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相府聚首

    【推荐满百继续加更,希望宝贝儿们多多订阅!请点击本书封面下方的“我要推荐”,“我要收藏”】

    巧荷睁大眼睛,细细一看,低声惊呼道,“小姐!你可回来了!”

    冷嫦曦二话不说将巧荷扶进了屋,一脸责备道,“你怎么大冬天的一个人站在外面,这要是冻坏了可怎么办?”

    巧荷倒不管这许多,只紧紧扯住冷嫦曦的手臂,眸子亮闪闪的轻声问道,“那事成了吗?”

    冷嫦曦淡然一笑,语气坚定,“成了!”

    巧荷欢喜的直跳脚,高呼着,“太好了!太好了!”

    冷嫦曦喘了口气,吩咐道,“巧荷,去给我打盆温水来,我要赶快将这装扮换掉!”

    “是!”巧荷乖巧回应道。.

    拆开了发束,仔细清洗过脸颊,冷嫦曦坐在铜镜前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番。

    对着镜中的自己,她苦笑了一声,真不知是该欢喜,还是忧愁。自己与二十一世纪的那个自己,长相越来越吻合。回想起自己一朝穿越来到这里,已经有十载,真不知道原来生活的那个世界里,都发生了什么改变。

    想到这儿,她心念一动,当与自己一同穿越而来的常牧,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息,不知她究竟在何方,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冷嫦曦想着,抬眼望向了轩窗外那皎白的明月,一缕愁云挂上了眉梢。

    丞相府内,灯火通明,人影攒动。今晚,吏部尚书段卓然携着家眷,以及各种贵重的珍品,前来丞相府给自己的兄长大人提前行个拜年礼。

    正堂内,笑声阵阵,美酒佳肴,两家人正坐在一起高谈阔论,好不闹。

    段傅罗端起酒杯,一脸妩媚,“我敬叔父、叔母与表姐一杯,多谢大伯父在皇上面前替我美言,才能促成我与司空贺的一段姻缘。”说着,众人缓缓举杯饮酒。

    段忠池眯着眼,正襟危坐,声音洪亮道,“傅罗,皇上许你这门亲事,也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你的子有些傲慢,为人处世上,还需向你的表姐多学学才是!”

    段傅罗啐了一口,脸色微红,声音轻柔道,“是!傅罗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都会向表姐虚心讨教的。”说着,目光直落在坐在对面的段晓芙上,今晚,她着一件流彩暗花云锦宫装,素雅而清淡,隐约里,还有一种高贵的气质。五官分明,容貌姣好,大家闺秀,仪态端庄的饮着酒。段傅罗唇角微扬道,“表姐,你和大皇子的婚期也快到了吧!小妹在这里再敬表姐一杯!”

    段晓芙动作优雅的抬起酒杯,和蔼一笑,全部饮下,笑吟吟道,“皇后近子一直不痛快,我和大皇子的婚期也暂时被搁置了。不嫁也罢,反正我还年轻,想再多陪陪父亲母亲。”说着,抬眼望向了段忠池和母亲苏瑾。

    段忠池闻言,大笑起来,“哈哈,都说女大不中留,可没想到我这女儿倒是恋家的主儿,每次见大皇子倒还羞涩不堪!”

    段晓芙面颊一红,轻唤道,“爹爹。。。哪有的事,我和大皇子相处的倒还融洽。”

    段傅罗闻言,在一旁接过话锋,“我听说大皇子为人高傲不羁,对人更是态度冰凉,却不想会对姐姐一见钟。看来,还是表姐的魅力大,这嘉和王朝第一美女的美称,果然是当仁不让啊!”

    段晓芙莞尔一笑,“哪有的事,妹妹再这样的夸奖,倒叫我这个姐姐有些无地自容了。”

    众人闻言,都纷纷笑了起来。

    段卓然微微踌躇思索,道,“哥哥,我听说皇上最近有意退位让贤,可有此事?”

    此话一出,四下里皆安静下来。

    段忠池握着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低笑道,“这人年纪大了,便想过闲云野鹤的子,哪还有心掌管朝政之事。”

    “那。。。皇位之事。。。”段着眼满眼狐疑的问道。

    段忠池大手一挥,高声道,“哎。。。皇位之事,岂是你我能私下议论的,来,来,喝酒喝酒!”说着,自顾自的斟满了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光。

    众人也不再搭腔,喝着美酒,吃着美食,唠起了闲话家常。

    丞相夫人苏瑾押了一口酒,目光落在段傅罗上,疑惑的问道,“我听府里的下人们说,司空贺前阵子从青楼里领回一女子,真有此事?”

    段傅罗手握着筷子僵在半空中,一股子怒气便从脑后袭来,“叔母,此事确是真的,你有所不知,那女子气焰颇为嚣张。见到我,竟也不跪不拜,俨然一副司空府女主人的样子!”

    段忠池闻言,摇头无奈的笑了笑,“傅罗,这男人有三妻四妾本就是寻常事!更何况像司空贺这样的俊朗之人,又深受皇上器重,多纳几门妾侍,又有何妨。”

    苏瑾闻言,淡淡道,“不过,我听说这女子只是住在司空府,司空贺并没有给她任何名分。”

    段忠池欢喜道,“那不是更好,也就是一时兴起的玩物罢了。傅罗,你就不要与她争高下了,以免失了份。后,入了司空府,也要谨记,低调行事, 一切事切勿冲动。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牢牢拴住司空贺的心,此人后必会有大用!”

    段傅罗面色有些迟疑,忽的,换了一副笑脸,回应道,“是,傅罗一切都听叔父的。”

    段晓芙低首吃着菜,眉心微蹙,眼波流转,心里却生出了几分牵挂。这么多年来,她还是未曾将他完全忘却。哪怕,假以时,他已为人夫,她也要嫁作他人妇,自是心中还有着几丝几缕斩不断的牵绊。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密令之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