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白飞飞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那熟悉的屋顶,怎么会?她怎么会回到幽灵宫呢?

    不是……她不是在快活城里面吗?因为知道了她并不是白静和快活王的亲生女儿,所以在王怜花将箭向沈浪的时候,她便上前去为沈浪挡了那支箭。.

    可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宫主,您终于醒了。”就在白飞飞不知道这是什么况的时候,就听到了如意的声音。

    “如意?”白飞飞想起,却感觉到上传来强烈的疼痛,那种疼痛好熟悉,曾经在白静还在的时候,她就经常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可是,白静不是已经死了吗?

    “宫主,”如意急忙上前扶住白飞飞,“宫主,老夫人她也是为了你好,如果你再那么坚持的话,老夫人肯定不会放过你和沈公子的。”

    老夫人?沈公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白飞飞面上没有丝毫绪闪过,口中问道,“沈大哥现在在哪里?”

    从刚才如意口中的那些话,白飞飞觉得好似回到了她和沈浪刚认识不久的时候。

    如意脸上闪过一丝复杂,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宫主,你就不要再想着那个沈公子了,他若是还挂念着你,怎么可能会跑到仁义山庄去和……”如意有些说不出口,她不想告诉白飞飞的,但是,她也不愿意瞒着白飞飞。

    白飞飞这时大概已经了解目前的状况了,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如意,你去帮我把老夫人请来好吗?”

    白飞飞此刻心里是吃惊的,她仿佛重新回到了刚与沈浪认识不久的时候,这个时候,她与沈浪两相悦,沈浪不知道她是幽灵宫的宫主,也没有到后面那般产生那么多的误会,只是……即使重新来一遍,她也是知道的,以她的份,沈浪肯定不会坚持他们的感

    前尘往事好像是一场梦,但是,那场梦却实实在在的告诉了她以后的结局,她白飞飞不是那种放不下的人,何况,沈浪那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她幽灵宫宫主白飞飞呢!

    白飞飞此时不是那个为所困,为了一个男人伤心难过疯狂的女子,她已经过了一世,看明白了也想明白,即使如今的况对她来说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可是,她从来都是适应能力很强的,这种还魂之事,也并不是没有听说过,如今最要紧的便是——白静。/非常文学/

    是的,白静,她一直觉得是因为快活王的背叛所以才使得白静大变,即使对她这个女儿也是狠辣无的,可是结局却是那么讽刺,一切都是因为她并不是白静的亲女儿,那时她所做的一切,所放弃的一切,都是因为她以为白静是她的亲人。

    现在,知道了原因的她自然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对白静唯命是从,白飞飞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飞飞,你想通了吗?”沙哑的声音,戴着面具的脸。

    “娘,”白飞飞素来就是很会做戏的,如今即使心中对眼前的女人再恨,也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泪溢满了眼眶,“娘,是飞飞错了,怪只怪飞飞执迷不悟,一心以为那人是真心着自己不会改变的,可谁知他竟然……娘,飞飞以后绝对不会再惹娘生气了。”脸上满是悔恨,心里却是冷静异常。

    对于沈浪,那是她的第一个男人,甚至为了他甘愿背叛白静——那时自以为的唯一的亲人,可是,他却用不专,上了朱七七,如今,即使想到沈浪,她的心也不会再波动了。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她不知那到底是梦还是自己真的一生,可是,就在她为了他挡了一箭死之后,她便再也不欠他什么了,以一条命,结束那段痴恋。

    白静满意的点点头,故作慈,“哎,飞飞,娘也不是想要罚你,娘只是不希望你被那些臭男人骗了,不想你被那些臭男人伤害啊,你现在想通就好,好好养伤,我们母女两个还有大仇未报啊。”

    白飞飞点点头,“我会的,娘,我一定会报仇的,伤害过我们的人,我都不会让他们有什么好下场!”白静,沈浪,朱七七,你们那般伤我,我怎会饶你们!

