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一)

    那熊熊的烈火在她周燃起,竟然让她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快意,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人模糊的影。

    那个影一点也不清晰,可是她却是知道自己所想的是谁的。

    那时年少,又长在古墓,初初见他之时,他受重伤,一时的怜悯之心,未曾想到,竟是给自己的一生孤苦种下了种子。

    那段子,她一度觉得,那就是她幸福的开始吧,可是,怎么又会想到,将来的她,每当想起那段子的时候,心里便是愤恨不已,酸楚的哪有一丝幸福的痕迹?

    世人都称她为‘赤练仙子’,可她知道的,什么仙子?估计,心里面都称呼她为女魔头吧!

    可是,这一切又是何人造成的?愚昧的世人只看到了她杀负心汉时的狠辣无,又何曾想过,是为了什么?

    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若有来世……若有来世……她只愿伴着师父一起,在古墓中清冷却又自在的生活。

    若有来世……若有来世……

    意识渐渐消散,他人只听到那火中传来的大笑声,心里或许徒增一抹悲凉,却大部分是高兴的吧,江湖上的女魔头被火烧死,这对于江湖上绝大部分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莫愁,若你真要下古墓,那么,我古墓派便是从此没了你这个弟子,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一直未曾忘记的那熟悉的声音,让李莫愁瞬间泪如雨下。

    师父,师父……

    那自小养育她长大,虽然清冷却对她真心关怀的犹如母亲一般的师父,她当初怎会因着那样的男人,就离开了师父,离开了她的家呢?

    可是,现在即使后悔,却也来不及了,想当初,即使早已经后悔,但是,她的骄傲却着她否认自己做错了,所以,一而再的告诉自己,师父偏心,将东西都留给了小师妹,只有那样,心里才不会被那后悔之所吞噬。

    可是,那小师妹也是被她和孙婆婆带到古墓去的啊,在她的心里,小师妹也是重要的啊,如今既已死,师父,若你还在地府,徒儿定去向你赔罪,只是不知,你是否还会原谅徒儿了。

    可是……正想着,李莫愁却感觉上虚软无力,一片黑暗之中,似乎只有前方有着隐隐的光亮,可她却没有力气动弹一下,只能看着那道光亮离自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等到再有了意识,李莫愁睁开眼睛,却看到了房顶。

    是的,房顶。

    坐起,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感觉到上的气力回复了些许,只是……看着自己的手,白皙细腻,就犹如少女一般……

    少女?

    李莫愁一惊,即使她被人所救,可她被火烧过之后,上怎会没有一点伤痕?

    正在犹疑着,却听到门外隐隐传来几人的说话声,谈论的竟是陆家庄的喜事。

    一个想法突然在李莫愁脑海中浮现,但瞬间却又让她有些不敢相信,叫来小二,李莫愁淡淡的询问了一下,小二走后,却让她的表瞬间有些扭曲,悲喜交加着,竟然,竟然又回到了这个时候吗?

    等到李莫愁安定下来,却是已经有了决断,这样的事,既然在她上发生了,那她又怎能辜负呢?

    只是,如今的她却也不是当初那般年幼无知的李莫愁了,当初,她不明白,为何原先还和她意深深的陆展元,下了山便变心了,要娶那何沅君,可是,如今却是知道了。

    陆家庄在江南也算得上是名门大户,可是她古墓派却鲜少在江湖上走动,没有名气不说,知道的人却也很少,而那何沅君却是不一样的。

    她是武三通的义女,南帝门下,两者相比……

    可笑她竟然会心属那种无无义之人,前世,她虽灭了陆家庄,可却也把自己的一切都搭上了,死对于他们来说不是最可怕的,对于那些自以为正道的江湖中人来说,名誉尽毁才是最让他们痛苦的。

    李莫愁知道,就在今天,陆家庄就会办喜事,而她要做的,就是告诉众人陆展元无无义,然后,让他败名裂。

    李莫愁先是用了些饭菜,补充了□力,便朝着那早已经熟悉的地方走去,还未到陆家庄,便已经能够听到欢快的喜乐声,李莫愁的心却是异常的冷静,不伤心,不难过,也没有愤怒。

    那些负面绪,早已经在前世就已经经历过了,如今的她,只不过是为了将自己前世未了结的了结掉罢了。

    去陆家庄的人很多,李莫愁会在人群里面便进了陆家庄,很快,便到了拜天地的时候,当穿着喜服的新人准备一拜天地之时,现场却是响起了一曲笛音。

    众人只见新郎的脸色一变,然后顺着笛音,众人的目光便移到了对面的屋顶处。

    李莫愁站在屋顶上,吹奏的是当初陆展元与她共同演奏过的曲目,她没有看下面一眼,直至乐曲吹奏完毕。

    也没有搭理陆展元的父亲假装客气的询问,那首曲子,前世自在陆展元的婚宴上离开,她便再也不敢吹起,如今,却能一丝不差的记起,不得不说,是个天大的讽刺。

    看着下面穿喜服脸色难看的陆展元,李莫愁开口道,“陆展元,你可认得我?”

    “莫愁,你……”陆展元没有想到,李莫愁竟然会出现在这里,但也明白,这亲事不能被破坏,便柔声道:“莫愁,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好吗?”

    李莫愁却是叹了口气,“看来,你是记得的,怪不得师父常言,世间男子皆薄幸,当初,在终南山下,我救了你,如今看来,反倒是错了。”

    下面其他人一听,便都开始好奇起来,本来大多数的人都是很喜欢听这些事的。

    但是,陆展元和陆展元的父亲却是有些慌了。

    “这位姑娘,若是你是真心来恭贺小儿的,那么还请下来,可若是你是有意来找茬的,就别怪我陆家庄不客气了。”陆展元的父亲压住陆展元的手,让他不要开口。

    李莫愁却是笑了,只是她本就是才病愈,脸色苍白,形纤瘦,如今这一笑,倒是让人感觉有些凄凉了。

    “我只是来问今天的新郎一些事罢了,我想,若不是当初我救了他,他如今也是没办法成亲的,难不成,陆庄主要对陆少庄主的救命恩人做什么吗?”李莫愁话一出,陆庄主倒是愣了一下,马上想要说什么,却被李莫愁打断了。

    “陆展元,你在下山之前言明,会在回家后就告知父母你我定之事,然后携聘礼去我古墓派提亲,只是,自你下山,便再也没了消息,我担心你出事,宁愿忤逆师父,也要下山找你,却没想到听见的看见的,却是你要另娶她人,我知道你陆家庄也算是名门,而比起南帝一门,我古墓派却是不为人知,你不用担心我的目的,我古墓派的弟子又岂是纠缠不休之辈,就算因为此事,师父已将我逐出师门。怪只怪年少无知救错了人,看错了人,如你这般忘恩负义之人,又怎能配得上我李莫愁,刚才所吹曲子是你教我的,而这只笛子亦是你送的,”

    李莫愁将手中的笛子抬起,然后两手用力,那笛子便成了两截,手一松,笛子往院子里面落去,众人只听得笛子落地时的声响,再看向陆展元时,眼中却满是鄙视。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