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独闯凤鸣楼

    【推荐满百继续加更,希望宝贝儿们多多订阅!请点击本书封面下方的“我要推荐”,“我要收藏”】

    “我昏睡的时候,梦见自己冰凉的子被一团气包裹住,是你在搂着我吧?”

    司空贺唇角微微牵动,不解释,片刻,“过了年,我便要迎段傅罗入府,为侧福晋。[非常文学].”

    冷嫦曦听闻,子猛颤了几下,眼角处不免流露出几许失落,却勉强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段姑娘与公子是天偶家成的一对璧人。”

    司空贺冷哼了一声,眼眸逐渐黯淡,“我先回去了,明儿再过来看你。”说着,转就往外走,迈了几步,忽又停下,扭过头淡淡一语,“能和你这样平心静气的说话,真好。”随即,影消失在了门口处。冷嫦曦静静凝视着,举眸一笑,内心浅淡舒坦。

    冷嫦曦的道自从被解开之后,她的武功又施展自如了,巧荷虽不知是怎么回事,不过倒也提起,小姐自从大病初愈后,连步履都变得轻盈了许多。

    岁尾将至,在冷嫦曦的精心调教下,染儿的舞技进步神速。正巧,凤鸣楼除夕前夜的二十九,邀请了各级宾客,前来一聚,共度新年,三皇子当晚也会到场,冷嫦曦让巧荷提前买通了当晚排舞的温旦旦,他倒是和他哥哥一样,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不过,却也念着他确实是喜欢舞凤凰,能为她帮上忙,也算是心甘愿。/非常文学/

    司空贺早早便接到了寒初夏的邀请函,他对她,始终还是有一份眷顾在心头,爽快的答应了。

    天色渐暗,临近傍晚。巧荷盯着司空贺出了府邸,上了马车,疾驰而去。一路狂奔回紫轩阁去报信。低声呼道,“小姐,公子已经出发了。”却见冷嫦曦将头发高高扎起,棱角分明,穿了一淡灰色的长服,手拿折扇,一副男子装扮。

    巧荷嗟叹,“你。。。你是小姐?”

    冷嫦曦微笑点头,眼眸微亮,“怎么?认不出来了?”当年,她和曲莲心学的最出色的便是易容术,不过,今晚只是浅浅画了几笔。

    巧荷一脸茫然,愣了愣神儿,诧异道,“真没想到,小姐的男子装扮竟如此俊朗,我都快认不出你了!小姐,你这装扮,难不成要回凤鸣楼?”

    冷嫦曦淡眉一挑,悠悠道,“正是!你留在紫轩阁,如有什么况先随机应变着,我去去便回。”

    巧荷机敏的点点头,却见冷嫦曦步伐飞快的窜出了房间。

    凤鸣楼今晚灯火通明,楼外的街路上停满了马车,显然达官显赫来的人数不再少数。冷嫦曦四下巡视了一番,手疾眼快从一位刚下马车的中年男子腰间,窃到了一块腰牌,面露喜色的摇晃着子进了凤鸣楼。

    楼内气腾腾,人声鼎沸,放眼望去,她一眼便发现了司空贺。他坐在一个并不显眼的位置,正独自饮着酒。眼风一转,一位着银色锦袍的男子正向司空贺走去,这不是别人,正是三皇子嘉和晏。

    冷嫦曦稍稍低首,顺着人流,悄然来到了二人旁的位置,无声落座。

    “良辰美景,司空公子一个人独饮,岂不是太过荒凉了?”嘉和晏边说边敛衣而坐。

    司空贺并未抬眼,只是浅淡一笑,回应道,“三皇子竟也有如此雅兴,前来捧场,那定是要与您喝上几杯了。”他说着,抬手便拿起酒壶,斟满了另一杯,递给嘉和晏。

    嘉和晏仰头一饮而尽,灿烂笑道,“好酒!好酒!我听说司空公子前几在这里赎了一位倾国倾城的美娘,已接进了府里。今晚,怎么舍下佳人,一人来这里喝起酒来?”

    司空贺饮下一杯酒,面色宁和的回应道,“这襄王有意,神女无心。家中确有美娘,怎奈心思不在我上,反倒惹我生气。不如来着凤鸣楼见见初夏姑娘,心自然大好!”

    嘉和晏闻言,面色僵冷,直言道,“那司空公子恐怕是来的不巧了,我早已是初夏姑娘的入幕之宾,又怎能容其他男人对她有非分之想?”

    司空贺不回应,又饮下一杯酒,徐徐道,“我看襄王有意神女无心这句话,似乎更适合三皇子您。”

    嘉和晏睨了他一眼,正还口,却听见舞台上,悠扬婉转的琴声响起,丝丝扣人,缓缓入心。弹琴的不是别人,正是让嘉和晏思夜想的寒初夏。她一艳紫色锦缎,表冰凉,专心弹奏。

    冷嫦曦轻摇着折扇,第一次细致欣赏起这佳人的琴声,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哎呦,这位爷长的这么俊俏,怎么自己一个人坐在这儿啊?”

    “是啊,瞧这细皮嫩的,真是比我们还招人怜啊!”

    冷嫦曦还未反应,两个嗔的声音便已在她的耳畔不断环绕。她抬眸一望,呵呵,这两位佳人不正是与寒初夏交好的姐妹吗?也好,反正也无事,陪她们玩玩吧。

    “来!美人,坐这儿,坐这儿!”冷嫦曦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便揽一人入怀。

    另一位佳人自是不愿意了,作道,“爷,你怎么这么偏心呢,只对姐姐好,我也要!我也要!”女子说着,抬起斟满的酒杯,递到冷嫦曦唇边,“来,罚酒!”

    冷嫦曦二话不说,一饮而尽。说说笑笑,三人倒也玩的起劲儿。

    寒初夏轻拨着琴弦,心思却全在台下的司空贺上。自从接了舞凤凰入府,他便再未在凤鸣楼现过,而那派去刺杀舞凤凰的张全,也是一去不回。寒初夏内心又惊恐,又惧怕,可过了多这事也迟迟未找到自己的头上,想来,应该无事了。可是,自己也听说,过了年,司空贺便要迎娶吏部侍郎的大千金段傅罗入府,为侧福晋。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密令之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