不错,据认识的姐妹说,二公子品行也是好的,所以,才答应下来。

    嫁给二公子之后,二公子对金锁很好,很温柔体贴,两年之后,金锁便生下了一对双胞胎,都是很可的男孩,本来在金锁怀孕的时候,曾经提议过给二公子纳房妾室,只是被二公子拒绝了,金锁便也没有再提。

    等到孩子生下之后,二公子对金锁更加的好,金锁也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被融化了,嫁给二公子之后,金锁便没有再去绣坊工作,但是,依旧会经常刺绣,只是如今她的绣品都是给她的丈夫和孩子们的。

    当金锁在几年之后因为绣坊老板娘的提醒而再次提议给二公子纳妾后,二公子终于告诉金锁自己不会再娶的事,二公子是真的喜欢金锁的,也是真的想要和金锁过一辈子的。

    金锁自那之后便没有再提,只是对二公子却是又多了几分真心了。

    在好几年之后,生活的平淡幸福的金锁,在听到皇上南巡的消息时,远远的站在湖边,看到一个依稀是夏紫薇的影子,她边的男子却不是那个福尔康了。

    回去之后,终于拜托二公子帮忙打听,二公子和本地知府很熟悉,是玩得很好的朋友,在二公子回来之后,金锁得知,原来那个自己看着是紫薇的女子是当今和亲王的义女,因为深的皇上喜被封为和硕格格,许配给了富察家的福隆安。

    金锁一听,便知道那就是紫薇了,自己没有看错,和亲王认得女儿的话,除了紫薇还有谁呢?毕竟那一年,可是没有听说有什么民间格格的出现呢。

    金锁倚在二公子怀里,露出笑容,其实没有必要轰轰烈烈,没有必要像那个时候一般每天都那么闹刺激,平平淡淡的幸福才是最好最难得的,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小叶子考完试了,什么感觉都木有

    一起去考试的同事表示心很不好,于是是因为小叶子木有,所以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所以才木感觉的咩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