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高空变故(三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下午一点半,海市机场登机口,明月还在奇怪慕金妃既然出去演出,为什么只带自己出来的时候,只见四个年龄都在三十来岁的男子和一个二十出头的美女一起走过来,那美女直接抱住慕金妃:“妃子,你可让朕想死了!咯咯咯咯——”

    “死相!”慕金妃嗔怒道,随即向明月介绍:“我的团队,贝司手南木子,叫姐姐吧。这是明月,我弟弟。”

    “知道了啦,嘻嘻早就知道龙明月的大名了,天啦,妃子,你想给朕选秀啊,这小弟弟可真水灵呢,你就不担心我偷吃啊?”一边抱了一下明月,还显摆似的咂咂嘴巴:“手感不错哟。”明月不闹了个大红脸。

    “你好,我叫梁亮,鼓手。”

    “陈飞扬,就会两下破吉他。”

    “水佳一,键盘和打碟。”

    “原和笙,音响师,他们都归我管。”

    其余四位各自介绍,一边和明月握手,然后七人先后过了安检,在许多人的注目下前去登机。“哇——我的慕金妃耶!一定是演出去的。”

    “偶像,是我的,不许跟我争!呵呵——”粉男就差流口水了。只是这么多人并没有上去围观求签名,到让明月感到奇怪,只是明月也许不知道,暗中保护慕金妃的人可不少,而且慕金妃的规矩是:从不签名,从不出单碟,从不进行合作演出;只印发签名照。而且这个规矩,从来也没破过。

    明月第一次坐飞机,难免有些紧张。起飞时,见明月闭上眼睛,南木子笑道:“月儿弟弟害怕了?放心,有姐姐在,要不要抱抱啊?咯咯咯咯——”一边张开手臂,只让明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南木子真是萌死人了。几个人都笑笑,慕金妃小声对明月说道:“你木子姐姐就这样,别介意。”明月笑笑而已。

    感觉并不是很颠簸,明月看向舷窗外,地面越来越远,终于有了平稳的感觉。只听慕金妃说道:“晚上八点开场,凌晨零点结束,大家都好好休息吧,到了地方还要熟悉场地。”

    “苏秋山来过电话了,场地的事全部安排好了。”原和笙说道。

    陈飞扬接口道:“还是秋山大哥做事到位,什么事都比我们快一拍,有他在,妃子尽管放心。”

    南木子笑道:“妃子,朕打算演出后吃顿四川火锅,让月儿弟弟做朕的第一护卫怎么样?”

    “是不是贴护卫?美得你!明月还小,不许这么调侃他。”慕金妃嗔怪的白了南木子一眼。南木子咯咯一笑:“哇!我就说嘛,咱们妃子怎么从来就不找男朋友,原来早就有了弟弟的,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怎么就没遇到明月呢?月儿弟弟,给姐姐按摩一下好不好,妃子越来越靓,一定是你的理疗按摩起了作用。”

    “在飞机上不太方便,等到了宾馆我就给木子姐姐调节一下;不过要针灸的,也不疼。”明月笑道。

    “针灸?是不是要打针啊?我看还是算了,长这么大我还没打过针,打吊针都得掉眼泪。唉——不用针灸不行吗?就用你的手指啦,姐姐可是准备为了你的理疗按摩技术献的,你就从了姐姐吧,咯咯咯咯——”南木子说完自己也笑了,只让其他几人笑得前仰后合,明月也只能跟着傻笑,遇到这样的萌女,明月还能怎么着呢?

    突然,明月觉得头晕而且心中烦躁,有种想吐的感觉,特别是心跳很快,脖颈、额头的血管突突直跳。明月不由得眉头微蹙,这病症的发作有些失控了,难道坐飞机也会发病?明月微微闭上眼睛做腹式深呼吸,凝神静气,但毫无作用,症状感觉越来越明显,体也不由得抖动起来。

    感觉到明月在颤抖,慕金妃脸色微变,急忙看向明月,其他几人也注意到了明月的变化,水佳一关切的问:“明月怎么了?不舒服吗?”

    南木子瞪着水佳一:“还用问啊,看不出来吗?明月,要是难受就让妃子抱着,不行的话我也抱着你啊?”一脸尽是关切之

    明月摇摇头:“不碍是,可能是晕机吧,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在口接连点击了几下,然后继续深呼吸。如果此刻要是呆了银针就好了,可惜乘坐飞机,已经把银针托运了。至于用真气幻化银针,在众目睽睽之下是绝对不方便的。明月只好用手指代替银针,效果虽不太好,但也很快通过深呼吸控制了病状,这才稍微放心。

    慕金妃悄悄握着明月手腕,感觉到明月脉象一开始浮躁,而后渐渐趋于平缓,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心里不免暗暗担忧:按照明月的说法,之前是三两年才发一次病,后来是一年一次,而这半年来,应该是第二次发病了,也许以后会越来越勤,究竟该怎么帮明月呢?难道非要走那条路不可吗?只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走也不行啊!

