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忍无可忍(四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第九章忍无可忍

    晚饭之后,老疯子没事又开始对着明月点点戳戳的,明月发现老疯子每一次这样做,都有一遍像是跟以前相同的,而后面的确不一样,就留心去看,最后索靠着墙壁让老疯子点点戳戳。一旁的杨逍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说你个老不要脸的,也多亏是明月,要是换做我,早把你这老骨头捏得粉碎!”

    “关你事!要是看不惯你让我捏,我一定把你蛋黄都捏出来!”老疯子的嘴巴也不干净,而且很不干净!

    杨逍怒道:“臭不要脸的!早晚不得好死!明月,你就不能踢他老小子两脚啊!你小子也太善良了,过分的善良就是软弱!你看看这老东西,脸皮特厚——”

    “呸!老子要是脸皮不厚,能找到这么好玩的方式开心消遣?!告诉你们,这人啊,在世上有些时候就得心黑脸厚!看看那些发家的,有多少是凭借真本事?需要求人,你就的厚着脸皮去拍马,千穿万穿,唯马不穿!心不黑,你就得被别人欺负,狗熊、肥猪、恶狗土匪他们,哪一个心不黑?你只有比他们更黑心才能不被欺负!嘿嘿——”

    杨逍愕然,明月也似懂非懂的看着老疯子,老疯子怒道:“难道老子说的都不对?我告诉你小子,这儿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的,我什么人没见过?嘿嘿,呵呵,就是没见过***女人!说道这女人,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貌材,得到一个女人的心,你就得学会让这个女人开心和放心,让这个女人自己去留意你,一旦一个女人对你产生兴趣,这个女人基本上就可以被你搞定……”老疯子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只让明月和杨逍听得直撇嘴,又觉得老疯子有些话很有道理。

    终于,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了,老疯子总算安静下来,躲到墙角对着墙壁嘀咕起来,“诵经”时间到了。杨逍早已经睡意朦胧,到头就睡;而明月却没有睡意,平静的躺下,思索着老疯子的话,思索着这半年多来所发生在他上的一切事

    “老疯子,你说,他们都是对我好的人,我这么做真的错了吗?”明月不自言自语,又像是真的询问老疯子。

    “什么是对错?坚持你自己的未必正确,也未必就是错。对你好的人,你当仁义;对你坏的人,你当狠毒;对任何人也都是这样的话,你就是对的。小子,黑心厚脸是说做事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狠毒义气,是让你该狠心的时候狠心到不给对方机会,义气呢也要对方心甘愿为你做事。嘿嘿,你出去就知道了,在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都有,真正的朋友是不存在的,最好的朋友也是在一定的利益基础之上的。小子,我跟你说这些,还不是想让你做我儿子,你都不愿意,老子还***真有点伤心!睡觉啦,不理你了!”老疯子说完到头就睡,不一会儿鼾声大作,明月却并不觉得烦人。而杨逍,已经无奈的用衣服蒙住了脑袋。

    接下来的几天,郭金泉等人好像老实多了,并没有再去找明月什么麻烦,这让明月很郁闷,也让杨逍觉得异常,上午干完活儿休息的时候,杨逍和明月在一起休息,对明月说道:“你可得小心点,狗熊这家伙心黑着呢,几天没动你,一定有更大的谋!”

    “谢谢,你放心,他们没机会了。”明月笑道,这几天下来,明月还真想试试老疯子教他的那些玩意儿,好像是《神农医经》上的针灸术吧,按照上次收拾土匪秦虎和他的两个爪牙来看,用来点也未尝不行。明月很感激老疯子,这老小子教给他的,可都是失传的玩意儿,只是明月不知道老疯子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神奇的本领又怎么会坐牢。

    上午好不容易干完了活,休息了一会儿,一帮囚犯回去洗澡。浴室内,狗熊郭金泉舒坦的泡在池子里,两个犯人给他捶肩揉腿的,胖三和李涛跟几个犯人在一起打打闹闹的说着荤段子,土匪秦虎和野狼丧彪也跟郭金泉躺在一起,享受着小弟们的按摩,时而不时的看向明月。突然,几人相互一个眼色,同时扑向明月。

    明月早就注意到了,刚想闪开,没想到后一个人猛然抱住明月,明月顿时被胖三抓着双臂直接抛到水池外,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李涛带着几个犯人一拥而上,对着明月拳打脚踢起来。明月强忍着疼痛,双手直接敲打在一个犯人小腿上,那犯人顿时跌倒,抱着小腿干嚎。果然有效果!明月大喜,紧跟着如法炮制,接连几个犯人被打倒,犯人想站起来,可是那条被明月点击了的腿没有力气,还疼痛难忍,几个人叫喊不止。

    明月一拳击退李涛,胖三和郭金泉、秦虎、丧彪也站到了明月边,眼镜杨逍刚要大喊,就被老疯子一把抓住:“先看看,先看看,明月不会吃亏的,嘿嘿——呵呵——好玩,好玩!”一边说着一边拍掌,让杨逍半信半疑的看向明月。

