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学会忍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十天的光景过得很快,这十天里,明月虽然没有出去干活,却总是被老疯子指指戳戳、摔摔打打的,明月先是忍受,然后是反抗,到了最后连反抗的兴趣也没有了,任由老疯子拍打,因为明月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反而觉得被老疯子拍打之后,全舒畅,竟有些上瘾了,据说城里有种按摩的地方,只怕那里面的小姐也没老疯子做得好。

    更为难得的是,明月知道老疯子是在给他疗伤,而且在变相教他这些疗伤的方法,除了感激之外,明月并没有觉得兴奋,反正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学着玩吧,权当消遣打发时间,因为这二十年的时间,明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过去,二十年后,明月都快四十了,到了那个时候还能做些什么呢?明月显然消沉起来。

    如果换作其他人,也许会欣喜若狂,因为老疯子显然是个奇人异士。但明月早已无所谓了,他只知道现在生不如死,他只想毫无牵挂的离开这个让他痛恨而厌恶的世界,因为即便他牵挂风铃,也毫无作用!可是,明月死不了,他不知道在这个样的地方,还能有什么方法去死,也许,跟恶狗他们继续较量下去,终会有一天被打死吧。

    第十一终于到来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小子,多忍着点,不到最后关头不要反抗,被人折磨不是坏事,最起码能让你学会冷静,嘿嘿——哈哈——”看着明月收拾东西要出去开工,老疯子略带喘息的说道,一边蹦蹦跳跳的出了牢房。

    明月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也不管老疯子有没有听见,可明月心里却在思考老疯子的话,这像是疯子说出来的话吗?那时候如果自己忍耐了,又怎么会过失杀人,让风铃蒙羞呢?明月悔恨的甩了一下脑袋,在狱警的催促下低垂着脑袋走出牢房,站到队伍之中。

    王斌看了看明月:“抬起头来,明月!”明月缓缓把头抬起来,见明月脸色红润,相貌端正,虽然不很帅气,却让人觉得是个义气的人;王斌不由得眼睛一亮,心里更觉得明月不像是犯事儿的人,随即点头道:“恢复的不错吧?应该是软组织挫伤,要是肋骨断了,你早受不了!大家都记住了,认真干活,争取减刑早出去重新做人!郭金泉,你给老子听清楚了,要是明月再受伤,我就申请法官给你加刑!哼哼,剩下的这两三年,你不想出意外吧?”

    “嘿嘿,王警官教育的是,再过两年我就能出去,怎么会给自己找麻烦呢!您放心,嘿嘿——我一定照顾好明月小美——小弟弟!”郭金泉点头哈腰的说道,等王斌转离开,又扭头恶狠狠的瞪了明月一眼,明月好像什么也没看到似的,跟着队伍出去劳作。

    地头,郭金泉把锄头扔下,肥猪胖三和恶狗李涛也跟着把锄头扔掉,又瞪眼看着其他人,其他罪犯也急忙扔到锄头。恶狗晃悠到明月跟前:“小子,听好了,这十天来,都是咱们帮你干活,从现在开始,十天之内所有的活都是你干!最好别跟那该死的狱警说,哼哼——还有你,老东西,干活,快点!”

    明月抬头看了看恶狗,恶狗下意识退开两步,一手捂着被咬掉的耳朵,瞪着明月没底气的叫骂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的要是不干,老子就把你两个耳朵都扯下来!这小娘们,真***不识抬举……”

    懒得跟恶狗计较,明月抓起锄头除草,老疯子也哭丧着脸跟着干,一边还哈哈嘿嘿的傻笑,只是这傻笑声比哭声还难听。明月干活很麻利,锄草这类活儿,明月**岁就做得很好,因此很快把活干了一半,只让郭金泉犯人看得面面相觑,本以为这下子能让明月常常苦头,看来又白费心思了。本打算好好奚落一下明月的,此刻郭金泉也没了心

    “哟嗬!这娘们似的小子,居然是个干活的好手!”一个犯人忍不住打趣起来,胖三笑道:“你们怎么能看得出来,剥掉衣服,那白白嫩嫩的才真***摸着滑腻呢!!这小子上辈子一定是女人托生,瞧他水灵的,老子真想干他一回,啊嘿嘿——”一帮犯人顿时跟着起哄,戴眼镜的年轻人说道:“算了吧,我看他是个硬骨头,这样的年纪,要么软得像绵羊,要么硬得像石头。”

    “嘭!”恶狗踹了眼睛一脚:“你***,你知道个!他要是石头,老子就是盐酸,泡不死他老子就不是爷们!老子就是用老二也能敲碎了他!”

