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冬日凉

    【推荐满百继续加更,希望宝贝儿们多多订阅!请点击本书封面下方的“我要推荐”,“我要收藏”】

    “舞姑娘,我是奉少爷之命,端药给您喝的。”小丫鬟说着,便将药碗递到了冷嫦曦面前。

    “药?我没有患病,为什么要喝药?”冷嫦曦表诧异,不解的问道。

    “这。。。这药。。。这药是凉药,用来避孕的。”

    “避孕。。。”冷嫦曦子一怔,苦笑了两声,自己都忘记了,原来看的那些电视剧小说里,如果男主人不希望宠幸过的女人怀上自己的孩子,必是要喝这药的。现在想来,那男主人定是烦极了那女人,才会这样做。

    她不挣扎,也不反抗,没有犹豫,冷笑着,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小丫鬟将药碗端走,轻合上门。

    冷嫦曦子一软,摊在软榻上。如今,自己没了武功,等同于废人一般,做事也是有心无力。撑着一口气,踩着细碎的步子,轻推开房门,阳光竟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干冷干冷的天,子迎着四面而来的 风,瑟瑟抖了几下。许是昨夜翻云覆雨时,似乎着了凉。

    刚要向前买两步,一下子便撞上了端着饭菜的巧荷。

    “小姐,你怎么出来了,外面这样冷,快回去!”巧荷边说边扯着冷嫦曦进了屋。将食盒放在桌上,把凉了的汤婆子重新灌上水,塞到了冷嫦曦手中,“快捂着,别再冻坏了!”

    冷嫦曦被手心传来的突如其来的乎劲儿,弄得起了一鸡皮疙瘩,“巧荷,司空贺什么时候走的?”

    巧荷微皱着眉想了想,“好像天还没亮的时候,听说是皇后又犯病了,被急召进宫的。”

    冷嫦曦轻轻“哦”了一声,只觉得眼皮有些酸涩,子孱弱无力,头也昏昏沉沉的。

    巧荷见她如此,有些担忧,“小姐,快吃饭吧。今儿厨房的人也不知道是得到了什么消息,给您准备的饭菜特别丰盛。”说着,将食盒里的饭菜拿出来一一摆开。

    冷嫦曦一眼瓢到了那泛着油光的片,不捂着嘴,干呕了几下。

    巧荷忧心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惊慌的问道,“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这几没休息好,犯了什么毛病吧!”说完,自己又“呸呸呸”的吐了几下口水。

    冷嫦曦轻声道,“巧荷,扶我到上躺会儿吧。”巧荷细心的将冷嫦曦扶到上,为她掖好被角,眉毛紧拧道,“小姐,有些白粥,您还是喝几口吧。”

    冷嫦曦微微点头,吃力的吞了几口白粥,越发觉得额头滚烫,脸颊也跟着灼起来。便倒在上,昏昏睡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只是依稀听见自己的头顶上方有人在说话,她想用力睁开眼,眼皮却像是灌了铅般,沉重无比。

    “烧得厉害,巧荷,快去准备水。李管家,去我的药室,拿些退烧消炎的药赶快煎好送来。”

    “是,奴才这就去。”

    冷嫦曦的耳朵里塞满了这些话语,是谁,是谁在说话,是他吗?冷嫦曦只觉得自己冰凉的子忽然被什么东西包围住,竟有了一丝暖意,随即,又沉沉的睡去。

    仿佛睡了很久,冷嫦曦终于有力气将自己的眼睛露出一小条缝隙。稀稀疏疏的光照了进来,有些刺眼,却很明亮。她轻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终于,吃力的睁开了眼。一丝丝的光扑上了自己,她只觉得体已不再冰凉,脸颊和额头也不再炙滚烫。倒是现下,喉咙干涩,焦渴难耐。

    冷嫦曦低呼道,“巧荷。。。巧荷。。。”

    忽的,门被推开,一个高大而拔的影闯进了她的视线。她被带进屋子里的寒风,呛了几口。定了定眼,仔细观望——司空贺,竟是他!

    突然,一个声音惊喜道,“小姐,你醒了!”只见,跟在司空贺后的巧荷一下子扑到了自己的窗前。

    冷嫦曦脸色迷茫,有气无力道,“巧荷,给我倒杯水。”

    “是!是!”巧荷一边点头,一边动作麻利的倒水。

    冷嫦曦撑着手臂,坐起来,捧着水杯,一饮而尽。

    “我睡了多久?”她好奇的问道。

    “小姐,你睡了整整两天了。”巧荷说着,又倒了一杯水递给冷嫦曦。

    冷嫦曦一仰头,又是一饮而光。

    两天没喝水,可把她渴坏了。

    “你的高烧一直不退,要不是司空公子医术高明,您一时半会儿还醒不了呢。”巧荷边说,便给冷嫦曦递了个眼色,随即退出了房间。

    一下子,整个闺房内这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司空贺依旧倚在门口,不动声色。冷嫦曦整个人看起来面色憔悴,头也是昏昏沉沉的。

    她轻咳了两声,虚弱的轻声道,“多谢救命之恩。。。”

    司空贺甩了甩衣袖,微微一笑,“这一烧,倒是把你的脑子烧好了,居然会说谢谢了。”

    冷嫦曦表忽的黯淡,再抬首,却发现阳光浅淡的照在他脸上,羽睫极长,竟如此好看。

    司空贺挪动脚步,走到了窗前,伸出手,厚实而温暖的掌心贴了贴冷嫦曦的额头,语气低柔,“果然是退了烧。等下我叫厨房给你炖些汤品,补补子。”

    冷嫦曦浅笑,喃喃道,“多谢司空公子关心。”

    他目光微微跳动,声音温润如水,“前些子,你被封住的道,我已经帮你解开了。”他顿了顿,疑惑道,“你。。。会武功?”

    冷嫦曦被这话问的有些愕然,低头扯了扯被角,静静道,“小时候学过几招,防用的。”她心下微紧,稍纵即逝。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密令之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