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惊雷二

    桂伦只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虽然她没有参合任何事,可是,福全还是为了皇贵妃设计陷害惠妃,使得惠妃被打入冷宫,而皇贵妃依然怀了孕,只是即使没有她捣乱,依旧因为皇贵妃的子不适,再加上福全的死缠烂打,使得皇贵妃心思抑郁,精神恍惚而流产。

    其实桂伦也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的,她趁着父亲派人看望她的时候,偷偷地将一个荷包交给了来人,让来人带回去给父亲,荷包其实并没有什么玄机,只不过就是在荷包的夹层里面藏了一封信就是了。

    信中说明希望父亲不要参合到朝中事务当中,因着父亲本就是铁帽子王,且手拥兵权,本就是被太皇太后所顾忌的,想来,她的信父亲也是可以看进去的。

    桂伦有时候在想,或者按照太皇太后的意思,在这个时候就圈了福全可能是一件好事吧,总比起被逐至蒙古要强得多,虽然她是很喜欢蒙古那自由的子,可是说是被逐,实际上太皇太后也是有安排人看守的。

    福全向来心思深沉,太皇太后自然不会因为福全疯了就放松紧惕,许是在太皇太后的心里,福全是在装疯以为了逃避责罚的可能要大得多吧。

    只是,事并不会因为桂伦所想而发生改变,福全去求了皇上,而桂伦在感觉到自己的子不适了。

    她知道,这是她第二个孩子已经来了,只是……摸着还未显怀的腹部,这个孩子终是保不住的啊。

    不过,让桂伦心安的一件事就是,父亲可能是知道自己所想,并没有如前世一般在这个时候进京,福全也曾经去信,当然也让桂伦也去信邀硕克(桂伦父亲)来京,只是桂伦表面上写了信,实际上却是一点也没有透漏出是她自己想要父亲过来的意思,反而是说,父亲既然体不好,那么还是不要长途奔波的好。

    桂伦向来不是什么心思深沉之人,就算是已经活过一世,也是比不上福全的心智的,所以,福全自是对她很不满,而且,桂伦自从生了保泰之后,整个人好像都变了。

    他还是想要依靠岳家的势力的,那对他的事有着极大的帮助,所以自然是想尽办法想要知道桂伦心中所想。

    先是柔攻势,对桂伦体贴入微,桂伦怎会不知道福全打得什么主意,未等福全继续,就直接开口摊牌了。

    “王爷,桂伦自从嫁给你之后,便是以你为天,桂伦对你的心,你自是明了,原以为,王爷对桂伦也是有心的,可是,桂伦不是傻子,真心和虚假意桂伦可能一时分不清楚,但也终会明白的,王爷心中所想之人不是桂伦,桂伦很清楚。”桂伦苦笑了一下,她心里也是有主意的,这一世她什么都没有做,反而是退让,独自忍耐的姿态,福全即使发怒也是没有什么把柄可以让他抓的。

    何况她所求不多,只是希望自己的父兄能够平安,但这时,也是要做个弱者的姿态。

    “桂伦怨过,恨过,为什么我没有在她之前和王爷相识,或许,那样的话,王爷也会如她一般的桂伦吧,她如今居高位,但王爷依旧念念不忘,王爷所谋桂伦不是看不明白的。”“为什么我开始尽量避免入宫,那是因为她是我的表姐,我们两人关系一直很好,只是,桂伦不知道在知道了王爷与她的事之后,桂伦是否还能故作平静的去面对她,桂伦害怕,桂伦心中的怨恨和嫉妒会毁了桂伦,也毁了表姐。”

    “桂伦不奢求王爷会将桂伦放在心上,所以桂伦装作自己看不到听不到,只是,王爷,你所图谋的你自己也是清楚的吧,那种事的危险程度是多少?桂伦怎么能让自己的父兄也被拖进去?”看着福全那张隐忍着怒气的脸,桂伦心中冷笑,却依旧说下去。

    “桂伦不曾做过对不起王爷的事,也不曾求过王爷什么,但是现在,桂伦希望王爷能够放过桂伦的父兄,让他们就在关外继续过他们的子。后,若是王爷事成,桂伦也会自请下堂,让王爷得偿所愿,能够和表姐双宿双栖的。”桂伦说完,子微微晃动,便觉得眼前好似变得有些模糊,很快就一片黑暗。

    桂伦那些话虽然是她故意所说,那是其中一些也是她的真心想法,所以,刚才的一切也不算是全部都装模作样,说道极处,更是真心难过不已。

    强撑着将那些话说完,桂伦心中也似是松了一口气,从她重生到现在,她一直都压抑着自己,一直都让自己忍耐,再加上怀了孕,且知道自己保不住这个孩子,心更是抑郁,所以才会在说完那些话之后,便失去了意识。

