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还珠(一)

    
  •   废后乌喇那拉氏的魂魄一直在紫城里游,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死去了,可是,为什么,还要让她再困在这紫城里面,难道她就连死,也不能离开吗?

        看到她死了之后,容嬷嬷便也紧随她而去,可是,容嬷嬷的魂魄却仅仅是闪了一下,便被一道银光拖走了,开始,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后来,见得多了,乌喇那拉氏明白了,那是锁魂链,只要是有人死去,魂魄便会被那链子拖走。

        但那链子却始终在忽视她,她只能被困在皇宫里面。

        她死的时候,皇上在延禧宫陪着那令妃,听到她离世的消息,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便下令办后事,只是,那道办后事的圣旨却让乌喇那拉氏原本因着修佛多年而渐渐不起波澜的内心生出一股怨恨。

        她不愿去回想那道圣旨,只是已经生生的明白了,她错了人,而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便是她的孩子,因为没有保护好而夭折的孩子,还有那个她以为保护着却反而是害了的十二,她唯一活着的孩子。

        可是,就是那唯一活着的孩子,却也因着她的原因,他的那个嫡子的份被害,而他的父亲,她的夫君,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一点也不在乎。

        乌喇那拉氏想要扑上去,狠狠地折磨乾隆和令妃,当然还有那所谓的还珠明珠两个格格,还有五阿哥,甚至,是那个她一直傻傻以为傻傻相信的太后老佛爷。

        原来,她真的不聪明,直到死后这么久,把所有的一切都看清楚了之后,才相信原来自己的一生只是一场笑话。

        太后老佛爷,她一直以为是她在后宫的靠山,保护她对她好,可是,就以她这乌喇那拉的姓氏,那老佛爷又怎么会真心对她?

        只是因着她愚笨,脑子不聪明便于掌握利用罢了。

        而那乾隆呢?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吗?怎么可能不知道?世人都说乾隆昏庸,不辨是非,但那是年老时候的乾隆罢了,他好歹也是圣祖和雍正教出来的,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他只不过是看戏罢了,他最的人始终是自己,其他的人在他眼中不过是戏子,就连他的生母老佛爷,也不过是演戏的一方罢了。

        而令妃,他对她的宠不过就是因着,想要看看那个卑的包衣奴才能够做到什么地步罢了,你瞧,一个包衣奴才,原来的洗脚宫女,把堂堂皇后,满洲八旗贵女成那样不是很有趣吗?

        乌喇那拉苦笑着,眼泪却是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她怎么会喜欢上那样的男人,怎么会被以为那张温柔多的脸底下也是一样的,那双眼睛,即使对他宠的令妃,小燕子几人也不过是多了几分趣味罢了啊。

        摸了摸脸,看着手上沾着的泪水,乌喇那拉氏有些吃惊,难道,鬼也是会流泪的吗?

        正在这样想着乌喇那拉眼前突地一片黑暗,便失去了意识。

        乌喇那拉心底只是叹了一句,终于可以离开了,但愿来世,远离帝王家。

        “娘娘,娘娘,该起了。”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乌喇那拉以为自己是在做梦,那明明就是容嬷嬷的声音啊,猛地睁开眼睛,乌喇那拉氏见到自己眼前,是那张熟悉的苍老的脸庞。

        那张脸虽然很严肃,但是看向自己的目光却是慈祥的,是柔和的。

        “容嬷嬷。”乌喇那拉氏叫了一声,便听到容嬷嬷的回应。

        乌喇那拉这才觉得不对劲,暗暗掐了自己一下,感觉到了久未来临的疼痛,这……这是真的?乌喇那拉被容嬷嬷伺候的起,洗漱,随意挑了简单的衣物饰品,她其实在没当皇后之前,喜好的便是比较素净些的衣物,可是,当了皇后之后,却硬是为了皇后那名把自己硬是往华贵有气势上装扮。

        稍稍问了几句,乌喇那拉便知道自己回到了什么时候,竟然就是那只名为小燕子的还珠格格将要进宫之前吗?

