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遇 袭(二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第三十八章遇袭

    就在风铃被人劫持那一刻,明月和南木子也准备登上开往海市的动车。然而就在南木子刚刚上车的那一瞬间,突然后面一股涌动传来,明月被人直接推到一旁,同时感觉到左侧肋下一阵刺痛,明月闷哼了一声,但没叫出声来,也根本叫不出来!对方很专业,明显的是用匕首从软肋以下刺向心脏,然而明月也很机敏,感觉到危险来袭,本能的闪躲让他避开了致命的深度:刺破了肺叶尖端却没有伤到心脏。

    明月迅速向后退去,一边凭借动车车厢掩护自己,同时迅速点击伤口附近道和相关血管的主道,抑制伤口流血:虽然伤口向外流淌的血液很快就让衣服浸湿一大片,但更为可怕的是内出血,不仅会挤压左侧肺叶还会挤压心脏等脏器,而且很难控制伤口血流。好在明月几时控制了血管和神经,让他瞬间冷静下来。

    “啊——”尖叫声随之响起,附近的人纷纷逃离,明月敏锐的查看着附近的人,两个面色淡然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冷眼看着明月,随即混入人群。明月记住了面孔,但他知道对方为什么没有继续,也许在对方看来,自己必死无疑了。

    感觉到脑袋有点眩晕,可明月并不担心,至少他现在已经控制了伤口内外流血,眩晕仅仅是一开始大量流血造成的短暂现象。得尽快离开!看着奔跑而来的保安等人,明月本能的越过车厢到了另一侧。

    南木子早已经吓得花容失色,由于客流缘故,她根本无法在第一时间挤下车,好不容易挤下来,见明月纵跃到了车厢的另一侧,也急忙一个纵跃跟过去,却见明月一把拉着她:“不碍事,木子姐,我们得离开这里!”一边拉着南木子朝着开始缓行的动车尾部跑去,瞅准一处路基飞而起翻越过去,直接跳到一辆飞驰的货车车厢上,明月虚脱的躺下。

    南木子失魂落魄的喊道:“明月,你别吓我啊!天哪,这到底是怎么了!明月——”

    “木子姐,没事的,快点联系教主,不要先对金妃姐说。我们现在也是朝着海市走的,让教主亲自过来。要快,放心好了,我已经控制了伤势。”明月说道,但声音不大,南木子立刻拿出手机,却不知道打给谁。明月的双手都放在伤口处,见状说了个号码,南木子立刻拨打过去,好不容易接通了,南木子张口就带着哭腔说道:“教主,明月受伤了,很严重,我们在前往海市的货车上,大货车,高速——”

    “宗主呢?!”

    南木子把电话放到明月耳边,明月说道:“我在,伤势基本控制。一个小时后我们在高速出口外下车,路边等候,能赶到吗?”

    “我立刻赶过去,随时保持联系!”黄琼瑞的声音很冷,也很焦急,更为愤怒。

    手机挂断,明月腾出一只手来,摸索出慕金妃给他准备的那银针,取出十八根全部扎入伤口附近学位。南木子看得心惊跳,泪水涟涟,可是却帮不上忙,急之下撕扯掉外面的马甲想帮明月包扎,却被明月制止:“不用的,木子姐,真的没事。”

    “明月——”南木子抱着明月的头,泪水涟涟,“你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的,都是我不好,怎么就不让你先上车呢!妃子让我好好照顾你的,可是我——”

    明月笑笑,却不由自主的皱眉:“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十天半个月就能恢复得差不多。木子姐,那两个人你有印象吗?白天的时候,我好像见过他们中的一个。”

    南木子仔细回想着,还是摇摇头:“我不知道啊,明月,现在什么也不要想——不,不是的,你不能睡着了,跟姐说话啊,姐,姐都担心死了,哎呀,这可怎么办!呜呜——”南木子想伸手去看明月的伤口,可是那一大片的血迹让她触目惊心,虽然发现早已不再向外流血,但谁知道伤口内部的形呢?到底伤到了什么地方啊!南木子的泪水更厉害了。

    一个多小时里,明月成了安慰者,南木子总是想方设法的让明月时不时的说话,她真的很担心明月会睡着,再也不会醒来;但南木子并不知道,如果明月专心调息,会让伤口愈合得更快,伤势会控制得更好。本来南木子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可是现在,南木子满脑子一团糟,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终于到了出口处,趁着夜色掩护,在货车减速的那一刻,明月和南木子跳下车沿着路边绕过收费站,在路边拿出手机联系黄琼瑞。

    “五分钟之内赶到!宗主,你没事吧?”

