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一)

    “告诉我,你从来没有过我。”马叮当挣扎的起,看着将臣,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但依旧忍着不让泪水落下。

    马家的女人最厉害不是她们拥有灵力,可以斩妖除魔,而是可以忍得住眼泪,马叮当的视线中是模模糊糊的将臣的模样,好像在期望着将臣能够完成他答应过她的第三个愿望。

    但是,将臣却一直没有说话,马叮当好像看到将臣转过,与她的视线相对,眼中是同样的和她一样的泪水。

    马叮当心中苦笑,怎么可能?将臣怎么可能会有泪水呢?努力撑着自己的子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着将臣走去,即使知道,前进的后果便是死亡,嘴角慢慢的勾起笑容,即使鲜血从嘴角溢出,也掩盖不住那笑容的灿烂。

    马叮当不能不走,不能不往前走,她是马家的人,马家的女人是最苦的,可是,即使是苦,那也是活着的,可如果灭世了,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会不存在,所以,她不能停。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玲送死,也不能看着女娲毁天灭地,即使,她阻止不了,但是,至少也要努力,谁让她是马家的女人呢?

    她曾经很恨这个份,恨自己为什么要是马家的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哭,不可以任,不可以任意的去,特别,是在知道自己上了马家宿世的仇敌将臣的时候,所以,她骗了姑姑,过了十年不用背负着马家天职的生活。

    可是,那十年里面,她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丢开过马家的包袱,原来,马家份的枷锁,从她一出生就已经存在在她的血液里面了。

    “不要再往前走了!”马叮当听到将臣的声音,但是,她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其实,马家的女人永远也完不成她们的任务,即使任务一代一代的传下来,也不会有人完成。

    将臣……将臣是和女娲一样的存在啊,从天地初生就已经存在的,世界存在了多久,他就存在了多久。

    就算马家人拥有灵力,拥有天赋,又怎么可能战胜的了将臣呢?何况,将臣真的该杀吗?他真的该死吗?若是将臣死了,恐怕,人类便也只能跟着灭亡了吧。

    马叮当听到女娲的大喊,“住手!”怎么可能住手呢?在将臣的心里,恐怕世间的一切都比不上女娲重要吧,如果不能灭世,那么女娲就只有死,所以,在女娲和世界之间,将臣会选择女娲啊。

    马叮当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了,她永远也比不过女娲,不是因为,而是因为时间……所以,当年,她只让将臣送了她三个路口,里面是不能有第三个人的,所以,到了第三个路口,分开,是注定的。

    将臣的手慢慢的,却又狠狠的落到了琴键上,马叮当能够感觉得到体的痛楚,但在这一刻,她的灵魂好似与体脱离了一般,她突然想到,将臣答应她的三个愿望,她刚才的第三个愿望,将臣还没有实现。

    马叮当看着将臣抱着她的体,不,应该说是她的尸体面无表的走在大街上,没有目的,没有终点,她心里想,是不是,将臣也是她的呢?

    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却是有着很浓的讽刺,当她开口说,我不他的时候,当她开口让将臣告诉她,他从来没有过她的时候,她其实就是在给自己一个了结,再给自己这一生唯一的一段感,唯一的一个了结。

    他们的相遇,便已经注定了结局,那场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舞台剧,就已经预示着他们的结局,时间到了,可是,罗密欧没有出现,而朱丽叶……没有了男主角的舞台剧,女主角根本没有上台的必要。

    看着将臣亲吻着她的唇,马叮当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当年排练舞台剧的时候的那幕“罗吻茱”,还有那张带着纯净、安详和温暖微笑的脸,还有那个树下低着头看书的宁静的侧影。

    马叮当的意识在看着将臣将她的尸体送上月球的时候完全消失了。

    而当她终于又有了意识之时,却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是在马家属于她的房间里。

    站起子,走到镜子前面,看着那张年轻的脸,还能感受得到自己上那充裕的灵力能量。

    从很小的时候,姑姑就对她说,她是马家法力最高,最有机会能够完成马家代代相传的历史使命的人,那时候的她不以为意,因为不喜欢,不想为了一个什么历史使命到处跑来跑去。

    她永远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抗争,跑去读大学。

    马叮当的眼中沉静无波,她不知道这是梦还是什么,明明,她已经死了,死在将臣的手上,还被他送到了月球上去,可是,如今为什么会在这里?

    马叮当正想着,敲门声便响起了,马丹娜的声音响起,叫着马叮当的名字。

    马叮当莫名的觉得现在的场景很熟悉,走出房间,听着马丹娜说的话,果然是这样吗?

    怪不得,她会觉得熟悉呢,原来,这就是马丹娜让她去杀将臣的那天啊,马叮当苦笑了一下,打断马丹娜的话。

    “姑姑,为什么一定要杀将臣呢?”马叮当的问话让马丹娜有些吃惊,但还是回答了。

    “这是马家的宿命,是代代相传的任务。”

    “姑姑,你又没有想过,马家才传承多少年?而那将臣又存在在这世上多少年?就连神话故事里面都会告诉你,将臣在天地初开就已经存在了,他是和造人的女娲一样,诞生于世界初始的。”马叮当冷着一张脸,不管这是不是真实的,她都要说出口,虽然,有些事并不是你知道不能做就可以不做的。

    马丹娜没有说话,马叮当继续道,“我们马家的人,为了这样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的目标,一直在努力着,一代又一代,马家的女人有哪一个得到幸福了?”

    马丹娜深深地看了马叮当一眼,“将臣是僵尸之王,只有杀死了将臣,才不会有那么多人被同化成僵尸……”

    “和人有好坏一样,僵尸也是有好有坏的吧,我可以去消灭那些害人的妖邪,可是,将臣,我不会去杀,我也杀不了。”马叮当是知道将臣的能力的,即使是马家的人全部合力,也打不过将臣。

    更何况,她也知道,将臣不能死,不是因为她喜欢过他,而是因为,他不该死。

    马叮当转回房,马丹娜看着马叮当的背影有些呆愣,马叮当的法力很高,也很有潜力,若是说有谁能够消灭的了将臣,那一定是马叮当,但是,她却拒绝了。

    马丹娜应该生气的,可是不知为何却想起刚才马叮当的话,马家才传承多少年,我们马家的人为了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的目标一直努力着,一代又一代,马家的女人有哪一个得到幸福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