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二)

    江湖中人重义,更重恩,这姑娘救了那陆展元,陆展元与之定并承诺会去提亲,如今却是因着门户差别另娶别人,真真是忘恩负义了。

    “你我之间,犹如此笛,还有希望陆少庄主能把当初我给你的手帕当场毁去,你即已要娶了别人,其他女子所赠之物,还是毁了为好,就当你我从未认识罢了。”李莫愁前世太过于单纯,不知那般激烈的行为会让原本被背叛的她在其他人眼中反而成为故意捣乱之人。

    不过,如今她却是知道了,前世的陆家庄不就是因着那样,然后颠倒黑白,让他人以为,一切只是她李莫愁的一厢愿,陆展元不接受,便因成恨。

    所以,这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罢了。

    陆庄主的脸色已经很是难看了,狠狠的瞪了一眼陆展元,而陆展元听到李莫愁之言,却是羞愧不已,不,或者是羞愤不已,李莫愁因为他被逐出师门,他没想到会成这样,便有些愧疚,但李莫愁却将所有一切在大庭广众之下便说了出来。

    原先他觉得,男人多娶几个很正常,娶了何沅君,他也没有要抛弃李莫愁的想法,他陆家庄不能有一个份低微的女子做夫人,但他还是会娶李莫愁的。

    但如今,李莫愁这么一说,却是成了他忘恩负义,陆展元能够感觉得到周围的人看向他的眼光中那隐隐的鄙夷,但是,他现在却必须要按捺住他的绪。

    抬头看着李莫愁,【神态媚,明眸皓齿,肤色白皙,杏眼桃腮,眉美目流盼】只是因着那素净的打扮,却莫名的多出了一股凌然的气质。

    即使现在看到李莫愁,愤恨她不给他留有面子,陆展元却依旧能够感觉得到自己喜欢李莫愁,是的,他是喜欢李莫愁的,否则又怎么可能会在离去之前承诺要娶她呢?

    可是,想到刚才李莫愁的话,她救错了人,看错了人,她在后悔,后悔认识他吗?

    从怀中拿出手帕,手帕上绣着红花绿叶,他知道,这手帕意为“红花绿叶,相偎相依”。可是……

    李莫愁见到那帕子,只淡淡一句,“毁了吧。”

    那帕子,李莫愁却是不愿多见了,陆展元没有动,李莫愁刚想说什么,场上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疯疯癫癫的向着此时脸色难看的新娘跑去,边跑还边唤着,“阿沅,阿沅……”

    李莫愁冷冷一笑,其实,这陆展元和那何沅君倒也是般配的,那何沅君和她那义父武三通,也就是如今那疯疯癫癫的男子,不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吗?

    “陆少庄主,还望你能将那绣帕毁了,从此,你我只是路人。对了,还未祝贺你成亲之喜,愿陆少庄主与陆少夫人和谐美满,早生贵子,告辞。”李莫愁说罢,也不等着亲眼看陆展元毁去绣帕便飞离去,那武三通会搅乱婚礼,而她可不准备继续参合了。

    而接下来,李莫愁心里却有些忐忑了,师父……会原谅她吗?

    李莫愁没有把握,走到终南山古墓前,李莫愁有些犹豫,因为,她不知道已经被师父逐出师门的她是否还能够进去古墓,想了想,李莫愁便在古墓前跪了下来。

    从早晨一直到下午,古墓的门才开,只不过走出来的却是孙婆婆,李莫愁没有听孙婆婆的劝起来,依然跪在那里,孙婆婆也知李莫愁的格倔强,只能摇头回了古墓。

    从下午到晚上,再到早晨,中午。李莫愁一直跪在那里,直到第三天早晨,李莫愁听到古墓石门开了,抬头看便看到记忆里面的师父。

    依旧是那般清冷的表,李莫愁却觉得眼眶酸涩。

    “师父。”李莫愁俯叩头,“不孝弟子李莫愁向师父请罪。”

    李莫愁的师父其实在李莫愁跪在古墓外时就已经知道了,只不过却没有出来。

    她现在虽是古墓派的掌门人,但是实际上,她原是林朝英的侍女,习武天赋也并不是很强,只不过,她挑选徒弟却是极为看重根骨的。

    因着她家小姐,也就是林朝英的缘故,她对于男子很是不信任,所以在李莫愁想要下山去寻找所谓的郎时,才会将她逐出师门,如今李莫愁这般模样,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结果呢?

    沉默了一会,她才缓缓的开口,“你已经不是古墓派的弟子了。自然也不是我的徒弟了。”李莫愁听到这里,便已是有些绝望了,可她的师父又开口道。

    “不过,若是你愿意,这里,便也是你的家。”李莫愁的师父脸上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似是心疼,似是惆怅,又似是愤恨。

    李莫愁又磕了一个头,“谢师……谢掌门。”她能够回来便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即使现在不被承认是古墓派中人,李莫愁心里也是高兴的。

    自从回到古墓中,李莫愁便很努力的练功,对于她的师父和孙婆婆也都很关心,至于她的师妹小龙女,李莫愁原先心里是很复杂的,对于她来说,小龙女其实是另一个她,只是,这个她即使不争不抢,也能拥有她所想要却求而不得的东西。

    只是,在看着现如今还没有后面长大后那般冷漠无无求的小龙女,李莫愁却是无法如前世一般的狠下心肠了,算了,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吧,她本就不是什么心善之人,只要顾好自己,就好了。

    李莫愁的师父,也就是古墓派现任掌门依旧如原先的命运一般,在小龙女刚满12岁不久便去世了,去世之前,将古墓派传给了小龙女,却将李莫愁单独叫进房间。

    “莫愁,我知道以你的子,却是不会甘愿一直留在古墓的,我去之后,你愿去做什么都好,但是,龙儿毕竟是你师妹,你便也看顾着些。”

    李莫愁这才明白为何当初师父明明原谅了她,却不许她再入古墓派,原来,师父了解她的子,知道她不会甘愿一直呆在古墓,而古墓派弟子却是不能下山的,除非有人甘愿为其付出命。

    李莫愁看着师父闭合的双眼,跪下子,叩了三个头。

    确实,她的确是不愿意一直呆在古墓的,现在师父已经去了,而孙婆婆也多次向她说过,希望她能够离开古墓去寻找她真正想要的。

    古墓派没有外界那些规矩,师父的后事便仅仅只是为其整理好衣物,再将其放入早已准备好的石棺中去。

    说到石棺,李莫愁却突然记起前世的一件事,在她追着小龙女、杨过到石棺下的密室之时,明明她已经制住了两人,却不知怎的,竟被他们逃脱了,那时她没有细想,如今仔细一想,却是有些不对之处。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