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三)

    这一世,也是一样的,她是有野心,但是,她如今也明白,对于她来说,是有比野心更为重要的东西的,而这四个孩子,对于她来说,就是很重要的,他们就像是她的亲生孩子一般,又像是伙伴一般,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希望这一世,他们四人能够生活的好。

    而所谓的生活的好,在高寄萍看来,就是没有江湖纷争,各自能够找到自己所

    所以,看着已经长大的站在自己前的四个少年,高寄萍提出了希望他们能够出外游历,到处看看的要求,是的,是要求。并不是什么意见,她希望他们能够活得好,但并不代表她要把他们保护得好好的,让他们永远是不知世事的孩子。

    并不是说知道黑的存在或者是处黑暗中就不能活得好,高寄萍希望他们能够认清这个世界,能够知道自己想做的是什么,前世,她安排着他们的人生,以为这样对他们也是好的,但是最后却发现自己想的完全错了。

    这一世,让他们自己走,自己去选择要走的路,高寄萍也想看看,没有了她的参与,会不会真的会不一样。

    叶翔四人不知道为何高寄萍突然就提出让他们离开自己闯,但也知道高寄萍不会害他们,其实在现在他们的心里,高寄萍就是所有的一切。

    他们没有问,高寄萍也没有说,只是吩咐四人每一个月记得往回捎封信,或者捎个消息,若是哪天到了个好地方,想安顿下来,也只用告知一声就好。

    四人心里有些不安,高寄萍的话让他们觉得自己好像要被抛弃了一般,不过下秒,四人的不安就消失不见了,因为高寄萍又说道,若是在外面呆烦了,不想继续呆了,便也可以回来,这里是大家的家,永远对着他们敞开。

    四人离开之后,高寄萍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空,突然间少了几个会陪在自己边的人,是会很不习惯的,不过,高寄萍想想自己的年龄,寻常女子在这样的年龄,孩子都该有两个了吧。

    高寄萍又接起了任务,只是却只接些寻物或者消息的任务,不再去接杀人之类的任务了,高寄萍其实并不喜欢亲自动手杀人,她如果想要一个人的命,会有千百种的方式,下毒,陷害,误杀,借刀等等,虽然会麻烦一些,但总是好过让那人死在自己刀下,看血流出来。

    每个月,高寄萍都会在不同的时间收到四人的消息,石群和小何一路,而孟星魂和叶翔一路,他们没有什么目的地,只是随意地去想要去的地方罢了。

    然后,就是叶翔和孟星魂做了赏金猎人,因为他们两人都是聪明人,思维慎密,联合起来竟然完成了几个很难的任务,很快便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声。

    而石群则是和小何分道扬镳,因为小何准备加入十二飞鹏帮,然后享受一下江湖帮派的生活,而石群却是想要四处看看转转,多见识一下。

    律香川时不时的会来快活林,有时候也会找高寄萍喝几杯酒,只是再也没有提想要高寄萍投靠老伯的事,依着高寄萍对老伯的所知,老伯并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不过在没多久之后,江湖上有了另外一家和快活林相同质的逍遥窟之后,高寄萍便也明白了。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她高寄萍一个有点能耐的人,或许,对于老伯来说,她高寄萍确实是有拉拢的价值,但也并不是说,没了她高寄萍,老伯就找不到第二个有点能耐的女子了。

    想到这里,高寄萍却有些不舒服了,不过,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不可替代的物事不是吗?人,也是一样的。

    过了一段时间,高寄萍得知了江湖上有人要老伯孙玉伯的人头,并且定下了高昂的赏金。

    老伯在江湖上的名声很不错,也有着很多朋友,所以,一时间很多人都在讨论着下暗杀赏金的人是谁,也都说要将老伯的敌人找到并且交给老伯,不管实际上众人是怎么想的,表面上,老伯好似并没有因为那个赏金单子而有什么危险。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孙玉伯的朋友,也并不是说,每一个朋友都是真正的朋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在有了那么大一笔赏金的催动下,友谊对于一些人来说,就有些微不足道了。

    从来快活林的一些人聊天中得知,一些老伯的朋友仗着朋友的名义接近老伯,想要趁老伯没有防备之际杀了他,可是却都失败了,而老伯,很是顾念旧的放过了他们,更是为他的名声又添了许多。

    律香川有一阵子没有出现在快活林了,再次出现之时,却是高寄萍知道那暗花被人接了,且还是近一年来新活跃在江湖上的赏金猎人的时候,高寄萍知道接下那任务的就是叶翔和孟星魂。

