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贵客到访

    【推荐满百继续加更,希望宝贝儿们多多订阅!请点击本书封面下方的“我要推荐”,“我要收藏”】

    染儿从一介默默无闻的小丫鬟,一夜间成为了凤鸣楼的头牌,此事一经传开,立刻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非常文学/

    温生生更是将装饰最奢华的闺房赐给了她,让她安心住着。寒初夏这几憋在屋子里,恨得牙根直痒痒。新换的贴丫鬟刚端着沏好的茶水进来,便被她扬手打翻在地上,吓得丫鬟们都不敢踏进她的房间。

    染儿这些子,天天陪伴在三皇子边。嘉和晏似乎对这个乖巧伶俐的小丫头特别上心,就连出去狩猎,也带上她。天气寒冷,嘉和晏怕染儿冻坏了子,特意命宫里的尚服局特意为她制了一件织锦皮毛斗篷,这样的心意,让染儿对嘉和晏的意更深了几分。两人意绵绵,倒也过起了神仙眷侣般的子。

    刚到晌午,厨房便派人送了几道佳肴到紫轩阁,说是司空贺稍后便会过来与舞姑娘一同用膳。

    冷嫦曦靠在软榻上,便已问到了被盖住的菜饭香味儿,肚子不免咕噜噜的叫了两声。她走下软榻,柔声道,“巧荷,你去问问,司空公子什么时候过来?”

    巧荷点点头,刚要转出门,一头便撞上了拔的司空贺。

    “公子?公子,巧荷是无心的。”巧荷捂着自己的额头,连忙赔不是。^/非常文学/^

    “不碍事,启菜吧!”司空贺一点不恼,淡然道。冷嫦曦见他来了,一颗飘忽不定的心似乎也安稳了,行了个礼,含笑道,“念着公子,公子便到了,还真是凑巧。”

    司空贺敛衣而坐,闻言微笑,“这几宫中事物繁多,便没来看你,你倒是悠然自得。”

    冷嫦曦微微颔首,“哪有,我也只是闲来无事翻看几本书籍罢了。”

    司空贺接过巧荷递来的鲜汤,饮了一口,伸伸手臂道,“你似乎很喜欢读书?女子识字的本不多,你不仅识字,还对古籍颇有研究。。。”

    冷嫦曦夹了一口菜,放到司空贺的碗中,心中微微触动,温婉而笑,“公子这话太抬举我了,小时候,我爹是教书先生,所以大字我还是识得几个的。”

    司空贺嚼了几下冷嫦曦夹的菜,凝视着她,似乎来了兴致,“舞凤凰应该是你入了凤鸣楼之后,温生生为你取的名字吧?你本名叫什么?”

    冷嫦曦子微僵,面色竟有几分焦虑,抿嘴一笑,“陈年旧事,不提也罢了,公子只需记得,现下坐在你面前的是舞凤凰便可。”说着,用汤匙又盛了一碗汤,放在了司空贺面前,自己夹起了一口白饭,咀嚼起来。

    司空贺微眯了眼,片刻转念,宁神吃起饭。忽的,似是想到了什么事,“凤鸣楼里先前伺候寒初夏的丫鬟染儿你可还记得吧?”

    冷嫦曦敛起目光,点点头,“记得!”随即,戏谑道,“怎么?公子对她也有几分意?”

    司空贺一听此话,笑逐颜开,“我要是有这福气,当然好,不过,她现下可是三皇子面前的红人。我听闻,三皇子有意接她入皇子府。”

    “哦?是吗?”冷嫦曦听到此话,眼中有了一丝难掩的喜悦。

    司空贺声音清淡的回应道,“只是听说,还不确定。”接着,又埋头吃起饭来。

    两人气氛温和的用过膳,司空贺正留下,忽听门外的管家前来通报,“公子,段小姐登门拜访!”

    司空贺皱起眉,迟疑道,“你去告诉他,我等下有急事要入宫,现在不方便见她。”

    管家闻言,提醒道,“公子,不是段傅罗小姐,是段晓芙。”

    此话一出,司空贺与冷嫦曦两人的子都微微颤动了一下。

    段晓芙。。。冷嫦曦的思绪似乎回到了十年前,那个艳阳高照的下午,他们三人手里握着新摘下的荷叶,奔跑,嬉戏,透着无忧无虑的笑脸。顷刻间,灰飞烟灭。。。

    司空贺着意沉思,回应道,“好,请她到内堂,我这就过去。”说着,站起来,反手握住冷嫦曦的袖口,轻声道,“你先歇着吧,屋外凉,还是少走动些,我去看看。”

    冷嫦曦躬行了个礼,轻笑道,“是!”

    司空贺一路快步,顶着寒风,踏进了内堂,抬眼,便凝视到正品着茶的段晓芙。

    段晓芙站起来,莞尔一笑,“我还以为你有要事,不在府中,想是扑了个空,没想到,倒也赶巧。”

    司空贺坦然一笑,“好一阵子没见了,你又俏丽了不少。和大皇子的亲事已定下了吧?”

    段晓芙本是欢喜,听闻此话,眼眸似乎蒙上了一丝忧愁,酸涩一笑,“皇后的病愈发严重,我和大皇子的亲事暂时被搁置了,这样也好,让我们有时间和彼此再多多相处相处。”说着,颔首注视着司空贺的黑眸,缓缓道,“你呢?和傅罗的婚事什么时候办?我听爹说,过了年你便迎她过门?”

    司空贺转望着沉的天,眉目间藏着几丝感伤,“皇上一道圣旨,我也只能奉旨办事。”言语间,夹杂着些许不得己。

    段晓芙微微失神,苦笑道,“傅罗自小倾慕你,你能娶她过门,她已是喜不自胜。她脾气虽骄纵,对你却是一片痴心。本以为你给她一个侧福晋之名,她会又哭又闹。却不想,她也欣然接受了,这也是好事。”

    司空贺眸里含着猜不透的光,伤感道,“我的福晋之位只留给一人,既然人已死,名位也会为她保留。”

    段晓芙长吁了一口气,“曦儿已经走了那么多年,你依旧还是放不下。若她泉下有知,也会安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密令之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