    白静看出白飞飞对沈浪是真的没有感了,自然很是满意,交代一番之后,便离开了。

    白飞飞却是趴在上,任如意给自己的背部上药,心里却是做了一番谋划。

    很快,在白飞飞好了之后,白飞飞便用养伤为名要求在幽灵宫休养一阵,至于报仇的计划则是重新制定,白静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自然点头同意,只要白飞飞能够按照她的要求去报仇,她不吝于给白飞飞几分疼

    白飞飞在‘休养’期间,将自己已知的对白静忠心耿耿的手下全部以任务为名派遣出去,然后便给白静下了毒。

    白静奄奄一息之际,气愤非常,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一直以来她认为掌控在手心里面的白飞飞竟然摆了她一道。

    “为……为什么?”此时的白静,脸上的面具早已经脱落,露出被火烧毁的残破容颜,眼中更是恨恨的,显得格外狰狞。

    白飞飞坐在凳子上,脸色依旧是那般淡漠,眼中却是闪过兴奋,“白静,难道你以为我真的发现不了吗?你的孩子早已经在那场火灾之前就被快活王的一碗堕胎药给打掉了,而我,只不过是你为了要报仇而找来的一枚棋子罢了。”

    “哈哈哈哈……”白静哈哈大笑,“原来你竟然知道了,不过,你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男人都是信不过的!”白静猜想白飞飞应该还没有对沈浪死心,嘲讽道。

    白飞飞的脸上勾起一抹浅浅淡淡的笑容,对白静的诅咒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白静,你以为我真的喜欢那个沈浪吗?不过,你放心,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是那般无的。”

    白飞飞却是想起了宋离,那个她唯一对不起的人,她还能够记起来在自己意识模糊的时候,听到他那悲痛的叫喊,心中不觉一痛,那时……她是真的想要和他离开,去过平平淡淡的子的。

    只是……

    白飞飞压住自己内心的涌动,这一世,恐怕他们没有相见的机会了吧,他是快活城的气使,而偏偏,她这辈子没必要去跟快活城作对。

    看着白静在自己的眼前咽气,白飞飞冷漠的站起,打开门,看到门外的如意和翠儿,白飞飞也只是冷静的让她们准备白静的丧礼,并且将那些忠于白静的下属灭口。

    办完白静的丧事,白飞飞便将幽灵宫谷口的石碑去掉了,江湖上几乎没有人知道幽灵宫的所在,但是也不排除以后是否会有人发现这个地方,在白飞飞看来,将幽灵宫的名号就那么光明正大的立在那里,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告诉幽灵宫的人报复快活王的计划中止,白飞飞改了幽灵宫的规则,谷内女子若有想要离去之人,即可离去,但是在外不能够暴露幽灵宫下属的份,且不管以后份如何,所在何处,只要幽灵宫有令,必须出现协助。

    当然,白飞飞自然是明白人心的,也不会以为她下的命令所有人都会遵守。

    但是,幽灵宫中的女子,却是那种很纯粹的女子了,其中有被男人背叛所伤,也有就是从小便被带到幽灵宫中培养,对于幽灵宫的忠心,也就不言而喻了。

    其实想要离开的人不少,毕竟幽灵宫所在之处真的是很荒凉,只是,以前有着白静的武力镇压,她们就算有这心也没这胆。

    如今听白飞飞一说,且还是真的,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而在她们眼中,幽灵宫也是她们的家,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事,都是忘不了的,对于白飞飞所说,幽灵宫有事她们必须帮忙这一条自然也是不反对的。

    安顿好幽灵宫的人,连带着将那些不愿意脱离幽灵宫过普通人子的女子派出去发展产业,白飞飞便离开了幽灵宫,此时的幽灵宫里仅仅只有几个轮流守卫的属下,如意和翠儿也被白飞飞派出去搜集江湖上的一些讯息了。

    白飞飞其实现在很矛盾,因为她的心里对沈浪已经没有感了,但是,因为脑海中时常浮现的那些画面,却又提醒着她要对沈浪和朱七七愤恨。

    叹了口气,白飞飞自然是知道沈浪就是大侠沈天君的儿子,而朱七七则是快活王的女儿,嘴角微微勾起,就算是不要你们的命,也不能让你们就那么自在快活的在一起啊,白飞飞平静了一下心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