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掠夺

    【推荐满百继续加更,希望宝贝儿们多多订阅!请点击本书封面下方的“我要推荐”,“我要收藏”】

    今晚,外面的风住了,屋内,恬静安逸。

    “小姐,咱们的炭火又快不够了,还得让染儿再托人捎些来。”巧荷说着,将刚沏好的枸杞红茶斟上。

    冷嫦曦押了一口茶,望着窗外,有些无奈,“真没想到,冬天竟如此漫长。”

    话音刚落,“吱呀”一声,门便被重重的推开。

    冷嫦曦抬首,一眼便望见了多未见的司空贺。他今银色金丝长服,外面披了条黑色裘毛斗篷,威风凛凛,气质非凡。

    “公子,您怎么来了,快坐快坐!”巧荷见状,忙起迎司空贺坐下,恭敬的将茶杯斟满,“公子,您多未来,一定有很多话要和小姐说,奴婢到外面候着。”巧荷说着,乖巧的退出了房间。

    冷嫦曦坐着,垂首不语,依旧翻看着面前的书。

    司空贺侧首,盯着冷嫦曦的侧脸,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浮了上来,低语道,“你倒是好子,见了我,也不说话。”

    冷嫦曦心下一动,缓缓道,“公子的心既不在我这里,又何必来我这里找不痛快呢?”

    他思量,眸光微重,眉毛一斜,“不痛快?看来,我倒是天下最笨的人。竟用重金买了一个不痛快。”

    冷嫦曦干笑了两声,“公子这样说,是在自嘲吗?男女之向来讲求你我愿,若是非要强求,恐怕只会适得其反吧。”她口气默然,从始至终未再看他一眼。

    蹙着眉,眼眸深不可测,似一滩黑墨,勾着嘴角,自嘲的笑了笑,随即,紧捏住她的下颚。

    “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我一时兴起的玩物。这样的玩物,若不能令我开心,我毁了也罢!”说着,将她的脸狠狠撇开。

    冷嫦曦稚嫩的小脸,被按出了红印子,可她,依旧一言不发。

    “为何不说话?”他将她压在下,钳住她的玉手,狠狠问道。

    她哑然,究竟要怎样说。。。

    她想了他整整十年,终于再见到他。可她,却不能向他言明自己的份。更何况,他现在是御医,皇上跟前的红人。她背负着血海深仇,绝不能因为一时的动,就坏了自己的复仇大计。

    她欢喜,因为这整整十年的光里,他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她苦楚,因为他只把现在的她当成玩物,连一个侍妾都不如,可她却分辩不得。

    看他的眉眼,还与十年前如出一辙,好看至极,俊朗里却掺着片片妖娆。

    她好想和他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说说话,可是,就连这样的机会他都不给她。

    他的吻霸道无的落在她的脸颊上,啃咬着,吸着。由不得她反抗半分。

    没有前戏,没有抚摸,没有话。

    他大手一挥,便扯了她的亵裤,而进。

    “啊。。。”她痛的眼角渗出了泪。

    他下用着力,伏在她上深切喘息着。

    贺哥哥。。。贺哥哥。。。她擎着泪,好想叫他一声贺哥哥。

    可她却咬破了唇,不敢出声。,任他蹂躏。

    夜幕低垂,冷嫦曦被噩梦惊醒,细汗布满额头。她侧过,借着轩窗外的月光,抬起美眸,盯着司空贺棱角分明的睡脸,入了神儿。

    今夜,他竟没有走。

    冷嫦曦轻抬起手,用白笋尖般的玉手,抚着司空贺浓密的眉。

    她的心,一片悸动,泛起涟漪。眼前的这个人,已与十年前那位温婉柔的少年大相径庭。十年,可以改变太多事,也可以发生太多故事。自己没有陪在他边,如今再见,却形如陌路。

    倏地,他竟忽然睁开了眼。

    “啊。。。”她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在做什么?”他声音低沉,语气冰凉的质问道。

    “没。。。没什么。。。”对上他的眼神,她慌乱不堪,舌头也打了结。冷嫦曦迅速的转过子,背对起他。

    “你想逃?”他口中的气,就在她耳畔吹起。还来不及她回答,司空贺已经用他宽大的臂弯,将冷嫦曦锁在了怀里,侧着子,不由分说,便又一次进入了她。

    他疯狂的律动,却恨不能将她揉进自己的体里。

    贺。。。慢一点。。。慢一点。。。”她实在是疼极了,这样没有前戏的掠夺,只让她对男女之事产生了畏惧。

    “啪”,他大手一挥,重重扇在她白皙的脸上。夜虽黑,可她还是觉得脸颊被打的火辣辣,有些肿痛。

    “人。。。不准喊我的名字。。。叫我少爷。。。”他的话冰凉刺骨,可下却在疯狂的律动,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少爷。。。少爷。。。求你。。。慢一些。。。慢一些。。。”她眼含泪,央求着。

    第一次,她竟这般委屈。面对他,就算她有一的盖世武功,却也无法施展。

    他不管不顾,只是更加疯狂的冲撞着她瘦薄的子。

    贺哥哥。。。你还是曦儿的贺哥哥吗?

    夜,更加浓。芙蓉帐中的两人,已深深沦陷。

    一阵刺眼的阳光,将冷嫦曦从睡梦中唤醒。

    她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许是昨夜太累了,疲惫不堪所致。侧脸一望,司空贺已不见踪影,他是何时离开的,自己都不清楚。

    挣扎着起了,腰却酸极了。

    刚将衣裳穿好,门便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个约莫十来岁的姑娘,看打扮应该是丫鬟,手里端的木盘上放着一碗汤水。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密令之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