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神乎其技(二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明月二话不说,在众人惊愕不解的目光下走向门外;黄玉超不问道:“明月,护理上需要注意什么?”明月头也不回的说道:“不需要护理,只需要门口有人守护,注意安静,不许外人进来就行!”郁红梅点点头:“就这样吧,黄医生,麻烦你找人熬药,一切都按明月先生说的办吧。我对他越来越有信心了!”几个主治医师摇头晃脑的走了出去,他们实在看不懂明月的治疗方法,特别是明月针灸的方法实在高明,让老将军能够自主呼吸,而且不觉得手术疼痛;但明月的开颅方式他们可不敢恭维,但这开颅手术也的确神奇,如此坚硬的头盖骨,薄薄的手术刀就能启下来一块,而且很圆润,简直比钻孔还要圆润,这的确太神奇了,神奇得即便是亲眼所见也无法理解无法相信啊!

    手术室门口,南木子见明月出来,立刻说道:“今天还有事吗?”明月笑道:“没事了,不过我要个安静的环境,再全面的规划一下手术,看看有没有遗漏的环节。放心,两个小时就够了,剩下的时间一直到明早七点整,你可以随便安排。”南木子忍不住做了个胜利的动作,高兴得摇头晃脑,玩着明月手臂离开。

    军区招待所,明月的房间里,明月已经静坐思考了一个半多小时,南木子索然无味的看着明月,百无聊赖的打发时间,眼看着已经天色黯淡先来,南木子不有些焦躁了,刚想去招呼明月,又想到慕金妃的交代,南木子有些绝望的把自己扔到沙发上长吁短叹:“这小子,居然能这样坐这么长时间,真是郁闷死人了!”

    “木子姐,我们去哪里玩?”明月突然说道,南木子一下来了精神:“出去吃火锅,大排档火锅!边喝啤酒边火锅,这可是成都特色,那氛围一定过瘾!”

    “你敢吃吗?就不怕——”

    “什么怕不怕的啊,有你在,最多给我调理一下就好了啦。好明月,我都要馋死了,我是要吃的不要容颜还不行嘛!走了啦——”一边把明月拽起来。明月乐呵呵跟着南木子出去,这次出来上带了不少现金,每天三餐都是火锅也吃不完。

    都说山城的火锅最有名,这里的也不差。街头巷尾的大排档,火锅底料的香味传得很远,南木子使劲的吸了一下鼻子:“哇!一定很过瘾,就前面吧,这边就有公厕,嘻嘻,到外面吃大排档喝啤酒,就需要先确定方便的地方!”明月彻底无语,想想也是,如果喝很多啤酒的话,要是没厕所还真麻烦的。

    “老板,一份火锅,底料要全,羔羊一斤、嫩牛一斤,高山娃娃菜、豆芽、水豆腐、粉片、嫩笋都来一份;外加二十串烤,十串油豆腐;再来一份水果拼盘;啤酒吗就是扎啤吧,先来四大杯!”南木子的很大声音的叫喊着,引来许多目光,可她嘻嘻一笑,不知什么时候弄了副平光镜带上了,居然没人能认出来这就是慕金妃的贝司手南木子!

    明月笑道:“真看不出来你才二十二岁,怎么看都像一个没长大的初中女生。”

    “人家不小了啦!”一边说着一边故意脯,那饱满的一对恰似呼之出了,明月下意识的转脸笑笑:“是不小了,非常壮观!”只说完自己都觉得脸红,南木子没想到明月也会说这样的话,顿时红霞浮上粉腮,别有一番羞风味,可惜明月没看到。

    南木子酒量很好,明月也喝了不少,并非明月不能饮酒,而是在跟徐希山等人喝酒的时候,明月完全没酒兴,自然不想喝。而且啤酒对于明月来说,当是小菜一碟。说说笑笑之中酒足饭饱,南木子拍拍稍微鼓起的胃部:“好了啦,反正本美女是不担心肥胖的,嘻嘻!付账去吧小子,是美女陪你耶,还想让姐姐付账吗?”明月笑了,起去付账,南木子也没有多余的要求,跟着明月边走边聊,直接回到招待所休息。

    第二一早,明月就到了病房,先查看了一下丁千胜的病况,很满意的点点头,一旁的郁红梅问道:“明月先生,是不是病灶被抑制住了?”

    “您放心,老将军是我崇拜的人呢!”明月答非所问,刚巧黄玉超和四位主治医师也过来了,把药汁递给明月,黄玉超问道:“今天要做什么?我得记录一下。”明月说:“穿刺注,但针管必须保留下来,注意密封针管。”一边说着,一边试探了一下药汁的温度,觉得刚好,明月取出吊针针管前端,去掉多余的塑料部分,看了一下粗细程度,又看看老将军头部的孔洞位置,轻轻把针头刺进去,直接插进大脑!

