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入狱磨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流云天下 书名:繁星逐月
    岭南山野小村,一条爆炸新闻让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明月那小子可真不是东西,风老二养活了他那么多年,他跟风铃也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怎么就杀了风铃的对象呢?还要对风铃动手动脚的,要不是被人瞅见,风铃可就被糟蹋了。唉——这小子真是忘恩负义啊!

    二十余天之后,县城的法庭里,审判长宣读了最终判决:明月,男,十六岁,因成恨,犯过失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强未遂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明月没有上诉,在人们的咒骂声中被带走,在那个小山村里,明月没有丝毫的留恋,如果不是风二叔,明月早就被野狼吃掉了;如果没有风铃,明月也不可能以优异的成绩读完初中并且拿到县城最好中学的通知书。

    但是现在,一切都成过眼云烟,不值得明月去留恋。如果明月还有所牵挂的话,那就是风铃,而明月所作的一切也都是为了风铃;当然这一切都是明月的秘密,真相除了明月、风铃和撞见他们的几个**之外没人知道!

    泽国——八百里湿地沼泽围绕的一片硬土地上,一个方圆二十多平方千米的牢狱,明月只带了一个包裹,除去几件衣裳之外别无长物,被安置到了二号监牢服刑。

    “明月,男,刚满十六岁,过失杀人,强未遂?靠,这小子简直就是无恶不作嘛!把他跟那个老不死的疯子关在一起吧,白天参加农场劳动!”典狱长冯兆坤对二监牢负责人王斌说道,又追加了一句,“狗熊那一组缺人手。”

    狗熊一定给了你不少好好处吧?王斌不皱眉,嘴上却说:“典狱长,狗熊郭金泉可是废了不少人,他那边都是些恶贯满盈的家伙,平时就喜欢惹是生非,这小子要是进去了,不出三天就得出事……”

    “先送过去,让这小子脱层皮再说。”典狱长面无表的说道,王斌不再说什么,立刻去执行命令。在这个与世隔绝的牢狱之内,典狱长无疑是金口玉言,说一不二的老大。王斌只能祈祷明月多求自保了,虽然只在刚才见过明月一面,但王斌就喜欢上了明月,如果不是因为判决书上写的清清楚楚,王斌绝对无法相信像明月这样绵羊一样的小伙子能做出那些不可思议的坏事。只是人不可貌相,也许,在明月温顺的背后,隐藏着无尽的疯狂?可经历过无数犯人的王斌,还是无法找到合适的理由,让他认为明月是万恶之人!

    “郭金泉,这是明月,今后就在你这组里,典狱长让他跟老疯子住一起。我可警告你,不许欺负人,否则我饶不了你!”王斌隔着铁栅栏大声喝道,一边示意狱警把明月放进去。明月没有遭受别的犯人那样的待遇,进来的时候没有挨打,因此看上去依然肤色白皙,模样儿帅气俊秀,可就是没有精神的耷拉着脑袋。

    郭金泉黑乎乎的,一脸横,看上去傻乎乎的,还真像是个憨厚的狗熊,只是知道郭金泉底细的人都明白,“狗熊”的绰号,是暗讽郭金泉如同发狂的狗熊一样残忍。此刻,郭金泉咧着嘴巴走到铁栅栏跟前对着王斌点头哈腰:“谢谢王警官,谢谢!嘿嘿,您放心,咱一定好好照顾这小娘们——这小帅锅!嘿嘿——”

    王斌冷哼一声转离开,等王斌和警员走远了,郭金泉上下打量着明月,其余十来个犯人也都凑了上来等候着郭金泉品头论足之后,也对明月做一番“自我介绍”和“询问”。

    郭金泉并没有开口,而是看了一眼边像猪一样肥肥的胖三。肥猪胖三咧着嘴巴:“小子,你是爷们还是娘们?瞧你长得,老子都***好几年没见过嫩了,嘿嘿!没人教你进来之后该怎么做吗?还不快点趴下给咱大哥磕头、自报家门!”说完,还围绕着明月转悠了两圈,让明月真有些觉得是头肥猪围着自己转悠,鼻息之间也似乎真有股子猪气。

    明月没动,肥猪脸色微变,另一个囚犯恶狗李涛也凑了上来,呲牙咧嘴的呵斥明月:“小娘们,没听见吗?快给老大磕头,兴许兄弟们一高兴就免了你的见面礼,还给你喝!黏黏稠稠的水,哥们儿有的是!哈哈哈哈——”一帮囚犯也跟着狂笑起来。

    “为什么要磕头,谁是大哥?”明月平静的说道,同时也很郁闷,自己怎么就成了娘们,而这些分明都是带把的恶棍,哪来的水呢?

