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冥想的好处(一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第六章冥想的好处

    一个人专心致志的做一件事,往往在休息乃至睡觉的时候都不断的思索如何解决其中最苦难的那一点。明月现在就是牛顿状态或者因斯坦状态,而霍金对于宇宙的思考,则完全来自于想象——也算是一种冥想吧。明月现在需要的就是这种深层的想象——冥想。恰恰明月很偶然的进入了这种空名状态下的想象。

    脑海深处,一片气团中密集得无法形容的亮点在迅速运动,相互碰撞,突然之间气团好像无法阻止亮点的撞击而爆裂,然后有些亮点结合在一起形成更大的亮点,悬浮在脑海里,而那气团依然在不断的扩散,仿佛一个人的想象空间有多大,那些气体就能扩散多远。最后除了那数不清的大的亮点之外,一切都变得清澈而幽深。明月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这不就是宇宙的爆炸学说吗?天哪,难道自己梦到的居然是宇宙演变的过程?明月摸摸脑袋,才意识到他居然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

    明月糊涂了,而让他奇怪的是,老疯子居然没有了鼾声,细微而深长的呼吸很均匀!而此刻,窗外也露出早晨的阳光,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难道在这牢房之内,也能感觉到美好?

    重复的一天开始了,在这里,没有新的一天,劳改农场的大豆地内,豆苗刚好两寸高,正是草儿疯长的时候,上千亩的土地,要干完也得十天半月吧。当然,一旦豆苗长起来之后草儿自己就会消失,此刻面对这些豆苗和杂草,明月突然更为深刻的理解了一个词语:此消彼长!这不也是豆苗和野草的相生相克吗?

    “小子,发什么呆啊,今天的活儿还是你一个人做。咱们十二人,一亩地,一共一个小时的时间,现在可都是你自己的了!还***愣着干嘛啊,干活!”肥猪胖三呼哧呼哧的喘息着,朝着明月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天气虽不太,可对于肥猪来说无疑是得要命。

    明月转头看了看肥猪:“老子今天只干自己的那份!”

    肥猪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肥肥的腮帮子颤抖着:“嘿!你小子今早晨吃药了,牛了是不!老子告诉你,今天就得你做!”一边说着一边抬脚去踹明月。

    明月哼了一声,猛然挥动锄头,木杆儿直接扫到肥猪的踹来的小腿侧面,肥猪不由得嚎叫着抱着小腿:“**——”不等肥猪开骂,明月又挥舞了一下锄头把,啪的一声直接抽打了肥猪的腮帮子,让肥猪顿时呜哩哇啦说不清楚了,但肥猪不是憨憨的肥猪,而是凶残的野猪,忍着疼痛飞扑向明月,双手去抱明月的部和手臂,一旦被肥猪抱住,明月必然会被肥猪死死的压在下,被一个二百来斤的人直接压倒,只怕明月刚刚愈合的肋骨又要断裂。

    但明月很灵巧的跳到一边,让胖三扑空,不是明月的速度快,而是胖三的速度实在有点儿慢。继续挥舞着锄头把,明月只抽得肥猪不断惨叫,然而肥猪终于还是保住了明月,死死的把明月直接压倒,明月只觉得口巨疼,虽然没有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但也不能保证旧伤复发。明月猛然抱住肥猪的脑袋,直接抬头用自己的额头撞击肥猪的额头,接连嘭嘭几声,肥猪有些晕乎起来,而明月也是眼冒金星。

    感觉到肥猪的压力减轻了点,明月猛然用力,把肥猪推到一边,顺势坐到了肥猪的口,一手抓着肥猪的领口,一手握拳使劲的猛砸肥猪的面部,顿时,肥猪干嚎着口鼻窜血。“嘭!嘭!”明月只觉得后背剧痛,恶狗和一个囚犯同时用锄头把儿击打着明月后背,而明月居然忍受住了,还在不断的捶打惨叫的胖三!

    恶狗气急败坏的上千一脚踢过去,明月顿时被踢到一边,恶狗看了看面部变形、口鼻流血不止的肥猪,又看看明月:“我靠!你小子***疯了啊!弟兄们,给我上,叫这小子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人!”一边冲过去挥舞着锄头砸向明月,几个囚犯也狠的笑着跟了过去。

    老疯子大叫起来:“杀人啦!要杀人啦——”

    远处的两个狱警闻声看过来,一边吹着哨子一边迅速跑来:“住手!谁闹事关谁!”到了跟前,狱警怒道:“怎么回事!一大清早就不安分,都不想好了是不!你,怎么流血了!快说,跟谁打架!?”