    几人都紧张的看着明月,但见慕金妃关切的目光,又都觉得奇怪,虽说早就听慕金妃提起明月,但没想到慕金妃会如此关切明月,难道他们的妃子真的对明月有特殊的感?南木子撇撇嘴吧:“妃子,跟朕老实交代,是不是喜欢上这小子了,要是不说实话,小心我跟你抢小老公!”

    慕金妃白了南木子一眼:“就你嘴多!”面上却有些红润,梁亮等人不由得轻笑起来,却见明月缓缓睁开眼睛,原和笙急忙问:“没事了吧?”明月不好意思的笑笑:“好了,没事了。”几人都觉得奇怪,明月的症状并不像是晕机,而且看慕金妃关切的样子,似乎知道明月的症状,难道——但几人都没有问,至少慕金妃的关切就说明一些问题。

    “美女,快来啊,这边有人犯病了!”一个声音响起来,虽然隔着一扇舱门,明月和慕金妃等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只见两个空姐迅速穿过舱门打了前面的经济舱,不大工夫广播里传来空姐略带慌乱的声音:“经济舱有位客人生病,如果乘客中有医生的话,请立刻跟乘务人员联系,请立刻跟乘务人员联系,非常感谢!”

    明月起说道:“我去看看。”慕金妃迟疑了一下,立刻向一个空姐招手,又对比较稳重的原和笙说道:“原哥跟过去看看吧,如果明月需要,你可帮一下。”

    明月向小跑过来的空姐说:“我可以过去看看。”空姐有些怀疑的看看明月,慕金妃淡然一笑:“让我弟弟过去看看吧,病人要紧。如果能帮上忙,不是更好吗?”空姐想想也是,而且慕金妃开口,当然不会有错,至少这年轻人是学过医的吧,当下急忙引领明月、原和笙走向经济舱。

    明月三人刚处理,南木子就抓住慕金妃问道:“你哪来的弟弟,看他刚才给自己的缓解病状,分明是自己点击口的道,而且有些内力,少年高手啊。可别想隐瞒我,至少我是南家当今一辈的佼佼者,他们也都会两下子。”

    “他的确有些内功,可更厉害的就是医术,特别是针灸、理疗和按摩。至于他的来历,有时间我会告诉你们。而且,我保证你们听了之后会很伤心。”慕金妃幽幽的说道,“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帮他。”慕金妃的话让南木子等人不由得心痛,慕金妃素来很善解人意,但绝对不会随便去人一个不相干的人做弟弟,由此可见,明月必然有自己的故事。

    再说经济舱里,此刻有些混乱,病人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美妇,已经被平放在座椅上,可嘴角正在向外流淌着白沫,好在放了个小勺子撬开嘴巴,不至于让美妇窒息。美妇还在不断剧烈的抽搐,两个空姐按住她的双腿和手臂,显然很紧张。

    旁边的六七岁小女孩泪水涟涟,不停的叫着妈妈,周围的人着急得直搓手,也有摇头叹息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紧张的翻看美妇的眼睑,眼球,又试探美妇的脉搏、心跳,不连连摇头:“不好办啊,现在需要立刻开刀,如果能够在最近的机场降落,并且保证在半小时内住进医院动手术,我能保证她不会死亡,但很难说不会有后遗症。病人像是脑部有疾病,病灶压迫血管造成晕厥,随时都会有脑部血管爆裂的可能;而且由于处高空——唉!她有这个病,本来就不该坐飞机的!”

    半小时,怎么来的及呢?所有的人都失望的直摇头,充满了同和无奈。

    “叔叔,好叔叔,你救救妈妈吧!求你了,救救妈妈吧!呜呜——”小女孩的哭声让人心碎;可这医生束手无策,其余的人更是不知如何好是好。原和笙看了看明月,见明月还在思忖,也知道那美妇的病很难救治,不由得暗暗摇头,刚想跟明月说回去吧,却见明月走了过去:“我来试试,请大家让一让。”

    “你是——”先前过来的空姐略带惊喜,随即又感到失望,刚才的医生可是成都最著名的脑科大夫“黄一刀”,他都没有任何办法,何况是这个大小伙子呢?原和笙郑重的冲空姐点点头:“我这个小弟厉害的,就让他试试吧。”空姐让到一旁,外号“一刀”的黄玉超也让到一边,看着明月怎么做。

    但黄玉超并不看好明月,作为成都医院的首席脑科医师,什么样的病人没经历过里?可眼前的病人让他束手无策,这小子不过二十岁,难道还真的是天才医生?其他人也都不看好明月,只是到了这个时候,谁又不希望明月能看好病人呢?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