    “咦——!这小子***还真看不出来啊!叫什么,怎么进来的!”恶狗李涛显然也是郭金泉的爪牙,抬手给了明月一耳光,一边大咧咧的咋呼。

    明月缓缓抬起头来,脸上五个指痕清晰可见,但还是平静的看着李涛:“第一次,如果有第二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众人闻言不愕然,齐刷刷的看着明月,只觉得这小子简直就是找死,看来不是活腻了就是脑袋进水了!

    恶狗就是恶狗,怎么会被明月吓唬倒呢?“靠,你小子以为自己到了什么地方,还这么嚣张!老子就替大哥先教训你一下,告诉你今后该怎么做!”说完又是一巴掌抽过去。明月晃了一下脑袋,躲过恶狗的一巴掌,顺势挥手给了恶狗一耳光,抽得恶狗李涛晕头转向。

    “靠你娘——”恶狗疯了,直接扑向明月,明月毫不闪躲,任由恶狗抱着自己,但一双手却不断出拳轰击恶狗李涛小腹上部。李涛只觉得内脏翻江倒海,还是不断用拳头向下砸明月的脑袋,旁边的几个人也都一哄而上,很快把两人分开,却没有停止动作,一起对明月拳打脚踢。明月很快倒了下去,痛苦的翻滚着,忍受着一脚接着一脚的疼痛,但明月始终没有叫出声来,连带着左边肋骨发出的两声喀嚓声之后几乎疼晕过去,明月也只是双臂护着肋骨,没吭一声!明月就是明月,宁可死也不会求饶的主儿。

    所有囚犯当中,只有两个人没有上来凑闹,一个戴着眼镜,看样子二十多岁,好几次张嘴想喊人,却被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捂着嘴巴,而郭金泉狠的回头看了看两人,两人顿时低下头去,只当没看到明月挨打,但脸上却充满了无奈的同

    “快要死了吗?”明月嘴角溢出血水,意识在渐渐模糊,但脸上却露出微笑,也许本来就该早死,省得在这世上受罪。但明月就在活受罪,殴打终于停止了,可明月依然能感觉到自己的口被人踩踏着。

    勉强睁开红肿的眼睛,明月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脸扭曲到了什么程度,而全难以形容的疼痛也让他的神经麻木起来。终于,明月看清了恶狗李涛那张毒扭曲的面孔,也听到了恶狗狠毒的声音:“臭小子,服不服?给老子记住——”

    “我草你妈——”明月压低声音愤怒的诅咒着,猛然双手扣住恶狗的脖子,张口咬住恶狗的耳朵,一声惨叫想起,恶狗拼命挣扎着想摆脱明月,旁边的人也都惊愕的看着,又立刻围上去对明月拳打脚踢,好不容易把明月和恶狗分开。

    明月再一次倒下去,一动不动,恶狗依然在干嚎,捂着左边的耳朵,却不见了耳廓,只见血水向外喷涌;而那边的明月用尽最后的力气咀嚼了两下,吐出几块碎:“要么杀了我,要么就废了我,只要我不死,你们就得死——死!”明月昏了过去。

    众人不由得冒出了一冷汗,即便是狠辣的狗熊郭金泉也心有余悸,他们不明白一个看似文弱得要命的十几岁小子,居然如此的硬狠!这小子难道天生就是个狠角色?“老大,有人来了!”肥猪胖三听到跑过来的脚步声急忙说道,连带着话音也发颤。几个犯人迅速回到自己牢房,还有那个戴眼镜的囚犯和老头,也都不见了踪影。

    郭金泉冲剩下的几人使了一个眼色,胖三对几个犯人说道:“拖到疯老头那边去,还不快点!”几个犯人立刻把明月拖走,扔进一个牢房关上门。“怎么回事!2403,你喊叫什么!”赶过来的狱警呵斥道,“哪来的血!谁受伤了!”

    郭金泉急忙走过去笑道:“意外,都是意外,他自己走路不小心,从牢房出来被门擦掉了耳朵,嘿嘿——送去医务室包扎一下就没事了。警官,给个方便吧。嘿嘿——”郭金泉点头哈腰,李涛也急忙连连点头,痛苦的哼哼着。

    “走路也不长眼睛啊!”两个狱警没好气的说道,也不想多问,因为在这里只要不出人命,任何事都不需要太仔细的询问,而现在只需要带李涛去包扎就行了。郭金泉凑到李涛跟前大声说道:“还不快跟两位警官去包扎!以后注意点!”又压低声音说道:“不许说那小子的事,回头有的是机会收拾他!”李涛哼哼着出了铁栅门。

    回头看看疯老头的牢房方向,郭金泉缓缓道吐了一口气,刚才的一幕让他心有余悸,特别是明月愤怒的眼神,平静的表,愤恨的声音,郭金泉知道这样的人就像是一块顽石,宁可被砸得粉碎也不会弯曲的主儿,今后虽然能调戏折磨那小子,却不能涉及到那小子的底线!郭金泉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横慢慢的舒展开来,看上去真像是一头可的狗熊。恶人的恶,不都是写在脸上的——

重要声明:小说《繁星逐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