    “是我。他要我把所有的人的活都包了,我不干,他就先动手,我也没客气。”明月头也不抬地说道,慢慢爬起来,恶狗和几个囚犯早已把锄头扔到一边,恶狗还做好人似的去拉了明月一把。自始至终没出声的郭金泉嘻皮笑脸的走过来你:“警官,胖三的确有点过分,可这小子也太狠了,你看看把胖三打的,李涛他们要是不把两人分开,只怕胖三就被打死了。”

    “都不是好东西!”另一个狱警说道,上前铐了明月和胖三,“每人三天闭!走!”明月没吭声,转就走;胖三则苦苦哀求,不断推卸责任,又不时去看郭金泉。郭金泉点点头,胖三才懊恼的转离去,余下的人只好拿起锄头去干活。

    郭金泉走到老疯子跟前:“老小子,以后再多事,就让你直接死在牢里!”老疯子唯唯诺诺的缩到一旁,郭金泉才冷哼一声,狠着脸磨磨蹭蹭的锄草。

    所谓的关闭,就是蹲黑牢:牢房狭小,高度不过一米,长也就一米半左右,宽不过一米,一个人在这样的狭小空间之内,绝对站不起来,除了蹲着就是贴墙而坐,稍微高一点的可能还无法直脖子。

    明月不是很高,但脖子还是无法直,好在明月利用对角线最长的原理,还是找了道最佳方式:靠这里面墙角坐下,双脚伸向对应的墙角,总算能将就着半躺下。三天的时间啊,这三天该怎么过去呢?不会有吃的,也不会有喝的,三体过去不死也得被憋疯!所幸在小铁门上方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总不至于太黑,可惜能看到的也只是一米开外的一堵墙而已。

    一个上午,明月觉得很无聊,好在他能够睡觉,然而到了中午,明月无论如何也无法睡着,无形的憋闷让他很快汗流浃背,狭窄的空间内,温度似乎也迅猛的升高,让明月更加烦躁起来,最后化作一声声的吼叫,直到声音嘶哑了,有些虚脱了,明月才无力的贴着墙角喘息着,而一双眼睛已经泛红,不是流泪,而是内火攻心!

    不断的用脑袋撞击着墙角,明月真想把自己撞晕过去,可是那墙壁好像很软,根本就撞不晕!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明月继而发狠的踹着小铁门,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大约半个小时后,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紧跟着小铁门被打开,两个狱警把明月拖出来就是一阵橡胶棒砸下去,一个还怒喝着:“小子,你想找死啊,再不老实就多关你三天!”

    十几棒子下去,明月几乎昏厥,又如同死狗一样的被塞进黑牢,继续关闭。但明月真的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漆黑一片。明月只觉得手臂麻木得几乎没有知觉了,好不容易挣扎着恢复到最佳姿势,才觉得两臂针扎一样的疼痛难忍,原来被塞进来的时候,双臂都被压在下,此刻血脉恢复流通,当然异常难受。

    但紧跟而来的饥渴和饥饿感让明月更加难受了,体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心跳得厉害,有种要虚脱的感觉,明月不敢动弹,好在没有大小便的感觉,因为明月知道,在这三天之内,他的大小便都要在原地解决!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明月不由得凝神去听,难道是老疯子来了?明月有点儿惊喜!很快,脚步声到了铁门外面,明月贴到小铁门跟前:“老——老疯子,老不死的,是你吗?”

    “我可不是那老怪物,不过是他让我来的!接着,别弄坏了,这三天,你可就只能有这一点喝的,别想吃东西了!不要怀疑,我是那个戴眼镜的,嘿嘿,除了我没人能帮老疯子给你送来这点水!我走了,老疯子让我告诉你,没事的时候就睡觉想漂亮女人!”明月下意识的伸手探到孔洞处,小心翼翼的接着软软的一包东西,慢慢的扯进来,才意识到是用不大的塑料袋装的水,但没有食物!

    有了这点水,子好过多了!明月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大口,急忙把袋口扎紧,小心放到墙角,回想着戴眼镜的家伙,想起来了,那个面色白皙的,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戴眼镜,模样帅气,好像叫杨逍吧。

    十几个犯人当中,除了老疯子没有对他动手过,也就只有杨逍没动过手。明月不冷笑了两声,随即慢慢的靠着墙脚半躺着,双手放在小腹上,慢慢的均匀呼吸,尽量让自己安静下来,极力去回想老疯子嘀咕的内容,一开始有些地方不连贯,慢慢的好像自始至终都通顺起来,仿佛所有的“经文”本来都知道似的,明月也开始一遍遍的默念起来。

    渐渐的,明月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空明的状态——冥想!明月不知道自己到了那里,意识和体好像完全脱离了,体在黑牢之内,意识却到了黑牢之外!他仿佛能看到老疯子对着墙角嘀嘀咕咕,也好像看到了远在小山村之内的风铃面对月亮流泪,长吁短叹……

    慢慢的,明月好像什么也看不到了,眼前一片黑暗,又好像有光线,总之,明月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确切的说应该是他的意识思维处于一种游离状态,而体却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只是明月不知道这种变化,也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变化。

    当然,明月更不知道这冥想此刻对他的好处:三天的时间好像并不足以让他冥想,再来三天他也能轻而易举应付过去,这就是现在明月学会冥想的好处吧。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