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二

    瞪了一眼孙白杨,孙白杨却是径自向书房走去,孙清华开口对着陆皓雪道,“皓雪,你……”

    陆皓雪露出一个笑容,“老爷,我给你熬了汤,现在去端。”

    说罢,便转朝着厨房走去,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陆皓雪也自然知道此刻的孙白杨,她的相公应该已经上了那个永远也不会属于他的女子了吧,那么,现在的他,又怎么可能会接受她的心意呢?

    只是,她却还是要将她的心意告诉他,或许,是为自己的前世的了结吧。

    陆皓雪将汤乘好,先是端到孙清华的屋子里去,孙清华却是叹了口气,“皓雪,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我一直不曾问过你,也是不知道该怎么问,皓雪,你怨我吗?怨我把你嫁给白杨吗?”

    陆皓雪摇了摇头,“老爷,您对皓雪怎样,皓雪很清楚,怎么会怨您呢?”

    “如今看来,”孙清华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其实是我害了你啊,皓雪,虽然说,当初我让你嫁给白杨,但是,白杨却没有出现和你拜堂,且一直不愿意去官里为你上户,所以,你现在,其实也算不上的白杨的妻子,所以,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想,皓雪,你……愿不愿意让伯父为你重新找门亲事?”

    陆皓雪一愣,前世,孙清华也是给她说过这话的,且不止一次,只是,那时的她却是干脆地拒绝了,而现在……

    “老爷,皓雪……皓雪想要再做最后的努力,若是相公真的一点也不曾在乎皓雪,皓雪愿意听老爷的。”陆皓雪看着孙清华,却是很感动。

    又有哪一个父亲,能够对自己的儿媳提议,让她离开自己的儿子,重新找门亲事呢?

    可能,也就只有孙清华了吧,或许,孙白杨从未接受过她,且在名义上,他们两人的亲事也没有办成也是一方面原因吧。

    陆皓雪从孙清华的房间里出来,便重新去盛了汤,走到书房门前,小玉早就被她打发去做自己的事了,所以,现在也就只有陆皓雪一人,不过,在这样的况下,一个人,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吧。

    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应答声,陆皓雪便推门走了进去,将汤放在桌子上,孙白杨此时正拿着一本书仔细的看着,即使是她进来,他也没有给她一个眼神,似乎,她就只是一些空气,没有存在感一般。

    “相公,”陆皓雪早已经习惯了孙白杨的态度,而现在,却也没有了以前的那般难过了,将荷包拿了出来,走到孙白杨的前。

    “相公,我……想要问你件事。”陆皓雪说完,孙白杨便抬起头来,陆皓雪看着孙白杨眼神中的平静,好像自己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便已经知道了答案。

    “相公,你可曾……有一点在乎过皓雪吗?”陆皓雪微微一笑,开口问道,这是她一直想要问的,或许即使是前世过了那么多年,她也是想要知道的吧。

    孙白杨眼中一闪而过一抹愧疚之色,只是陆皓雪却是没有注意到。

    孙白杨缓缓开口道,“你是个很好的姑娘,只是,我们两人并不适合。”要说孙白杨对谁有愧疚,或许现在就是陆皓雪了。

    他以前也是将陆皓雪当成妹妹的,只是,后来,他长大进入太医院之后,便从家中搬了出去,从那时起,便也没有再见陆皓雪几面了。

    再到了后来,便是孙清华要他娶陆皓雪,他恨孙清华,怨孙清华,他一直记得,母亲在死的时候,是多么想要见一面自己的相公,可惜……那时候,孙清华却是忙着太医院的事,即使知道自己的夫人要去了,也没有赶回来。

    所以,他怎么可能接受孙清华的安排?拜堂的时候,他没有出现,甚至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年,他也一直没有答应去给陆皓雪上户。

    只是,即使没有官文,陆皓雪却也一直以一个好妻子对他,在他偶然回来的时候,陆皓雪的关心体贴他不是没看到,他也觉得对不起陆皓雪,只是……

    而如今,他心里面也已经有了那个女子,那般美丽,倔强,好强却又孝顺的为了母亲甘愿忍耐着别人的刁难不善。

    陆皓雪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少爷,”陆皓雪已经将称呼改了,将手中的荷包放到书桌上,“这个……早就已经绣好了,原本是想在成亲那天就给你的,可惜……你没有出现,它本就是为你绣的,希望,你能收下。”

    没有等孙白杨说什么,陆皓雪就转离开了书房,而孙白杨,看着书桌上的荷包,却是微微叹了一口气,终究,是他耽误了她……

    陆皓雪到孙清华的房门外,敲门进去,谁也不知道陆皓雪究竟和孙清华说了些什么,只是,在第二天的时候,孙清华突然吩咐,从此陆皓雪便是他的干女儿,以后要叫陆皓雪为大小姐,而少夫人这个称呼,不要再提起了。

    陆皓雪份的改变让孙府里面其他的下人都在心中猜测不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开始知道陆皓雪要嫁给少爷的时候,他们其中有些心思的丫鬟还会羡慕嫉妒一下,到后面,孙白杨冷落陆皓雪,甚至连婚礼都没有参加,她们原来的羡慕嫉妒也都转变成了嘲笑痛快。

    人大多都是这样的,在自己得不到的时候,就会嫉妒得到的人,而看到那已经得到的人受苦遭罪,心里面自然会觉得快意。

    那些下人曾经也不是没有故意和陆皓雪找事,只是陆皓雪本便是温柔善良的,也不会计较那么多,后来在小玉实在看不下去,给孙清华讲了之后,孙清华更是狠狠发落了那些下人一番。

    之后,虽然那些下人表面上不敢再多说什么,但是心里却还是难免会怨恨的,只是,陆皓雪虽然是少夫人,却和一个寡妇差不了多少,他们心里便也好受很多。

    可是如今却听到,陆皓雪变成了孙府小姐,不由得,看向陆皓雪的眼神复杂了许多。

    就连小玉也是不停的猜想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却害怕惹得陆皓雪伤心,不敢开口问。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