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出狱的失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第十章出狱的失落

    明月的残忍举动已经让所有人彻底崩溃了,凡是欺负过明月的囚犯,再碰到明月的目光之后,都忍不住捂着小弟过下去,哭丧着脸。明月没有开口,慢慢走到杨逍和老疯子边继续淋浴。杨逍咽了一口唾液:“明月,你——你真是太——太***神武了!我靠,老子还真的拍你马了!”老疯子依然捂着腿档警告杨逍:“小心他废了你!”杨逍看看老疯子,不由得撇撇嘴吧:“你捂着干什么,就是不废掉也没什么作用了吧?切——”老疯子张张嘴吧,想想也是,不由得嘻嘻哈哈疯疯癫癫继续洗澡。

    胖三、恶狗以及其他爪牙匆忙吧丧彪、秦虎和郭金泉拖走,甚至恨不得多生两条腿,因为他们根本不想看到明月,根本就无法面对刚才明月的眼神,那简直就是凶神恶煞一般的明月啊,今后,说什么也不敢再去招惹明月了!

    稀稀落落的掌声响起来,紧跟着是烈的掌声,“明月!明月!明月——噢——”余下被经常欺负的犯人叫喊起来,显然明月成了他们心目中的英雄,而且是伟大的英雄,一个人干倒狗熊郭金泉、土匪秦虎和野狼丧彪的大英雄。

    这件事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甚至王斌再跟典狱长汇报之后,典狱长还特别交代王斌要把事压下去,让明月尽快离开。别人不知道原因,但王斌明白典狱长的意思:一旦这样发展下去,明月势必成为新的监狱老大,到那时,也许一切都会失控,而让明月这样的人听话,显然很不实际。再说,明月本来很快就能出去,就当是做一次好人吧。事不了了之最好。

    午饭过后的整整一个下午,明月不断的问老疯子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老疯子也还是疯疯癫癫的答非所问,杨逍听得糊里糊涂,昏昏睡;明月却听得明明白白,一清二楚。一直到晚饭之后,明月才停止向老疯子求教,又被杨逍抓过去说笑聊天,老疯子好像很疲倦一样,倒头就睡,没有像以前那样对着墙角嘀嘀咕咕的。

    子过得很快,转眼之间三个月过去了,一天深夜时分,明月正在冥想,突然感觉到上被人点点戳戳的,立刻意识到又是老疯子。而老疯子点击了一阵子之后,突然停下来少气无力的把明月推醒。明月见老疯子喘息浑浊,少气无力的样子,脸色泛白,不由大惊:“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我去叫医生!”

    “慢着!”老疯子一把抓住明月,差点儿一口气没喘过来,做了两个深呼吸,老疯子指着杨逍说道,“他不会听见我们的谈话,现在我来说,你来听,只需要听,不要打断我!我是为了担心别人寻仇才故意犯事儿躲进来的,我也不是怕仇家,而是我根本没法去面对这个仇家,现在估计他早就死了,我也不想出去,所以才一直呆在这里面。你小子再过一个多月就要出狱了,也不用管我,我最多还能活两个星期,嘿嘿——呵呵——记住我教给你的东西,勤修炼,救人济世那是胡扯的,做你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才是真实的,老子没别的要求,就是像你做我儿子,呵呵——嘿嘿——咳咳咳咳——”老疯子说完挣扎着爬过去躺下,呼吸渐渐平稳下来,让明月在哪里傻呆呆的出神。

    好一会儿,明月才走过去,做到老疯子前:“你到底是谁?让我叫你老爸,好歹也得让我知道你叫什么吧?”

    老疯子不由得大喜过望,咳嗽两声挣扎着做起来:“龙九,姓龙名九,字长久,享年九十八岁!嘿嘿嘿嘿,你小子叫我一声老爸不算吃亏!这个给你儿子,以后你叫龙明月吧。出去之后找到你的那个风铃,结婚生子好歹给我一个孙子传宗接代就行。”撕开破旧的被角,取出一个项链放到明月手里。

    明月低头看去,只见项链非金非银,而项链的坠子却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带翅膀的飞龙。老疯子笑道:“先藏好,出去之后就戴上。记住了,无论如何都不能丢失,它会给你带来好运。嘿嘿——呵呵——老子有儿子咯——有儿子咯!咳咳——”

    看着老疯子疯疯癫癫的兴奋样子,明月不觉眼睛有点儿湿润,长这么大了,他还真的从来没有叫过别人老爸,即便是风铃的父母,他也只能叫二叔和二婶!“爸,休息吧。”老疯子点点头,嘿嘿的傻笑着,一边咳嗽着睡去。而明月却久久难以安眠。

    第二一早,一切照旧,只是没人再来找明月的麻烦,老疯子的活儿明月和杨逍抢着干,其他犯人也自然而然的过来帮忙,对明月更是毕恭毕敬,连带杨逍也被几个犯人恭维得心花怒放,老疯子更是喜笑颜开。

    然而快乐的子总是过得太快,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早晨,老疯子再也没醒来;可明月终于叫了老疯子一声老爸,老疯子死得一定没有遗憾。可明月夜觉得很遗憾,人死了,才快乐了两个星期啊!现在,除了掉两滴眼泪,还能做什么呢?又是两个多星期之后,明月终于出狱了,杨逍还得一年多。出狱前,明月跟杨逍约好,希望明月以后能去海市找杨逍。

    离开监狱的时候,王斌送明月出监狱的大门,同时交给明月一个包裹:“这是老疯子留给你的,几本破医书和一个盒子,木盒子里面是银针。明月,老疯子一定教了你一些医术,以后可以用这些医术养活自己,也算做点好事。”明月点点头,跟王斌告别,毫无牵挂的离开了这个呆了不到一年的地方,走在这片泽国唯一的大道上,几百里路程,明月得等待往返的客车到来,那就边走边等吧——

    出狱的明月,第一时间回到小山村,可是除了熟悉的乡亲们的亲问候,就是无尽的感叹,接着是不好意思而且诚恳的道歉。村民们都知道了事件的真相,对明月的惋惜可想而知,好在明月并不是拜拜坐牢,为乡亲们除掉了万百顺那个恶棍,让乡亲们很感激。但是现在无论是感激还是道歉,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得知明月回来的消息,万百顺一家人顿时围过来,对明月百般的责难和殴打、咒骂,明月没有还手,最终还是乡亲们看不下,一起出面替明月解围,硬是让万百顺一家灰头土脸的离开了。然而明月在这个熟悉的山村里什么也没找到:他最牵挂的风铃不知所踪,他最亲近的风二叔和二婶也不知去了哪里!

    万般无奈的明月告别父老乡亲,在万家人愤恨的目光里,离开了这个让他留恋又毫无牵挂的小山村,他要去找风铃,要去找风二叔和二婶,即便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最亲的人。最他的人——

    然而又是一年多过去了,明月也好像没有了消息,小山村外出的人回来后,偶尔相互之间聊天谈起明月、风铃的,有人说好像明月在海市一个很大的饭店打工,专门洗碗的,像是明月,又不像,总之,在这个小山村,明月也许成了永远的过去;但小山村却发生了一个大变化,居然有人在这里修建了希望小学,十里八村的孩子终于有了自己的学校,丝毫不比城里差的学校。可究竟是谁出钱修建学校聘请老师的,却没人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