        乌喇那拉叹了口气,她是恨得,恨那些人,可是她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皇上和太后老佛爷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令妃之流,她要对付也不会明着来了,那个小燕子,不去管她,她自己就能给自己招来祸事,现在最主要的便是--装病。

        是的,乌喇那拉的子原是不屑做装病这一事的,可是,她已经不是原来的乌喇那拉了。她不愿意再被那太后老佛爷当傻子耍,当探路石,更何况,那只疯燕子就要飞进宫了,她可不想再去找事,一般来说,以小燕子那种祸头子的属,离他近的人,也讨不了好。

        让容嬷嬷吩咐免了今天的请安,就把容嬷嬷叫到内室,从梳妆台的最底层暗格拿出一枚玉佩,那还是她的姑姑,孝敬宪皇后临死前交给她的,只是,她一直不屑用,不愿用罢了。

        可如今,她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告诉容嬷嬷让她做的事,虽然知道容嬷嬷肯定满心不解,却还是让她先去办了之后再给她解释。

        等到容嬷嬷回来,拿了一枚锦囊,乌喇那拉氏拆开看了一遍,记在心里后,便烧掉了,那里面记着的是暗码,只有她和那批人手才知道含义,叹了一口气,若是当初姑姑没死,她又何必……

        让容嬷嬷叫来太医院里面的手下,出示了那枚玉佩,那太医一惊,他在太医院几十年,原以为就会这么安安稳稳的过下去,没想到这一向古板的皇后,竟然会重新任用他们……

        乌喇那拉氏告诉太医自己准备装病一事,太医心下吃惊却不敢露出分毫,低头应,便给了她一包药粉,那药粉可以让人呈现出病弱之态,连脉搏也是虚弱无力的,但是实际上却对体没有什么损害。

        容嬷嬷在一旁言又止,乌喇那拉氏挥退太医,容嬷嬷一向藏不住话,太医一走便着急起来。乌喇那拉氏只好给容嬷嬷讲了自己的想法,她知道容嬷嬷一心为她,只是子实在太硬了,还需要好好引导。

        看容嬷嬷慢慢思索自己的话,她便开始考虑后宫里的人,将手上的权力分成四份,分给后宫的妃子,即使如今手上的权力没有被皇上剥夺,她也不准备要,有了姑姑留下的那股势力,她完全可以暗地里发展,为什么要明面上拿着权力招人恨呢?何况,那燕子一来,后宫便乱了,若权力一直在她手上,那老佛爷回来,岂不是有了怪罪她的理由。

        派人去告知后宫众人,免了请安,并且将权力交下去,令妃分到的是无关紧要的一份,而其他人手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实权,皇后知道,后宫里面有很多人都怨恨令妃,因着令妃争宠的方式,她们是宁愿其他人受宠也不愿意令妃一直受宠的。

        所以,手上有了权力,她们在一定程度上也会结合起来给令妃找点麻烦。

        后宫众人听说皇后生病,将权力分给其他人之后,很不理解,但是分到权力的几人心里却是高兴地,只有令妃想着自己分到的表面上好似光鲜实际上却没有用的权力愤恨不已。

        其他三人谢了恩,瞄了眼还在微笑着的令妃,互相对视了下,心里有了决定。

        皇后自从生病之后,后宫里面就开始闹起来,而皇后则是呆在坤宁宫里面和容嬷嬷看着戏,安排着人手,当然顺带着,□着小十二,乌喇那拉氏已经明白自己不应该一味的保护着小十二,在皇宫里面,太过于单纯的人是生存不下去的,所以,即使心中再不愿,她也要让小十二长大,成熟。

        没过多久,皇上便回宫了,当然,与皇上一起回宫的还有一条迅速传播着的留言,和延禧宫多出来的一个奄奄一息的姑娘。

        乌喇那拉氏早就已经知道燕子姑娘要来,继续装着病,心里想着自己以前怎么就那么傻呢?是因为盲目的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吗?所以一心一意觉得自己在为他好,宁愿得到的都是那个男人的不喜,也坚持着‘忠言逆耳’?

        要说乌喇那拉氏心里面乾隆此刻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那是假的,可是,那痕迹也不再是了,相反,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要看见乾隆,只要一想起他,就会想起小十二最后的结局。

        那让她无比的憎恶乾隆,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要离开,乌喇那拉氏猛地一惊,坐直了子,离开乾隆?是啊,为什么不离开呢?自从嫁给还是宝亲王的弘历之后,她便是一心对着弘历,未曾为了自己娘家的事麻烦过他一次,就因为这个,家里人对自己颇有怨言,后来更是连联系都不曾有了,在她死后,乌喇那拉家的人也未曾帮过小十二一把,这也让乌喇那拉氏对娘家失望不已。

        所以,她现在除了小十二之外,就没什么顾忌了,容嬷嬷是跟着她走的,所以,乌喇那拉脑海中离开这个念头从出现便消失不了了。
  •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