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挨打会上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老疯子在银针全部消失的那一瞬间突然如同被抽掉筋骨一般的瘫软下去,只是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笑容:“能不能成,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老子最后还是免不了去见阎王爷!哈哈哈哈——呵呵——嘿嘿——”老疯子很快又傻笑起来,但很快他就趴到明月耳边小声的嘀咕起来,一连两个多小时,老疯子不停的在明月耳边嘀咕着,说了些什么,谁也不知道,但老疯子表凝重,仿佛跟明月所说的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

    只是老疯子好像完全忘记了在明月体里的透明银针,没有收回来。其实就是想收也收不回来,那些透明的银针,可是老疯子数十年的修为炼化出来的,此刻完全被明月毫不知的吸收了。

    明月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他再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很轻易的就坐了起来,而且几乎没有感觉到部的疼痛。明月按了按口断裂的肋骨,不怎么疼,不问老疯子:“你、老疯——老人家,我睡了多久?”

    “三天!嘿嘿,这是第三天的夜里。小子,好的快嘛!”老疯子靠着墙壁看向明月,少气无力的说道。

    明月抬起双臂,膛,接连两个深呼吸,只觉得左肋隐隐约约的疼痛,完全没有刚开始的那种连呼吸都几乎疼晕过去的感觉,不由得大为诧异,肋骨断了,虽然没有刺穿肺部,但也不可能好的这么快啊。晕过去之后,好像有人在自己上拍打过,难道是这个老疯子帮他治好的?明月不上下打量着老疯子,觉得老疯子突然之间好像更老了,三天的时间,白发多了不少,而且,原来老疯子一双眼睛明亮的,现在却浑浊了许多。

    “你——生病了?”明月问。

    老疯子脸上显出一丝喜色,随即又疯疯癫癫的说道:“我病了?我怎么可能生病呢?在这里都四十多年了,从来老子就没病!说我疯,我看他们都是疯子!疯子,哈哈哈哈——你小子不是疯子,这点像我!小子,我没儿子,给我做儿子怎么样?”最后一句,老疯子说得一本正经,让明月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老疯子嘿嘿一笑:“想做就做,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呵呵——”老疯子手脚并用爬到明月面前,点了明月口一下,明月眉头微蹙,虽然感觉不到断裂的肋骨疼痛,可被老疯子点击的地方却疼得厉害。

    见明月痛苦的表,老疯子拍手大笑起来,紧跟着又在明月上指指戳戳的,明月顿时觉得全撕心裂肺的疼痛,不由得哎哟一声,把老疯子推开,可没想到一下子就把老疯子推得直接撞到墙上,又紧跟着向前趴到上还不断的咳嗽:“你***,你想杀了老子啊!臭小子,这三天的时间要是没我,你能好得这么快!气死了,气死我了!儿子要杀老子了——”老疯子抓狂的叫喊着,明月傻呆呆的看着老疯子抓狂蹦跳,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忍受不了老疯子的喊叫,明月捂着耳朵躺下,不再理会老疯子。

    老疯子眼看着明月渐渐睡着了,猛然跳到明月边,双手闪电一般的在明月的口点击了十几下,明月不大叫一声坐起来,额头直冒冷汗,怒视着老疯子慢慢倒下晕死过去,睡梦中的明月,只觉得好像被人直接掏空了内脏一般的痛楚,以至于醒来根本说不出来半个字又昏了过去。老疯子松了口气:“唉——***,你小子也太快了点,差点就失控了!”听到脚步声,老疯子跳到自己上装睡,面得被狱警发现;很快,脚步声再次响起,狱警慢慢的走远了。

    明月终于再一次睁开了眼睛,只觉得精神了许多,刚想坐起来,却听见老疯子嘀嘀咕咕的声音,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老疯子面对着墙角坐在上,也不知道对着墙角说些什么,总之明月看了好半天,老疯子也嘀咕了好半天,才懒洋洋的舒展了一下子,转过来看着明月:“那边有饭菜,吃吧,多吃点伤才能好的快。呵呵——嘿嘿——”原本前两句很正常,只是加上后面的笑声,怎么看怎么像个老疯子。

    “谢谢!”明月顺着老疯子的手指方向看过去,顿时觉得饥饿起来,下端起饭碗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大吃起来。吃完饭,抚摸着肚子,明月回到边坐下,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二十年啊,难道真的要在这里呆上二十年?

