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厚与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第七章厚与黑

    “吱呀——”小铁门被打开,一个狱警说道:“这小子两天多没动静了,会不会死了?要是死了就省事了!”另一个狱警看了看明月:“嘿!这小子也太聪明了,我可是第一次看到被关闭的这么睡觉!”一边说着,一边顺势抓住明月的脚踝拉扯明月,直接把明月拖出来,又踢了明月一下:“醒醒!”明月懒洋洋的舒展了一下子,好像因为太亮的缘故,明月迷糊着眼睛:“什么事啊,提前让我出来了?”

    “呵呵,你小子居然能睡三天?你就装吧,看你能装多久!自己起来,洗漱完毕之后去见王警官!快点站起来,自己走!”狱警怒道,他想看看明月是否能自己站起来,按照以往的经验,但凡被关了三天的犯人,无论哪一个出来的时候都是濒临晕厥的状态,被拖着能勉强走两步的也不多。

    明月慢慢腾腾的站起来,原地活动了一下手脚,又蹦跳了两下:“多谢了,好舒服——”一边慢慢的走向浴室。两个狱警只看得目瞪口呆——这小子三天之后从黑牢出来,居然就能蹦蹦跳跳的,可能吗?难道这小子不是人?!可明月真的自己去洗浴完毕,顺势洗洗衣服,然后直接去见王斌,两个狱警带他去吃饭,谁知又被明月雷得不轻:“我现在不饿!”三天没吃没喝,难道这小子成神仙了?两个狱警简直无法理解,却又不得不信眼前的事实,还是带着明月去见王斌。

    看到明月精神并不萎靡,王斌也有些意外:“怎么,没什么不舒服吧?”

    “谢谢王警官关心,我没事。”

    王斌点点头:“没事就好。明月,我已经关照过郭金泉他们,如果谁再惹是生非,一样都要关闭。这一次是你没有主动报告胖三惹事,而胖三也被你打得不轻,所以没有关胖三闭,你不会有意见吧?”

    “那不关我的事。我只知道他们谁欺负我,我就要反击!”明月淡然说道,但语气很坚决。王斌笑笑:“有很多事,不需要太过于强硬的,要学会有韧,有些时候,屈服未尝不是一种生存方式;等你具备了一定的能力,也就不需要屈服了。”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份文件递给明月,“你好好看看,这是一份关于你的材料。上面说,你的强未遂罪状证据不足,而过失杀人,也是因为在特殊环境下的自我保护,可能有些过度。所以案子会重新审理,而你的刑期也会降低到五年之内。明月,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不像是坏人,现在看来这份文件印证了我的观点。好好改造,争取早出去,如果表现的好,我会帮你申请减刑,这样,也许一两年你就能离开这里。”

    “谢谢——王警官!多谢!”明月深深的吸了口气,此刻百感交集,双目之中隐含泪珠,却没有掉落。明月知道,这一切必然是风铃的缘故!

    王斌也很感慨的笑笑:“跟我说说吧,上面也需要一份材料,你的叙述。无论你说与不说,上面都要调查,真相就是真相,你也隐瞒不了,不是吗?”

    明月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在王斌的示意下坐到椅子上回忆起来:明月从小是被风铃的老爸风二叔收养的野孩子,风铃今年十八岁,山村里的大美女,从小把明月当成亲弟弟一般疼。那晚,也就是明月初中毕业,而且拿到县城最好的高中的通知书的当晚,风铃和明月在村口的大树下乘凉,村支书的儿子万百顺和几个**凑了过来,万百顺当场要跟风铃做朋友,几个**帮衬着要把明月拖走,风铃也被万百顺抱着拖进杂树丛。明月狠命挣扎,最终挣脱出来,顺势拿了一块石头冲进杂树丛,狠命的砸向万百顺……

    万百顺死了,可风铃虽然没有被玷污,衣衫却被万百顺撕得无法遮体,就在这时几个地痞到了跟前,硬说是明月想要强暴风铃,而且把明月的衣服死光,硬是按着明月,死死的按着风铃,把明月和风铃压在一起照了一张相片,又把两人困在一起带回村子——

    然后,一切就都有了定论:明月强未遂,万百顺等人上去阻止,明月逃跑的过程中失手砸死了万百顺,即便风铃百般否认,但明月还是接受了这个判决,因为明月不能让风铃背上勾引万百顺或者勾引明月的罪名;而且风二叔恨不得宰了明月,风二婶哭得死去活来,村民们恨不得活剥了明月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面对乡亲们,明月生不如死!