    “哈哈哈哈——”犯人们又是大笑不止,一个接口道:“涛哥,你就用小弟敲敲看,咱们都现场观看,给涛哥助威!要不我们过去帮你一下?嘿嘿——”

    郭金泉没有吭声,嘴里咬着跟草棒,瞧着还在干活的明月,见几个犯人都看着自己,肥猪和恶狗都是色迷迷恶狠狠的样子,郭金泉向远处看看,却见几个狱警都远远的在树荫下说笑,并不注意这边,而且地头两丛灌木,刚好能挡住狱警的视线,郭金泉吐出草棒,微微点点头,脸上带着邪气十足的笑意。恶狗和肥猪相视一笑,回头瞪了眼镜一下,恶狗说道:“你小子听好了,要是敢出声,老子就先爆了你的菊花!”眼镜不由得缩了一下脑袋,恶狗和肥猪才满意的带着几个犯人走向越来越近的明月。

    “小子,过去休息一下,跟老大说几句话,再给我们赔礼道歉,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怎么样?”肥猪胖三可不是猪脑袋,语气也很诚恳。

    明月当然不会上当,走就注意到几个人嘀嘀咕咕的,现在过来必然没好事,因此明月弯腰继续干活。两个犯人立刻上前把明月的锄头抢下来,恶狗干笑着说:“明月兄弟,好歹以后大家都要在一起混子,彼此有个照应不好吗?再说了,你细皮嫩的,哥们儿可不忍心让你这么干活,嘿嘿,过去休息一下,去老大面前承认错误,我那只耳朵就当时出娘胎就没长还不行吗?嘿嘿,走吧,兄弟!”一边伸手去抓明月左臂。

    明月后退两步:“别耽误我干活,否则,这些活你们自己干!”

    “自己干!谁的谁干!刚才都是跟你开玩笑呢,再说王警官不也关照过了吗,让我们不要欺负你,嘿嘿,好兄弟,走吧。”恶狗笑得更加殷勤,一边朝着几个犯人点点头,肥猪立刻上前抓着明月右臂,其他几个犯人推推搡搡的把明月推向地头的灌木丛一侧。

    明月一边走一边看向郭金泉,但看不出来郭金泉有什么异样,可扫过眼镜的时候,明月发现眼镜焦急的直摇头,心里顿时觉得不妙,而后老疯子也咋呼起来:“不干活你到那边去找死啊!”明月知道坏事了,但想挣脱也已经完了,七八个人围着他一个,推推搡搡,双臂也被恶狗和肥猪控制了。

    怎么办?眼看着就要到了地头,明月突然一声大叫:“啊——”把肥猪、恶狗等人吓了一跳,急忙去捂明月嘴巴,明月顺势咬着肥猪的手指,肥猪嚎叫了一声松开了名一只手,直接一拳打向明月面部。明月没有闪躲,顺势一脚踢向李涛裆部,李涛闷哼一声弯下腰去,捂着裤裆翻滚干嚎。而明月也被肥猪一圈打在额头上,顿时脑袋嗡的一声发运,也松开了口,但明月转就跑,顺势捡起锄头回过来看向肥猪等人,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

    这边的混乱显然引起了狱警的注意,两个狱警跑过来,明月继续干活,其他人也急忙抓起锄头装腔作势,两个狱警冷哼一声站了一会儿,又转离开。郭金泉放下锄头,朝着肥猪和勉强站起来的李涛吐了口唾液:“一群废物!靠!”再看明月,依然弯腰低头的锄草,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郭金泉郁闷得要死,而李涛还是捂着裤裆蹲下去,那表跟死了亲爹一样的难受;肥猪也好不到哪里去,左手被明月咬得见,好不容易撤下衣襟包扎了一下,还是疼得嚯镬直跳。

    没人再去找明月麻烦,因为狱警不时的走过来,而且刚才明月出手的狠辣和凶猛,以及咬人战术,无不体现明月时刻跟他们拼命的架势。所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现在明月是真的不要命了,这些人在蛮横强暴,也不敢轻易招惹敢拼命的明月。

    不大工夫,明月看了看这块地,觉得剩下的半个多小时内完全能干完,就让老疯子休息,奋力继续锄草,很快,在郭金泉等十几个犯人的说笑声里,明月回到了地头放下锄头。郭金泉等人看着比平时平整得多的土地,更是气得鼻孔朝天,吆吆呵呵的站队会去开早饭。临走时对明月说道:“小子,记住了,吃完饭的活儿还都是你的!回去不许乱说,否则有你好子过!哈哈哈哈——”郭金泉得意的带人扬长而去。

    老疯子碰碰怒气冲天的明月,明月顿时冷静下来,深呼吸了两下跟老疯子一起回去,明月知道,他要受的折磨才刚刚开始,但他不会一直被这么折磨下去,他要反击,能忍耐的时候可以忍耐,不能忍耐的时候就反抗,把那些人死死的踩在脚下!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