    “还好,我们在路边等。”明月关掉手机,南木子只能在右侧搀扶着明月右臂,焦躁不安的看着黄琼瑞赶来的方向,五分钟仿佛五年一样的漫长,好不容易看到一辆红色法拉利赶来,一个漂亮的飘逸调转车头在两人边停下,南木子终于稍微松了口气,带着哭腔说道:“教主,快点啊,明月伤得很重!呜呜——”

    “上车!”黄琼瑞没下车,下车的是个二十来岁的美女,披肩发,鹅蛋脸,看着弱不风的模样,一脸冷酷的看了南木子一眼,一边搀扶着明月上车:“南小姐请坐前边,我要给宗主检查伤势!”南木子不敢多言,乖乖的立刻上车。

    “怎么回事,南小姐?”黄琼瑞说道,看样子并不担心明月的伤势。

    南木子简单的把事的经过叙述了一遍,黄琼瑞始终没有开口,而后面,那位美女已经查看完明月伤势:“教主,宗主需要静养,潇湘馆就不错。以宗主的能力,十天之内基本上能恢复正常,一个月内可以完全康复。”

    “不错,这位姐姐看来也很精通医术啊。”明月笑道,“教主大哥,又麻烦你了。”

    “宗主客气。她就是暗影云飘飘,本来打算让她两天前就来做宗主贴护卫的,都是我不能当机立断。”黄琼瑞有些懊恼的说道。

    “她就是云飘飘?”南木子愕然,也略带惊讶,因为她根本看不出来这个云飘飘是个会功夫的美女,而且按理来说,这个云飘飘的功夫应该很好才对。

    “这个——”明月有些迟疑。

    云飘飘看着明月:“请宗主留下飘飘,从我十二岁开始,就只知道自己是为了宗主而活,如果宗主以为我不好,可以直接明说,我会按照家法自己处理!”

    “什么家法?”南木子反问道,一边回头看看云飘飘。

    黄琼瑞笑道:“宗主不要的人,自戕!”南木子立刻闭嘴,明月也只是苦笑,但他明白黄琼瑞所说的绝对是真的,当下说道:“好,我接受。不过,以后这规矩得改改!”

    “你是宗主,你说了算了。嘿嘿——”黄琼瑞笑道,明月顿时愕然,随即明白被黄琼瑞摆了一道,也忍不住笑出声来,顿时眉头微蹙一阵咳嗽。云飘飘轻轻的抚摸着明月后背:“宗主最好能控制绪静养,而且最好现在就开始调息,回到海市还得近两个小时。”

    “你是说,他如果调息的话,可以好得更快?”南木子脑袋终于灵光一闪。

    云飘飘微怒道:“不错,可是从宗主现在的况来看,从负伤之后就没有调息过。”

    明月接口道:“不用调息也不碍事,我就是想跟木子姐说几句话,讨论一下那两个杀手究竟是谁派来的。我们的一致意见是——”

    “闭嘴!你混蛋!立刻调息!呜呜——”南木子带着哭腔说道,她知道之前的一个多小时里,不是她在照顾明月,而是明月在安慰她!南木子责怪自己为什么这么笨,但随即止住哭声,转头看着明月,“好弟弟,我现在一点都不担心了,你快调息吧,妃子那边我也暂时不告诉她还不行吗?”

    明月微微一笑,缓缓的闭上眼睛进入调息状态。云飘飘开口了,声音不大:“没有损伤到主血管,但伤及左侧肺叶,内出血基本被控制,通过调息可以在一星期之内化解淤血,但如果我帮宗主抽取部分淤血,可以让宗主立刻转入伤口迅速转入愈合期。”黄琼瑞点点头,立刻加速,车子飞驰,但异常平稳。南木子悬着的心终于完全落了下来,但还是不时的回头看看明月,显然很担心。

    “南小姐,你也休息一下吧,宗主不会有意外。”云飘飘说道,语气也柔和了许多。

    南木子轻叹一声:“都怪我,是我没有照顾好明月,那两个人我居然跟本就没留意,我真的很没用——”

    “这不怪你,动手的人属于职业杀手,下手既狠又准,本想一刀致命,可宗主临时闪避了一段距离,因此才仅仅伤到肺叶前端。教主,得让眼镜调查一下,必须让绝色出击,否则以后还会发生类似的事!”

    黄琼瑞摇摇头:“短时间内应该不会。不过敢对宗主下手的人,必须得死!至于幕后者,更需要付出代价!我已经联系过杨逍,一旦有消息,那两个人就是躲到天边也得没命。暗影,你记住,今后宗主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即便你死了,宗主也不能有任何问题!”

    “是!”云飘飘就说了一个字,但仅仅这一个字就让南木子听得心惊胆战,她知道这一个字的含义和责任之大,也更清楚云飘飘说出这一个就代表她已经不再是自己,而是完全为了明月而活!当然,从另一面来说,也预示着明月将来必然是危险重重!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