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那柔柔的风情(二更求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第十二章那柔柔的风

    回到海市机场,梁亮、水佳一、陈飞扬和原和笙当场向慕金妃和明月道别,临走时苏秋山直接每人一张卡:“都是一百万,和以前一样,大家平分。”向慕金妃道谢之后,梁亮四人上车而去,临走时还招呼明月以后多聚聚。南木子没舍得走,非要做明月今的第一个客人不可。苏秋山也没停留,跟慕金妃、明月招呼一声独自离开。

    刚上车,南木子就把那张卡掏出来摆弄着:“跟妃子出去就是好,有得玩,有得吃,还有得赚。嘻嘻——明月弟弟,今晚上我就用这张卡付账,就买你一个晚上好不好?”一边说着一边用媚惑的目光盯着明月。

    明月默默后脑勺:“这个没必要,对木子姐姐,我必须免费,没得商量。”

    南木子切了一声:“算你小子有良心!唉——妃子,看来朕的姿色不如你,就是赔钱也得不到弟弟的心呢,咯咯咯咯——”

    “你就闷去吧!”慕金妃嗔怒道,真是拿南木子没办法,可也就是对明月这样吧,之前慕金妃还没见南木子这样子说笑过。明月也只是跟着南木子嘻嘻哈哈,并没有落入南木子的语言陷阱,只让南木子有点刮目相看,心道这小子看着一般般,装傻还聪明呢。

    回到潇湘馆,白牡丹立刻安排慕金妃、南木子和明月休息。明月并不累,先照顾慕金妃和南木子,给两人分别耗费了半小时的时间做针灸理疗按摩,看着两人舒坦的睡去,才悄然出门去了自己房间复习功课。

    中午时分,慕金妃和南木子同时醒来,慕金妃只觉得神清气爽,知道这是明月的功劳;而南木子急急忙忙的起去照镜子,又看右看的好一会儿才赞叹道:“妃子,明月的本事可真不是吹的,你看啊,我一点儿黑眼圈也没有,肤色也比之前好多了,还有,整个人觉得精力充沛,轻飘飘的好舒服啊!”

    慕金妃笑道:“他给我们做的理疗跟别人可不一样,是要耗费一点真气的。难道你没感觉出来吗?”

    “切!我要是感觉不出来,还能是南家第十六代传人啊?不过明月的内力很充足,我原本还想跟他比试一下的,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了。跟他相比,我这点内力简直就是小蚂蚁儿!不过我还真的没见过能够用真气化作实质的银针的针灸技术,估计明月的内力至少需要六十年的修炼才可以达到,可他才十八岁,难道真的是天妒英才,让他活不过二十四岁?”说道这里,南木子不黯然伤神。

    慕金妃也有些不开心:“我也不知道,总之我只能看出来明月患三阳绝症,他的三条阳脉会慢慢萎缩,最终造成脏器血脉堵塞而亡。他的内力虽然雄厚,可还是没有办法治好顽疾,这半年以来,经脉萎缩症状越来越明显,如果不是因为有内力的话,他早就出现吐血症状了。唉——真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妃子,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明月不会那么命短!难道你也无法判断明月的将来吗?你可是布衣神相的传人,这世上还有你看不透的人?”南木子反问道。

    慕金妃摇摇头:“木子,你是知道的,正因为我觉得明月不一般,随意才会这么对他,而且我这辈子也需要他帮助,或许说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可是——可是现在,我真的没法子,三阳绝症的男子,必须在二十一岁那一年,同一天找到三个属于纯体质的女子先后圆房,而且这三个女子必须要有一定的气功修为,才能帮助男子重新塑造三阳经脉;反之三绝症的女子亦。这是我祖上传下来,因为我们慕家祖上就有过类似的形,我祖母就是三位。可当今世上,又到哪里去找三个纯体质而且同时有气功基础的处子之呢?”

    南木子轻轻的啊了一声,刚想说“你就是我也是”,又觉得大为不妥,但见慕金妃切的目光看着自己,南木子不把脸转向窗外,慢慢的低下头去:“妃子,难道非要这样不可吗?是不是我要来这里你不拒绝,就是为了明月?”

    “木子,我不会强求你,明月的确是能依靠的男生。可是,可是仅仅依靠我自己,是绝对无法让他摆脱宿命的,而且到现在为止,除了你我,第三个还不知道在哪里。木子,一切随缘吧,即便我们同意,明月又同意吗?也许到时候,一切又会超出我的预测,一切都会发生变化,反正我觉得明月绝对不会在二十四岁那年离开我们。按照命相运算,明月的寿命当过百岁有余。”慕金妃微笑着说,一边我这南木子的手。

    南木子点点头,突而面色微红,吃吃的笑道:“要是真的需要我们同时献,那会怎么样啊?嘻嘻,就怕妃子不敢做呢,到时候我帮你脱衣服?哇——色死了!咯咯咯咯——”一边说着,一边和慕金妃打闹成一团,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两个女人就够疯狂的了。然而疯狂之后,南木子很自然的去找明月玩,午饭后也很高兴的跟明月道别:“月儿弟弟,要是想姐姐了就电话,姐姐随时来看你噢!咯咯咯咯——”撒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上车而去。

    下午没事,明月悠闲的看书,然后去理疗室准备开工。让明月没想到的是,第一个进来的居然是赵琳琳。上一次来不过是几天前的事,怎么这么快又来了呢?但见赵琳琳肤色红润,只是精神不佳,明月问道:“赵女士又熬夜了?”