    在场的人都不由得轻轻啊了一声,要知道大脑并非不能穿刺,但必须在相应的医疗器械的协助下才可以完成,而像明月这样不借助任何医疗器械的行为,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但很快就证明了明月的技术很过硬:没有脑浆溢出,也不见血液流出!

    拿出针管,看看一小瓶药汁,感觉还多了一点,抽取时留下了小部分,足足十毫升的药汁,硬是让明月在五分钟左右全部注完毕,然后再次密封了吊针前端的针管部分:“十毫升药汁,出去针管的部分,应该注进去三毫升左右。针管要保留到第四天注后才能取出来,请各位一定注意。黄医生,给病人注营养药品,注意补充维生素和蛋白质。大小便不需要处理。”说完直接走了出去。

    “就这么简单?”几位主治医师不约而同的产生了疑问,但是看到丁千胜依然呼吸平稳,脸色红润,又不得不相信明月的确有一手。

    第二依然如故;第三,在注完药汁之后,明月又在丁千胜的两而后面分别扎了两根银针,丁千胜居然嗯了一声,只把郁红梅等人吓得精神高度紧张。明月笑道:“没事,刺激到大脑语言部分而已,一切进展顺利,明天是注的最后一天,估计第七天肿瘤会萎缩到蚕豆粒或者花生米——甚至黄豆大小吧。”

    “什么?”几个主治医师同时惊讶起来,面面相觑。郁红梅由衷的说道:“我绝对相信明月先生的话,可是无法相信这样的神奇医术居然真的存在!爸爸的眼窝已经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不就是肿瘤萎缩之后,脑压下降的结果吗?”丁郁郁用钦佩的眼光看着明月离开,一边说道:“真酷啊,这位明月先生一定是神医转世的,这样的医术,就是亲眼看到了,又怎么能相信呢?黄医生,看来您要比我们更能接受一点吧。”

    黄玉超苦笑道:“丁小姐,怎么说呢?总之这是用现代医学根本无法解释的。不过我们传统的中医理论的确很神奇。三国演义中就曾有记载华佗为关公刮骨疗毒的事,现在看来那根本就是事实,而不是演义;还有医学史料记载,华佗能用麻沸散给病人麻醉做脑部手术,虽然没有给曹实施这样的手术,但也足以看得出来华佗的确又那样的神奇本领啊。看来我当初去学西医,真是舍本逐末了。”

    黄玉超的一番话很快引起了共鸣,几人离开病房,不断的议论中医的古老神奇,一时间讨论烈,郁红梅则慢慢的沉思不语,她有点儿惦记明月的神奇医术了。也许是看出了老妈的心思,丁郁郁撇撇嘴说道:“妈,你就别乱打主意了,你的军区医院根本不可能找到他去做主治医师的。像明月先生的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受任何拘束的。刚才你问他爷爷病况怎么样了,他却回答您很佩服爷爷,足见是因为爷爷这个人他才肯来看病,要是换了别的人,也许他根本不回来呢!”

    黄玉超不向丁郁郁竖起大拇指:“丁小姐真聪明!不过明月本来就有一颗救死扶伤的善心;当然,他绝对不会受任何拘束。而且,很多况下,他是不会出手救治,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和命相,就是医生也只能救命一时,救不了一世啊。”黄玉超回想着慕金妃的话语,不感慨起来。在几人莫名的思忖之间又笑道:“不过这次丁老将军康复之后,再活二十年没问题!”

    “你会算命?”丁郁郁心直口快,“还是明月先生跟你说的?”

    “是明月边的一个女子,比明月大两岁。据我看来,她的确是个能看透一些事的人,这个结论是她给的,否则的话她不会带我找到明月,现在也不可能有明月来给老将军治病呢。江湖之上奇人异士,果然是大隐隐于市啊,而且整件事也让我不得不相信,咱们中国很多古老的东西,既然存在就有他存在的理由和事实依据!好了,各位,我已经说得太多了,不过正如丁小姐所说,你们谁也别想打明月的主意,否则适得其反!”黄百鸣说完起离去,留下一屋子人若有所思。

    郁红梅摇头苦笑了一下:“我还真想让他去我的军区医院任职,同时指点一些医学新秀,弘扬他的医疗技术呢。不过听了黄医生话,我觉得这个想法真的不现实,而且像这样的医术,一般人连理解也很困难,更不要说接受了。奇人就是奇人,如果普通人都能达到这样的水平,那就不是神乎其技了。”几个主治医师也都苦笑起来,的确如此,因为直到现在,他们还是看不透明月的治疗手段究竟神奇在什么地方,但明月的每一次举动和治疗方式也都让他们叹为观止,无法接受!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