    福全听着桂伦的话,心中原是慌乱再是生气,他竟没有发现原来他的福晋早已经发现他着曼筠,但是又想起桂伦这段子的举止,福全心里反而多了些怜惜。

    福全本就是极为自负的人,而且又有着前面桂伦确实一心一意对他的举止,自是觉得桂伦也是真心她,想必桂伦知道之后定是伤心难过又不敢相信吧。

    他虽然能够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人,但是对于桂伦这个自从嫁给他之后就一心一意,即使在他被投闲置散之时依旧温柔体贴的妻子,心中还是存了一份柔软的,更何况,桂伦还为他生下保泰呢。

    而刚才桂伦说的如他事成,她也会自请下堂让他与曼筠双宿双栖这话,更是让福全的心里有些复杂,他是知道桂伦对他的的,所以,他心里想着,桂伦说这话的时候,肯定是忍着心痛忍着痛苦,这世间,能有几个女子可以将自己的丈夫拱手让与他人呢?何况她的丈夫还是九五之尊。

    所以说,福全根本就没有想过他的计划失败的可能。

    看到桂伦晕倒之后,福全对自己的猜测更是肯定了,看桂伦在说完那些话之后便直接晕倒,可见心里是痛楚难过的紧。

    连忙将桂伦抱起放到上,并且叫了大夫过来,看着上桂伦那张有些苍白的脸,向来对桂伦有些不大关心的福全也不存了些愧疚,对于刚才桂伦所说,放过她的父兄之事……

    其实想想的话,福全倒也觉得不让桂伦的父兄参与这事也是件好事,毕竟以后他肯定要和曼筠在一起的,要立曼筠为皇后,桂伦的父兄铁定会不愿意的。

    而如果桂伦的父兄参与这事,就是他上位的功臣,他也不能够处置他们,还会让跟着他的臣子们寒了心,毕竟,他上位了,却要废了帮助他的功臣的女儿,而让前皇上的皇贵妃当皇后,放到哪里去说,也是说不过去的。

    若是桂伦的父兄未参与便会好办很多了,想到这,福全心中已有了决断,他现在手中也不差硕克那一脉,且就算硕克没有出面帮他,看在桂伦的面上,也是不会与他对立的。

    大夫来看过之后,自然是诊出了桂伦怀孕之事,福全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觉了,在这个时候桂伦怀了孕,他眼中一闪,罢了罢了,终究桂伦陪伴他那么久,到时候即使不能给她皇后的位置,也能让她坐上皇贵妃的位置啊,以桂伦的子,也是不会为难曼筠的。

    福全便也为着自己就要有第二个孩子而感到开心了。

    桂伦醒来之后边听着福全说了一堆安慰她的话,当然,桂伦在意的只是其中最重要的那句,他不会让硕克参与进来,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桂伦也就安心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至少她的家人会安然无恙,那样就好。

    在没过多久之后,桂伦便听到皇贵妃跳井被救后瘫痪之事,桂伦没有开口要进宫看望皇贵妃,而福全也没有提起。

    很快,便到了福全发难的子,那一天桂伦被召到皇宫,在太皇太后那里,或许是因为桂伦未曾做过什么逾越的事,一直安分守己,太皇太后倒是没有太为难她。

    其实,太皇太后是因为她的眼线报告说桂伦从生了保泰之后,便不再问其他事,一心照顾保泰,觉得桂伦也是个好的,是个踏实本分的。

    只是,太皇太后的好态度也只是维持到福全发难的消息传来之前,当她听到福全发难的消息之后,对着桂伦便是严厉愤恨了。

    桂伦则早就知道今会有什么事发生,其实她也知道太皇太后是有所察觉的,要不然怎么会在今将她叫来皇宫呢?

    接下来的事就如同前世一样了,福全失败,然后疯癫,被逐至蒙古,而桂伦,因着硕克没有参与福全叛乱之事,且他们认为福全叛乱,桂伦也是被瞒着的。

    所以在硕克上京为桂伦求之时,太皇太后恩威并施,答应让桂伦跟着硕克回到关外,但是,保泰却留在了皇宫里面,而且现在桂伦肚子里面的孩子,后出也只能冠以桂伦的姓氏。

    对于这样的决定,桂伦真的没有想到,却觉得万分惊喜,孩子保住了,能够随着父亲一起离开,不得不说,太皇太后真的老谋深算。

    如此的决断,肯定会让人说她慈悲,且以自己父亲硕克的子,对他们也是更加忠心了。

    桂伦跟着父亲到了关外,倒也放下了其他,子过得还算舒心。

    几个月之后,便生下了一个女孩,桂伦为她起名为额尔赫,是平安、泰的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