    “没办法了啦,夜生活惯了,不熬夜有没意思,许多事也需要应酬。快帮我按摩一下,总觉得困得要命,你看姐姐的眼睛都红了!”一边说着一边凑到明月面前,深深的领口里面雪白的鼓鼓的一对儿,几乎完全暴露出来。

    明月看得怦然心动,一边故作镇静的看了看赵琳琳:“不碍事的,半小时解决问题。”

    “这么快啊,就不能慢点儿吗?好歹也让姐姐过足了瘾嘛!”赵琳琳柔柔的说道,心里却想着上一次的理疗时的感觉,不由得脸色微红,略带慌乱的躺下,还做了两个深呼吸。然而不等明月动手,赵琳琳又说道:“明月,我在金陵夜总会的,有空过去捧捧姐姐的场子,可以吗?我们姐妹很多人都希望见你呢,可惜现在你每天只做三人,她们没时间过来预约。”

    “无所谓啦,多半还是自己的心理因素,我也只能治标不治本。”明月笑道,双手已经按上赵琳琳的太阳轻轻揉按。

    “你是觉得无所谓,可现在很多人都在打你的主意呢。我们老板说了,要是谁能让你去金陵夜总会,不光给你每月丰厚的酬劳,还会给中间人一份客观的报酬呢。而且我听说白金夜总会的于老板也放出风来,说是要连你加潇湘馆一起并入他的旗下……”

    “传言而已。”明月不多做解释。

    赵琳琳轻叹一声,不再言语,却觉得明月的手双已经在她的耳朵上轻轻揉捏,顿时算算的麻麻的感觉再一次刺激着她原本不再敏感的神经,只让赵琳琳忍不住轻轻哼了两声:“好舒服啊,明月,如果不是知道你在给我理疗,我都以为你是在跟我**呢,咯咯咯咯——”笑声有些放肆,随着笑声起伏的部更显得活泼而充满吸引力,只是明月此刻只有欣赏,并不作他想,赵琳琳却是恨不得明月直接按着自己的被束缚的丰硕揉搓,而且这种想法越来越明显,以至于忍不住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明月觉得很好笑,因为赵琳琳太敏感了,这也让明月的玩心大起,慢慢的佛摸着赵琳琳的脖颈两侧耳垂下方,又轻轻的理顺赵琳琳的头发,刺激着赵琳琳最敏感的位,很快,赵琳琳无法抑制的潮红了粉腮,轻微的呻吟、扭动体,微微地颤抖着……

    “姐姐我真不想走了。”赵琳琳的话语更加柔和,媚眼如丝的看着明月,“本来是不想过来的,可就是按耐不住的想来,你是不是对姐姐用了跟别人不一样的手法呢?”赵琳琳慵懒的做起来,粉脸几乎凑到明月的脸上,眼睛火的看着的看明月。

    明月心虚起来,的确,他对赵琳琳的按摩手法的确跟别人的有些不一样,可这又能当面承认吗?故作不明的笑笑,明月说道:“也没什么不同,就是觉得您积压的紧张绪太多,所以特意让您放松一下心,因此您会感觉明显一些,这样也是体内毒素向外排泄的一种表现。现在回去沐浴十分钟,然后好好的睡一觉,保准您会觉得很舒服。”

    赵琳琳微微一笑,猛然在明月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咯咯一笑跳下来:“多谢弟弟费心。不过呢,酬劳还是要给的,而且姐姐想告诉你,以后凡是要小心点,特别要留意一些人,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慕金妃这样对你。记住,白金夜总会的人,尽量少接触。”赵琳琳放下十张百元大钞,拍拍明月肩膀,款款的走向门口,开门前又给明月一个飞吻,才笑着出门而去。

    明月回味着赵琳琳的话,面色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依然微笑着接待下一位顾客,一个三十来岁的美艳少妇。“张姐来了,请躺下吧,需要做什么?”明月问道。

    少妇说:“针灸理疗,咦?你以前不是不需要这样问的吗?”

    明月笑笑:“就是想先问问,改变一下工作方式。”张姐也笑了:“这好啊,以前进来总觉得你太古板,这么年轻就跟小老头似的,还真不习惯呢。”明月不再言语,一板一眼的给少妇针灸理疗,心里却还在回味着赵琳琳的那番话,明月知道,于向海不会放弃吞并潇湘馆的,但是他真的会采取特殊手段吗?如果那样的话,不仅自己要多加小心,还要多留心慕金妃边的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