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人比东西更值钱(三更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第三十章人比东西更值钱

    理疗室内,素淡的无烟兰花细香正在悄悄燃烧——深谷幽兰,香气淡雅而高贵,迷人而不妖艳,正如慕金妃的人:秀发高高挽起,更显脖子修长;双肩微微下垂,完美的材在紧健美服的包裹下更是臻于完美,明月不多看了两眼:“金妃姐的材就是好,而且越来越好。”慕金妃温柔一笑:“就你会夸我,别人都懒得看我呢。”

    “得了吧,被夸得心花怒放还谦虚!”南木子有点酸味的说,“月儿弟弟,看我怎么样呢?不会眼里只有你的妃子吧?”南木子原来的烟熏妆已经卸掉,脸上依然光滑洁净,肤色虽不如慕金妃白皙,却有一种健康的色泽,很耐看。

    只是南木子这么一说多少有点暧昧:明月的妃子,原来不是她的妃子吗?慕金妃脸色微红的嗔视着南木子:“贫嘴!好好看,不许再说话,要不然就不让明月帮你理疗了!”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躺下,闭上眼睛。

    明月的心跳有点加速,虽然给慕金妃不是第一次做理疗了,可每一次明月的感觉都一样,仿佛此刻慕金妃就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神圣而不容亵渎。拿过沉香乌木盒,明月深深的吸了口气,打开盒盖挑选着银针。

    南木子突然走到明月边,仔细地看着沉香乌木盒,明月有些诧异,但也没多问,慕金妃感觉到南木子的异样,睁开眼睛看了看,却见南木子拿着沉香乌木盒眼睛放光:“哇噻!月儿弟弟,你可真是亿万富翁啊,这么珍贵的盒子居然用来放银针!不过,它好像本来就是用来放银针的吧。”

    明月愕然:“是啊,就是用来放银针的。”一边把取出来的银针全部放到酒精里面浸泡。南木子撇撇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盒子有岁月了,而且是沉香乌木做成的,按照盒子的样子和上面这些类似钟鼎铭文的字迹来看,应该属于秋时期鲁班大师的亲手之作。曾经有一个传说,大体是鲁班大师的儿子得了重病,寻遍百家医生,也无人能治。年轻的扁鹊有感于鲁班的手艺和给人们的贡献,特地前往鲁家,用金针过命的医术,很快就把鲁班儿子的怪病治愈,而且不收酬劳。鲁班为了表示感谢,把得自东海的沉香乌木拿出来做成了一个盒子,而且亲自找欧冶子的后人专门为扁鹊打造了一银针。天啊,不会就是这一吧?”

    明月只听得目瞪口呆,慕金妃坐起来,拿过乌木盒子仔细端详,又拿起一根银针仔细看了看,沉思了一下问明月:“你学针灸术,只是由老先生口传心授吗?就没有什么医书一类的?”明月笑道:“还有几本破医书,其中一本像是纸张的,又好像是绢帛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一侧的保险柜,取出一本陈旧泛黄的医书来。

    慕金妃一看之下不由的惊叫起来:“天啦,天蚕丝!”

    明月又是一愣,怎么今天南木子大惊小怪之后,慕金妃也大呼小叫的呢?只见慕金妃翻开书页仔细看着,书上除了介绍经脉和学位之外,就是介绍一些针灸方法。但上面的文字很古老,如果不是有注解,只怕慕金妃也看不明白。书不厚,也就十几页;翻看到最后一页,慕金妃又是面色激动:“你们看,这里面提到了扁鹊,是扁鹊的医著!注解是药王孙思邈的,这里有小印章和说明!天啦,明月,难道你就从来没看这些医书?”

    “看是看了,我只看上面的论著,其余的也没注意,这本书很可能是扁鹊编写的,药王孙思邈的注解,否则的话我根本就看不明白。”

    南木子差点晕倒:“也就是你这样的人才不会注意这些医术的价值!真是——真是没法子,你这人啊,比这些无价之宝还值钱!妃子,这书真的是天蚕丝做成的?”

    “绝对是,那时候没有纸张,据说后来有人发现过扁鹊在竹简上的医学论著,可总是只言片语,不够全面,而这本书却一直流传下来,没有被损坏,就是因为用的天蚕丝织成,水火都不能对它造成损毁。明月,你可得把这书收藏好了,要是弄丢了可不是这本书的价值,而是其中的医学论著价值不可估量啊!”慕金妃很激动,“由此也可以断定,那沉香乌木盒必然跟木子说的一样,是鲁班大师亲手的杰作,银针则是欧冶子或者欧冶子后人的杰作,都是无价之宝啊!”慕金妃说得激动,却远没有南木子激动。

    此刻南木子抱着明月脑袋蹦跳着笑道:“小高富帅,姐今后就跟你混了,你这么多金,这么能赚钱,还这么淡定,天啦,发现金矿了!咯咯咯咯——”

