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二)

    马丹娜走到供奉祖师的牌位前,“祖师爷,我们马家,真的可以杀死将臣吗?”

    马叮当回到房间之后,看着历,恍然似梦,这究竟只是一个幻觉,还是真的回到了从前。

    马叮当不知道,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却明显能够感觉到痛楚。

    第二,马叮当去上学,在校园里面看到将臣,不,现在是叫姜真祖,依旧是那张脸,可是作为姜真祖的他却是那么安静,纯净,纯粹。

    姜真祖走到她面前,“我们去排练?”

    “排练?”马叮当反问。

    姜真祖点点头,“罗密欧与朱丽叶。”他扬了扬手上的剧本。

    马叮当点了点头,跟着姜真祖来到礼堂。

    “今天排练这一幕吧。”姜真祖将剧本翻了一页,递给马叮当。

    马叮当低头看,上面显示着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之吻。

    马叮当猛地抬头,不对,这一天的事,她记得很清楚,明明……不是这个样子啊。

    而且,看到姜真祖那依然清澈透亮的眸子,那里面慢慢的都是自己的影,马叮当有些迷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她在做梦,还是,原先的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现在只是梦醒了。

    试探的,马叮当开口了,“我……要去做一件事,可能会回不来了。”没有如同记忆里面那样的如果“朱丽叶有什么意外,罗密欧千万不要做傻事”的开头。

    但马叮当还是将自己的份告诉了他,但是,姜真祖的反应却是紧紧的将她抱住,对她说,“不要去,即使,是为了我留下来,好不好?你还有很多事没有教会我,我们的话剧还没有排练好呢。”

    马叮当挣开来,看着姜真祖,姜真祖的眼中满是对她的担心,那里面,依旧是满满的全是她。

    马叮当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姜真祖。”

    “你知道将臣是谁吗?”

    “一本书里面的角色吧。”

    “那,你知道女娲在哪吗?”

    “女娲?那不是神话里面的吗?”

    “我想一个人静静,先走了。”马叮当说完这话,便离开了。

    没有去教室,也没有回家,马叮当随意的走着,脑子里乱七八糟,好像有人在说,这是幻觉,你已经死了,你亲眼看到你的尸体被送上月球了不是吗?

    还有个声音说,那个姜真祖真的对僵尸一无所知,你的那些记忆或许只是你做的一场梦也说不定。

    马叮当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很清楚的人,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清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也清楚的指导自己该放弃的和不该放弃的。

    可是现在,却很是彷徨,不知不觉的,马叮当竟然走到了原来的这个时候,这里还不是酒吧,好像就在那一瞬间,马叮当想通了。

    不管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事都还没有发生不是吗?一切,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不是吗?即使,结局依旧如同记忆里面一般,也要拼一把啊。

    马叮当回到家里,马丹娜坐在客厅,看到本不应该是这个时间段回来的马叮当,眼睛闪了闪,然后叹了一口气,“叮当,你可以不去杀将臣了。”

    马叮当一怔,脚步停了下来,马丹娜的子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真的是马丹娜?”马叮当问出口。

    马丹娜点点头,对于马叮当的疑问也很清楚,转过头,“你说得对,我们杀不了将臣,马家的祖师一向是有灵的,但是,就是这个问题,我问了之后,她们也不曾回答的出来,想必她们也是不知道答案的吧,但是,马叮当,你为马家的后代,马家的使命不能忘,你可以选择不杀将臣,但是,斩妖除魔却是马家人永远不变的使命。”

    马叮当点点头,“我知道,这个我不会忘得。”马叮当说罢便走进房间了,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这里……究竟是哪里?