    即使没有了她,他们还是要继续走老路吗?高寄萍躺在屋顶上,突然觉得有些累了,而律香川,便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高寄萍面前的。

    不知道是酒的原因还是因为突生的疲惫感让她没了戒备心,反正,第二天高寄萍醒来的时候,是在律香川的怀里,两人只盖着一个薄被,抬起头便看到了律香川那双永远平静的眼睛泛着点点柔波望着她。

    两人现在的况和那明显的浑的酸痛之感让高寄萍瞬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她觉得她现在的心有些复杂,没想到她如今的第一个男人竟然会是律香川。

    高寄萍坐起,手一挥,拿过一件衣裳,为自己穿上,她不知道要用怎样的面孔怎样的态度面对律香川,高寄萍准备下,站了起来,腿却软了一下。

    律香川一直看着高寄萍的举动,没有说话,亦没有动作,直到高寄萍站起子晃了一下之时,他才瞬间出手,将高寄萍又拉回到上,拉回到他的怀里。

    说实话,他对于自己竟然是高寄萍的第一个男人,而感到有些吃惊,并不是说,高寄萍不是个很庄重的女子,只是,在这样天灾**的环境下,一个长相很不错的女子,很容易就会被欺负。

    不过,律香川心里是高兴的,甚至有些欣喜若狂的感觉,只不过,他就算是喜悦,也不会明显的表现出来罢了。

    对于高寄萍,律香川有些弄不清楚在他的心里,究竟是将其看做什么的,她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救了他的命,他被救的时候并没有彻底的昏迷,在那一片血腥的气温中,她上淡雅的清香尤其的明显,还有那双,即使在黑夜中依旧亮的惊人的眸子。

    后来,他离开了,没有去问她的名字,他是江湖中人,不愿为自己的救命恩人带来麻烦,却没想到很快两人又见面了,她竟然是老伯近期很欣赏的快活林的老板,老伯很欣赏她,想要将她招揽过来。

    不知为什么,在她拒绝的时候,他的心里竟然觉得很正常,是意料之中的事,没有继续劝,回去之后,还帮着她在老伯面前说好话,当然,不能是明显的说,告诉老伯,高寄萍是他的救命恩人,就算他不说,老伯也是会查到的,还说高寄萍并不想参合到江湖纷争中去等等。

    老伯年岁大了,心也没有以前那么坚硬了,对于能够在这乱世活下来,并且还没有失了自己本心的人是很欣赏的,便也不再强求的。

    在他的眼中,高寄萍就是没有失了本心的人,他不知道高寄萍的一武功从何而来,高寄萍边的那四个少年,他下意识的搞好关系,从那四人那得知了许多关于高寄萍的事

    他知道,那四人和高寄萍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高寄萍却在每个人都活得很艰难的时候,救下那四人,并且没有让他们冻死饿死,不得不说,高寄萍是个善良的女子。

    就如同救了他一般,寻常女子怎么会见到满是血的人还不害怕呢,想到这,律香川低下头,在怀中的高寄萍额上吻了一下,对于女子的善良他以前是嘲讽的,但惟独自己怀中这人的善良,却让他的心好似软了许多。

    “萍儿,一个月后,我会迎娶你。

    高寄萍没有发现,她对于律香川似乎已经很信任了,至少,她原有的那些不安全感因为律香川,没有出来作祟,她没有想什么关于律香川会不会让她受伤害之类的问题,想的却是,律香川会不会被老伯怀疑的问题。

    高寄萍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愣神,律香川那天的话就在她的脑子里,不时的跑出来翻滚叫嚣,让她反应无能。

    她以为……那一夜过后,也就没有什么了,可是,律香川却说出了那样的话,律香川是个有野心的人,而快活林,做得自然也不是光是明面上的生意,也有打探消息的暗线。

    难道律香川就不怕娶了她之后,老伯会对他提高警惕吗?

    高寄萍想不明白,心里也不愿相信律香川说要娶自己的话是真的,可是,若是真的呢?嫁还是不嫁?高寄萍不知道,但是,这么久以来,律香川来这里喝酒或是和她聊天,相处之下,却让高寄萍对律香川认识的更深了些,而且,自己是不讨厌他的。

    甚至,是有好感的,高寄萍心里有个声音说着,或许,是愿意嫁的吧。

    哪里会有女子不想要穿上那漂亮夺目的大红嫁衣呢?高寄萍这是第二辈子了,第一辈子没有穿上,这一辈子,能有机会穿上吗?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