    郭金泉恶狠狠的瞪着明月:“小子,减刑了啊!嘿嘿,老子非让你加刑不可,想比老子先出去,没门儿!你们两个,上!”肥猪和恶狗哪里还顾得上考虑,立刻扑上去拳打脚踢,虽然没有招数章法,可也让明月手忙脚乱。但随即明月不再闪躲,硬生生的挨了恶狗一脚,却在肥猪的下巴上结结实实的打了一拳,肥猪顿时仰面倒下,吭吭哧哧的挣扎着没爬起来;明月就迎着恶狗的一拳上去,被恶狗一拳打在口,但明月夜在恶狗的口点击了一下,恶狗顿时捂着口咳嗽起来,紧跟着被明月一脚踢得远远的。

    郭金泉、丧彪、秦虎不由得看呆了,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他根本没来得及上去教训明月!明月冷冷的看着郭金泉:“怎么,害怕了?”明月缓缓走向郭金泉:“早知现在,何必当初!郭金泉,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以后,不要再想着欺负人!”说完,直接一拳打向郭金泉面门,郭金泉冷哼一声闪开,顺势一脚踢中明月小腹,明月不由疼得弯下腰去,紧跟着丧彪和秦虎分别按住明月的肩膀,硬是把明月的手臂拧到后背,让明月跪下无法动弹;而郭金泉立刻跳起用肘关节击打明月后背心,啪嗒一声,明月直接趴到了地上。

    郭金泉哈哈大笑着一脚踩着明月后背心:“小子,你以为自己很厉害啊?我看你以后就得被老子折磨!”说完又看看土匪秦虎和野狼丧彪,“嘿嘿,这小子白白嫩嫩的,像不像个娘们儿?嗯——哈哈哈哈——”

    丧彪和秦虎哪里不明白郭金泉的意思,也跟着笑,分别抓着明月的手臂,把明月上拖起来,郭金泉走到明月跟前,弯下腰抬起明月的下巴:“小子,老子早就说过,非让你变娘们不可!乖乖的听话,让老子小弟舒舒服服的,以后跟着老子混,就饶了你!吸吧,吸啊,**的死了亲娘啊,还不快吸——”郭金泉把小弟直接顶到明月面前,一帮囚犯只看得狂笑不止,小弟也跟着起来,杨逍指向干呕,又想叫喊救人,还是被老疯子制止,而老疯子只是冷眼看着郭金泉和明月等人,脸色沉得可怕。

    明月勉强睁开眼睛,也听到了郭金泉邪的话语,此刻被土匪和野狼控制着,根本无法动弹,难道自己真的就要这样受辱,而且是无法翻的奇耻大辱吗?明月猛然瞪大了眼睛,抬起头来看向郭金泉。

    郭金泉不由得脊背发冷,因为明月的目光实在让他心惊。但郭金泉这头凶残的狗熊什么时候有过善念呢?抬手抽了明月两耳光,郭金泉恶狠狠的说道:“吸!吸得老子舒服了,就暴你菊花,哈哈哈哈——”

    明月猛然大叫一声,低下头去直接撞向郭金泉两腿之间,郭金泉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紧跟着捂着腿裆大叫起来,倒下去不断翻滚。秦虎和丧彪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抓着明月的手臂也松开了一点,明月拼命用力挣脱,紧跟着转双手分别抓住丧彪和秦虎的卵蛋用力一握,跟着向上拽起来,只把两人弄得舒服得杀猪一般的惨叫,紧跟直接晕死过去,直的躺在地上还在不断抽搐!

    他***,够狠!老疯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杨逍下意识的捂住下体,其他犯人也是弯腰捂着裆部,生怕被明月看到似的。一切都太快了,也的确让人心里发怵,老天啊,那该是什么样的疼痛感觉,被抓着卵蛋和小弟把人提起来,这以后还能用吗?

    然而明月并没有停止举动,慢慢的走向郭金泉,一边的恶狗、肥猪,下意识的向后退去,谁也不敢去招惹此刻的明月,因为在他们看来,此刻的明月无疑是杀人不眨眼大魔王,是头凶残到极点的猛兽!郭金泉不断的挣扎后退,一边叫喊着,但还是被明月弯腰抓着一条腿拖起来,而明月的另一只脚直接狠狠的踩着郭金泉的小弟和卵蛋,郭金泉拼命干嚎,一边求饶:“饶命!明月,不,你是老子,是祖宗,饶命!啊——”

    明月面无表,冷冷的说道:“舒服吧?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要是不满足你,怎么对得起你呢?”一边说着,又抬起脚来狠狠的踩了下去,郭金泉顿时翻着白眼张大嘴巴,可就是叫不出来,一口气没上来晕死过去,跟秦虎和丧彪一样不断的抽搐着——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