    第二,马叮当一去学校就被姜真祖堵上了,姜真祖似乎与马叮当记忆里是一样的,同样那么纯粹,那么温暖,又似乎与马叮当记忆里不那么一样,所有的发展似乎都在那一天被转了个弯。

    姜真祖好像真的不知道僵尸这么一回事,而马丹娜也想通了不再着她去杀将臣。

    马叮当本来以为,在那个记忆里面的自己死去之前,就已经将自己对他的感断了,可是,那也只是以为罢了。

    马叮当是姜真祖的,她的始终是姜真祖,不是将臣,因为,姜真祖只是她一个人的,即使,这两个,或许本来就是一体,但是,马叮当却还是倔强的认为,她的是将臣成为姜真祖的时候。

    对于姜真祖那有些不好意思的婉转的告白,说不动心,马叮当自己都会唾弃自己,所以,一向肆意洒脱的她,和姜真祖在一起了。

    她财,姜真祖似乎也像喜欢她贪财时候的小模样一般的纵容,她喜欢逛街购物,姜真祖也会陪在她边,不喊累。有时候,她会发点小脾气,姜真祖永远都是那么温暖的笑着,包容她。

    只是,在马叮当接了单子之后,姜真祖却会很担心的在家里等着她。

    对了,忘了说明,马叮当和姜真祖已经毕业了,马叮当也开始履行自己的家族职责,只是,财的她斩妖除魔也是要收钱的,和她的侄女马小玲是一样的。

    这时候的马小玲还没有长大,只是子却是和马叮当记忆里面的一模一样。

    姜真祖一直陪在马叮当边,马叮当没有在他上发现哪怕一点点和将臣有关的地方,久而久之,便也放下了这件事,乃至她记忆里面的那些。

    马家的女人是不能流泪的,一旦流了眼泪便会丧失法力,而,对于女人来说,无疑是会使之流泪的,所以,马丹娜对于马叮当和姜真祖在一起其实是反对的。

    并不是说马家的女人不能结婚生子,不结婚生子后代怎么来啊?只不过是有教训告诉她们,那样对于每个女人都是很正常很平凡的事对于她们马家的女人来说,却是不宜为之的。特别是对于还小的马家女人。(这个还小指的是30岁以前~至于为什么,小叶子是觉得30岁以前应该是她们斩妖除魔的黄金期吧~~)

    但是,姜真祖是真的很宠马叮当,不管是马叮当的有点还是缺点,他都会包容纵容,马丹娜也说不出反对的话。

    马叮当和姜真祖结婚的时候,穿着的并不是梦中的纯白的婚纱,而是马家的战衣,马叮当其实是很想要穿婚纱的,可是,最后,她还是决定穿着战衣结婚。

    她现在所能感知到的都和她那记忆里面是不同的,但是,相同的却还有她的想法,她喜欢购物,喜欢买衣服,她有各种各样的美丽的衣服很多,但是,在她心里面,马家的战衣却是最美的,最漂亮的。

    不管她的衣柜里面有多少件漂亮的衣服,她心里最美的衣服,依旧是那件或许没有多少装饰,没有多么亮丽的色彩的战衣。

    所以,她穿着她心里最美的衣服结婚,嫁给姜真祖。

    而在这个宇宙中的另一个空间里,女娲和将臣看着屏幕上马叮当和那个模样和将臣一样的姜真祖走进教堂。

    女娲开口,“这样子做,相当于把她送到别人的怀抱。”女娲是了解将臣心里对马叮当的感的。

    将臣看着屏幕上那个女子依旧灿烂的笑颜,想到她那时候说着她不他,她不他,却露出了笑容。

    “马叮当心里着的,永远都是姜真祖,没有成为将臣的姜真祖,我有能力把姜真祖还给她,然后,让姜真祖给她我给不了她的幸福不是很好吗?何况,我,只要有你在我的边,就够了。”将臣转过头,一挥手将屏幕关闭,看着女娲。

    千千万万年以来,我们一起见证了世间无数人的欢笑,到最后都演变成怨恨和眼泪,只有我和你能相守到最后。

    女娲想起将臣对自己说的话,两人对视,却终于笑了。

    从天地初开,他们便是世间唯二的存在,即使,后面世上生灵繁多,对于他们来说,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始终永恒存在的,或许只有对方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