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一)

    “秋水师妹,师父叫你过去。”一个看起来如同孩童大小的小女孩老气横秋的站在门口。

    李秋水愣了愣,看着自己面前那熟悉的脸,有些不敢相信,“师父?”

    “师父叫你过去。”那女孩明显有些不耐烦了,斜了李秋水一眼,便转走了,一点也不顾着李秋水是刚上山不久,很有可能认不得路。

    李秋水有些急切的站起,冲到镜子前面,看着镜子里面那张完好无损的面容,指甲掐入手心,感到一阵疼痛。

    此时的李秋水并不是李秋水,或者说,她的芯已经换了,换来的是已经活了一辈子的李秋水,而刚才那个女孩却是逍遥派此时的大弟子巫行云了。

    李秋水走在自己脑海中很熟悉的路上,这里,自从师父去世之后,她便离开了,与师兄一起去了无量山那边,过着自以为快乐幸福的子,可是,谁又能知道呢?那种子,真的不是快乐幸福啊,当无崖子雕刻玉像时,她满心满意都是甜蜜,以为那是她,可无崖子却对着玉像,对她极为冷漠。

    直至死前,李秋水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因为,那个玉像本就不是她啊,而是那个和她有着相像的面容,却柔弱无依的李沧海,她的……妹妹啊。

    想她李秋水和巫行云斗了一辈子,都是为了无崖子这个男人,可是最后,现实却给了她们两个狠狠地一巴掌,多么讽刺,她们的人生就如同一场笑话一般了。

    李秋水如今很讨厌无崖子,厌恶,甚至是恨,若是不喜欢,直说便是,虽然那时她的确很喜欢无崖子,但若是无崖子真说他喜欢的是那李沧海,一个比不上她,惯会装模作样的庶女,她又怎么可能会强求。

    能够喜欢上那样女子的男子,哪能是良人?

    可是,无崖子一边心里有着李沧海,另一边又对她和巫行云各种暧昧,李沧海眼中瞬间锋芒一闪,如今,重来这一回,她怎会饶他!

    有多深的,就有多深的恨,前世在临死前,看到那张画卷,知道无崖子心中真正喜欢着的人是谁之后,李秋水瞬间觉得,她那一辈子对无崖子的,对无崖子的追寻都化为了虚无。

    因为,那都是一场笑话,是对她极大的讽刺。

    走到师父门口敲了门禀告,师父,她的师父,逍遥派的弟子里面,师父对她尤其的好,不仅将小无相功以及逍遥派里很多武学杂学典籍都留给了她,还把那无量山洞也一起给了她,他是希望自己这个小徒弟能够幸福的吧,可惜,她辜负了师父的心意。

    看着师父那张即使在后来也经常会梦见的面容,李秋水差点落泪,依旧是慈祥的话语,还有交到自己手中小无相功,凌波微步的秘籍,李秋水对着师父叩谢,然后便顺着师父的话回去练习。

    逍遥派弟子对于武学虽然看重,但是更看重的是弟子们的全面发展,琴棋书画等等等等,师父都会教授,而已经有了一世历程的李秋水,那些曾经学过的东西在她这便显得容易多了。

    她也渐渐开始体会到那些所谓杂学的魅力所在了,想到前世,因着无崖子的关心接近,她对于杂学方面便不大用心,一心想着和师兄玩,顺带着,对着经常因为无崖子的接近而看她不顺眼的巫行云炫耀。

    但是,重来一回,李秋水瞥了一眼正对着自己说着想带自己去看开得灿烂的花朵的无崖子,冷冷的拒绝,“师兄,我要回房练功了,师妹告退。”

    “师妹……”无崖子刚想叫住李秋水,巫行云就出现了,并且将其拽住,不知说些什么。

    李秋水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她有可以重新来过的机会,可是师姐呢?她们逗了一辈子,巫行云将她的脸毁了,而她也在巫行云练功练到最关键的时候闯入,使得她一生都长不大,两人之间究竟谁欠谁多一些,已经分不清楚了,但是,如果当初她们两个中间没有一个无崖子夹着,未尝不会成为一对好的师姐妹。

    李秋水感叹归感叹,却也不会自作聪明的把巫行云拉回头,感的事别人真的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想通。

    李秋水这一世一心努力的练功,不仅是为了让师父开心,还为了不想让逍遥派消失,前世,在她死的时候,便知道逍遥派并没有真正有所谓的传人,那个有着掌门指环的虚竹,也是个蠢笨之人,怎会将逍遥派发扬光大。

    子过得很快,李秋水对无崖子的态度一直是冷冷淡淡的,无论他说什么,也不多做理会,基于这一点,巫行云倒是对李秋水没有太大的恶感,其实上辈子,巫行云之所以那么讨厌李秋水的根源就是因为从她来之后,无崖子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很多。

    而李秋水的冷淡到是让巫行云觉得心里安定许多。

    但是,当山上来了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巫行云却下意识的觉得一股危机感,那个人自然就是李沧海,李沧海与李秋水长得极像,两人之间的差别只在于李沧海的脸上多了一颗痣。

    两个人站在一起,李沧海就如同柔弱的菟丝花一般,而李秋水却是清冷高贵的雪莲,气质的不同,也让人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两人的份。

    李秋水记的前世李沧海来的时候,巫行云一度对她态度很坏,可是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巫行云的态度却是来了一个大转弯,对李沧海就和对自己的妹妹一般。

    现在想来,李沧海本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单纯,但若真的单纯,怎么可能为一个庶女却哄得老爷太太服服帖帖。

    对李沧海那的态度置之不理,她们两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谊,在家之时,就没有多见过面,到了山上之后,就更别说了。

    如今,两人之间也不过是有着姐妹的名号罢了,难不成让她面带笑容的去和一个对自己居心叵测的人谈天说地,叙叙姐妹谊?

    李秋水对于自己前世的傻如今是深有体会的,她为逍遥派的弟子,本比起江湖中人那就是要高出一等的,逍遥派的弟子一向都是如此认为。

    可是,就是这样,逍遥派的这一代弟子们却是不务正业,生生自己把门派给败掉了。

    她以前看不起李沧海,认为李沧海只不过是个庶女罢了,而且也没有自保的能力,整天单纯的就知道笑,受了委屈也只能哭泣。

    可是,现在的李秋水却不那么认为了,李沧海凭的好本事,想师姐巫行云和她李秋水也是不差的,可为什么无崖子却是对那李沧海念念不忘?还不是因为两人都是不懂得柔弱弱势之人,说话做事一点也不会让无崖子感觉到自己被依赖。

    她嫁给西夏王之后,西夏王对她深一片,但后宫里面什么最多,还不就是女人最多了,虽然不耐烦听,但是无聊的时候,还是会让后宫里面的一些宫女给她讲讲故事的,当然,宫女们讲的故事能是什么,还不就是什么后宫争斗之类的。

    那时候,她是不以为然的,什么要扮柔弱装无辜之类的,她强势骄傲,让她不顺心的人她肯定一掌上去,那西夏王还不是为了她散尽后宫?

    可死之前,知道无崖子喜欢的人是李沧海,她的脑海中却是莫名想起了当年宫女们给她讲的那些个故事了,故事的最后,都是一些看起来柔弱无疑,貌似无害的女子取得了胜利,那李沧海,不正是那一类女子吗?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