    王斌点点头:“风铃所说的跟你一样。明月,你承认罪行于事无补,反而会让人嘲笑风二叔养了一头白眼狼;也让风铃无颜呆在村里,万百顺一家也借这个理由威风铃嫁给万百顺的弟弟万百富,所以风铃逃到县城找律师,后面的事我想你可以想象出来了,几个参与犯罪的**都老实交代了。不过现在风铃失踪了,这是她临走时给你的信,你看看吧。”

    明月一时间心如刀割,打开信封,娟秀的字迹明月一眼就认出是风铃的字迹:“明月,亲的小弟,姐对不起你,无论如何,姐无法承受你无端坐牢的事实。你真的做错了,无论怎样,你都无法维护姐的清白,因为姐本来就是清白的。现在一切都说清楚了,相信你也会很快出来。姐走了,姐无法再面对你,正如你也无法面对姐一样。不要自责,即便你跟姐有过那么亲密的接触,可一切都是被迫的,姐从来就没责怪过你。爸也跟我说过,等到我们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就把姐许配给你。现在,爸妈希望你出狱之后,能够回家,他们相信你是个好孩子。姐走了,不要找我,也许等哪一天,姐想回家了,想你了,就回去找你。保重!你最亲的姐姐:风铃——”

    明月再也无法抑制泪水,任由泪水喷涌而出。王斌起拍拍明月的肩膀:“小子,记住了,报恩不但要讲事实,还要注意方式,你承担了所有罪责,怕的无非是担心风铃的清白,担心万家找风铃一家人的麻烦,可事实况你等于白坐牢。回去吧,等待新的判决,相信你很快就能出去。”明月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缓缓鞠躬退了出去。

    王斌打开另一间房门,两个警察放下笔,看着王斌,一个说道:“嘿嘿,看不出来,你小子有长进!”

    另一个接口道:“王大队长好歹也在这里几年了,跟犯人打交道,什么样的犯人没见过呢?我得考虑一下是不是让方局把你弄走!多谢了哥们儿,我们这就回去汇报。真看不出来,这小子居然仗义,就是年轻了点,把事想得太简单!”

    王斌笑道:“滚吧,你们两个小子不也是听得激动流泪?嘿嘿,等我回城休假,别忘了请我喝酒!”一边说着一边把两人送走。

    回到牢房,很意外的是,明月看到了眼镜杨逍也搬入他们的牢房。明月感激的看了杨逍一眼,两人同时点点头。明月没有理会对着墙角嘀嘀咕咕的老疯子,而是看着手里的那封信,一遍又一遍的看,眼睛再次湿润了。

    杨逍凑了过去,直接把信拿过来,看完之后也不由得狠狠拍了一下明月的肩膀:“你小子行!是个男人!可惜啊,你这么承担所有的过错,真的一点用都没有。现在可好,你姐走了,那个万家还不依不饶,唉——恶人就是恶人,再退让也不会让他们满足的!”

    老疯子呵呵一笑:“他当时做的没错。嘿嘿——见过山里下大雪吗?大雪过后,一般树木的枝丫都会被积雪压断,或者被大风刮断;唯独松树一类的树木完好无损,因为它们会弯曲,冰雪消融之后,还会恢复原来的生机;还有那大雪覆盖下的麦苗,被石块压在下面的小草,也都是学会了弯曲才能更好的生存。当初他要是跟万家拼死拼活,不但现在是死罪,连带风铃和他老爸老妈一大家子都得完蛋!不过现在好了,一切都正常了,嘿嘿——说白了,这也是当今社会必须要学会的厚与黑……”

    “你怎么知道的?!”明月怒视着老疯子,他从未跟老疯子说过,老疯子不可能知道真相,这封信也只是杨逍刚看过而已!

    老疯子打着哈哈:“你梦里自己说出来的,我不想听,你非说不可,能怪我吗?”

    “呃——”明月无语了。老疯子又转过来走到明月前,猛然朝着明月上点点戳戳的说道:“记住了,我都点了你的哪些地方,臭小子,早就知道你会提前出去,也不多给我一点时间!来不及了,从被抓到判刑,再到新的判决下来,可就半年过去了,你最多在这里呆两三年,表现得好的话,新判决这边下来,最多一年你就能出去……”

    杨逍有些糊涂的看着老疯子异常的举动,而明月却好像知道老疯子要做什么似的,只是对老疯子呵斥两句,并不阻止老疯子看似怪异的举动。

    好不容易等到冷疯子消停了,明月才松了口气,看看愕然不已的杨逍笑道:“他就是这样不可理喻,习惯了就好。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杨逍摸摸脑袋:“也没什么大事,我上网,看到一个网页好玩,就想打开,可是打不开,我就想方设法的打开了,结果看到了网页。”

    “那也没什么啊?一个网页谁不能看呢?”明月愕然了。

    “就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就没事进去看看,第三天我看得太入迷了,就忘了改变自己的IP地址,结果被警察找到家里,然后就来了这里。”

    “啊——?”

    杨逍嘿嘿一笑:“我算了一下,按照网页上提供的内幕消息,我在短短的三天只见内,利用黄金买卖买空卖空就赚了三千万,好在我把这三千万都还给银行了,所以才判处我八年,现在已经过了三年多吧,嘿嘿,你十六岁进来的,我十八岁进来的,你比我厉害!”

    这一次,明月是彻底无语了!这该死的杨逍,简直就是个超级黑客和超级盘手,现代社会的超级人才啊!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