    明月郁闷的很难受,不是因为南木子发颠狂,而是因为南木子抱着他的头,他是坐着的,这一被抱着,面部可就全都跟南木子的口相接触了,这滋味绝对让人难过,难受,罢不能而又不敢乱动。好在南木子很快感觉到明月温的鼻息让她口产生异样的感觉,急忙松开明月,转向外走去:“我出去拿瓶水,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快点哈——”

    “死木子!”慕金妃在心里嘀咕着,脸上依旧是柔柔的笑,刚才她看得清楚,南木子接口处去拿水就是为了逃避这尴尬,只是南木子嘴上不饶人,让她和明月快点儿,实在是扯不清啊。慕金妃再次躺下:“明月,先把医书收好吧。”

    “知道了,一共六本医术,都放在这保险柜里,应该不会有事的。就是丢了我也不担心,我全都背会了,本想把这些医术传出去的,可是一般人就是学会了也没法用,他们根本就学不会在同一时间使用九根以上的银针。”明月略微感慨,这些神奇的医术,如果要是能轻易学会,又怎么能够成为神奇呢?

    “那就好,咱们开始吧。”慕金妃笑道。明月还陷在刚才南木子的体气息里,此刻慕金妃闭上眼睛,明月看过去,再一次怦然心动,却只能强行压制着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开始给慕金妃做头部的按压、揉捏。

    明月做得很认真,以至于完全闭上眼睛,全凭心意去感受慕金妃的面部位和头部位,一边说道:“金妃姐,最近一段时间你休息太晚了,以至于大脑供血稍微加速,平时可能有轻微头痛现象;还有中气不太充盈,有时会感到全发冷,要注意休息,服用些阿胶、红枣最好。”一边说着,一边随手一挥,那十几根浸泡在酒精里的银针直接飞起来,很快针上的酒精就散发干净,又在明月的控制下齐刷刷的分别扎进慕金妃上:头部八根,体十二根,相互牵引十二经和八脉气血运行,而明月的一双手不断无形的牵引着银针微微晃动,增加理疗效果。

    南木子这时候回来,看到这一景不由瞪大眼睛,作为古太极第十六代传人,她知道明月的内功修为已经到了炼神还虚的境界,已经能够完全控制真气外发,用真气同时控而是根银针!而他的爷爷南傲天算得上当今武林之中内功修为数一数二的人物,也仅仅只能双手同时分发出四道内力!

    “这小子简直就不是人!”南木子喃喃自语着,大气也不敢喘,看着明月给慕金妃理疗。片刻之后,银针同时离开慕金妃体,全部落到酒精之中,而明月的双手则再次按住慕金妃头部,一手在印堂之上揉按,一手在头顶百会轻轻叩击,慕金妃不由舒服得哼哼起来,只见明月猛然在慕金妃双肩上一按,慕金妃全发出一阵轻微的骨骼声响,明月笑道:“好了,金妃姐。”慕金妃很慵懒的舒展了一个懒腰:“好舒服啊,谢谢小弟!”然后翻跳下,只觉得体格外轻盈,“木子,要不要尝试一下啊?明月,好好伺候一下你木子姐,我先去休息一会儿,晚上七点咱们一起去体育馆准备慈善演出。”说完走出理疗室。

    南木子看着明月:“你想怎么折磨我?”

    “咳咳——”明月差点没被噎死,“木子姐需要什么服务?要不我给你做一个全护理吧,做完之后也就都调整了一下脏器功能。”

    南木子笑眯眯的坐到边,笑眯眯的看着明月,笑眯眯的说道:“好啊,那你就随便非礼我一下吧。”一边笑眯眯的躺下,做了一下深呼。

    明月只看得心怦怦的,一边微微摇头,双手分别按着南木子左右肩井位:“配合一下太极内功的腹式呼吸,想象一下:丹田部位有一团火焰,晶莹而透明的烈焰,沿着丹田向下,经过会进入任脉,向上缓缓运行,过头顶百会,经口腔,舌头抵着上颚,引导烈焰进入督脉,向下运行回归丹田,这是一个小周天运行。如此三十六次,我会帮你刺激其他经脉,促进真气运行,理顺脏腑功能,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南木子只听得怦然心动,明月所说的适合于任何一种拳法的内功辅助练习,因为这完全是凭借想想,当然,如果要是没有像明月这样的内功高手,即便是普通人也不能随意尝试如此方法练习,否则一旦造成内息混乱,不但无法调整理顺脏腑,还会因此留下无穷祸患。当下南木子凝神静气,按照明月所说的做起来,很快就进入了一种似睡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人本能的会感觉到一点奇怪的景象或产生一些别样的感觉,只是南木子此刻却只能集中精力去感受丹田那团火焰在任督二脉的运行——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