    “哎哟!”明月忍不住大叫一声,原来老疯子又在明月的后背点点戳戳起来。明月刚想生气,又忍住了:“很疼的,老人家,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了吧。”

    老疯子没停止动作,每一次点击都让明月疼痛难忍,而且老疯子还很夸张的笑道:“呵呵呵呵——好玩!老子喜欢这样,你小子算是有福气,凡是被我这样子多戳几下的,再大的伤也能很快好起来,我这可是家传的按摩和理疗手法,除了我没人会。我是华佗再世,扁鹊重生,神农转世,药王脱胎——”依然是前面一本正经,到了后面又开始疯言疯语起来。

    然而明月却是听者有心,回想几天来伤势好得迅速,而且老疯子接连几次在他上点点戳戳之后,每一次都让他觉得舒服,伤势也好了几分,不由得对老疯子的话半信半疑起来,心想也许这老疯子真的有两下子,因此所幸强忍着疼痛,看看老疯子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只是明月分明感觉老疯子在他上点戳的速度很快,仿佛每一秒钟都能点戳十几下,这个速度,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这老疯子,还真有点神奇,明月对老疯子产生了兴趣。

    “怎么样,舒服多了吧?嘿嘿,做我儿子,你要是做了我儿子,我就教你!”老疯子疯疯癫癫的说道,一边凑到明月跟前眼巴巴的说道。

    明月哼了一声:“我都不知道自己老爸是谁,也不知道自己老妈是谁,我只知道风二叔和二婶就是我爹妈!不过,你要是想教我,我还不一定学,那天说不不定我想学了,你再教我吧。”说完躺下睡觉,只让老疯子干瞪眼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咳嗽两声:“嘿嘿——呵呵——有意思,***跟我真像,你***不想学老子也得让你学!”

    不大工夫,明月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老疯子猛然跳下来到明月边,猛然在明月的脑门眉宇之间点击了一下,只见明月顿时脑袋歪向一边,老疯子嘿嘿干笑两声,又凑近明月的耳边嘀嘀咕咕起来,内容居然跟他平时明对墙角嘀咕的一样,足足三个多小时,老疯子才直起子捶捶后腰:“你***,累死老子了!我就不信你还记不住!”只觉得口干舌燥,但也只能咂吧着嘴唇,心满意足的躺下睡去,很快鼾声如雷。

    早晨,窗外阳光照到脸上,明月睁开眼睛,只觉得精神更加充沛,丝毫没有觉得伤处有疼痛感,不由得左臂用力支撑了一下坐起来,依然感觉不到疼痛,明月不惊喜,随即又失落起来:“好了又如何?还不是得在这里继续蹲下去?二十年啊——”

    “嘿嘿——醒了?咱们继续!”老疯子跳起来,颠摇晃着脑袋过来,又在明月的口点戳起来,只是明月感觉不到怎么疼痛了,而且分明还能听到老疯子一边点击一边嘀咕着什么,不由得凝神去听,只是老疯子所嘀咕的,明月愣是听不懂!

    听不懂不代表听不清楚,依稀可以听到老疯子所说的都是一些位,只是这些位明月从来没听到过,除了膻中、天突这些经常提及的位,明月依稀记得是在**正中和骨最下端吧。但很快明月又迷糊起来,好像老疯子说的这些位,他以前听说过似的,就是记不起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听什么人说起过。总之,一切好像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而老疯子点击的地方,明月也好像记得具体位置,就是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和作用,潜意识的,明月开始注意老疯子的手指。

    细长的手指,很纤弱,看上去脏兮兮的确很有力量,每一次点击在明月上,都发出噗噗的声音;而且两只手指的速度很快,眨眼之间就是十几下。终于,明月看清楚了,老疯子一共重复着三动作,每动作要点点戳戳百余下,现在应该是第三遍的第三动作,应该结束了吧。但是明月猜错了,直到第九遍,老疯子才额头冒汗喘吁吁的停下来,回到自己上躺下,还骂骂咧咧的:“你***,承受力强!嘿嘿——呵呵——要是记不住,你就白活了,就得叫老子爸爸……嘿嘿——呵呵——”

    听着老头疯子骂骂咧咧的睡过去,明月一边下意识的回想老疯子的动作,不暗暗感激起来,他知道老疯子绝对在为他疗伤,所以肋骨才会好得这么快!这老疯子,绝对不是真疯!可他为什么要给自己疗伤呢?都要在这里呆上二十年,学了这些东西又能有什么作用!一时间,明月又想到了自己的经历,不长吁短叹,百无聊赖的躺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