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只愿君心似我心

    【推荐满百继续加更,希望宝贝儿们多多订阅!请点击本书封面下方的“我要推荐”,“我要收藏”】

    繁华如梦,觥筹交集,夜幕低垂,星星点缀。

    今晚的凤鸣楼比平里更加闹,尽是达官贵人,份显赫。他们都只为舞凤凰而来,这姿曼妙,倾国倾城的女子,谁不想一亲芳泽。

    冷嫦曦妆容精致的坐在铜镜前,长裙着地。灯火的光影摇曳在洁白的墙壁上,宛如鬼魅。她的唇,红的如血。她的面,白的如纸。她的心,冰的如雪。她的,绝而幻灭。

    “小姐,楼主派人来催了,咱们该出去了。”巧荷站在旁,轻声提醒道。

    嫦曦的娥眉,皱了又舒,喟叹道,“满城烟水月微茫,人倚兰舟唱。常记相逢若耶上,隔三湘,碧云望断空惆怅。美人笑道:莲花相似,短藕丝长。”

    巧荷微微侧首,好奇道,“小姐,这诗真美。可。。。巧荷听的出,这里面有哀愁。”

    嫦曦苦笑,这是当年上学时,自己最喜欢的一首元曲的词,没想到,如今却在这儿感慨而发了。

    还未回神儿,门外便已响起了声音,“舞姑娘,楼主请您下楼呢。”

    楼下已是歌舞声声,丝竹鸣响。冷嫦曦摇着子,由巧荷搀扶着,面无表的走下楼。所有人的目光顷刻聚焦到了她的上。她今晚的装扮艳丽奢华,更像是一位即将要出嫁的新娘。

    温生生摇着绢扇,大喜,扬着嗓子喊道,“来来来,众位爷,今晚我们名动京城的舞凤凰终于现了!今晚啊,咱们是价高者得!舞凤凰这一年的香闺最终会由哪位爷包下,就看您出的价钱了!”

    “十万两!”台下已有宾客高声大喝起来。

    “二十万!”

    “五十万”

    “一百万!”台下的人相继出价,叫喊声此起彼伏,价码也是越来越高。就在众人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一个冷厉而威严的声音从角落里发出,“一千万两!”

    此话一出,周遭人纷纷望向声音的来源。妖娆俊美的男子正双眸凝着冷嫦曦,微微浅笑。

    温生生定眼一看,不一惊,“呦!司空公子!您怎么来这儿凑闹了!”

    司空贺声音冰凉,一字一句道,“一千万两,我要买她一生!”

    话音落,周遭人皆瞠目结舌,惊讶不已。冷嫦曦立着眉,目光直视司空贺,子微微颤了颤。

    “小姐。。。”巧荷感受到她绪的变化,有些担忧。

    冷嫦曦紧握住巧荷的手,面色依旧,压低声音,“我没事。”

    温生生目光一转,狡黠而笑,“司空公子,舞凤凰可是我这凤鸣楼的头牌,我怎可将她一生卖给您呢?”

    司空贺满眼浅笑,“你当然不能,因为她本就是自由,只要她愿意即可。”

    温生生呛了一口,顿时语塞。

    司空贺接着口吻淡漠道,“不过我还是会将这一千万两,赠予温老板!”

    温生生闻言,立刻满脸堆笑,“呦,司空公子,虽然舞凤凰没有签卖契,不过要让她跟您走,还得她自己同意,不是?”说着,转回冲着冷嫦曦使了使眼色,“你自己说吧,你到底要不要和司空公子走?”

    大厅内一下子鸦雀无声,冷嫦曦含着波光的双眸在灯火的映照下,更加明澈。她屏着气,静静望着那近在咫尺的司空贺,片刻,柔声坚定道,“明辰时,着千万白银,百匹布料,十箱珠宝,八匹骏马,凤鸣楼门外接我入府。”

    “好!”司空贺没有丝毫迟疑,语气笃定回应道。

    温生生与巧荷皆是一脸诧异,台下的人瞬间炸开了锅,纷纷议开来,歌舞声,丝竹声又开始不绝于耳。

    只有他们两人,隔着数人,静静相视,默不作声。

    凤鸣楼里依旧歌舞升平,迷离之音绕梁翻转。

    “滚!都给我滚出去!”寒初夏抄起桌上的茶杯,茶壶,摔了个粉碎。就连梳妆台上她最的那一盒珠宝,也被重重的打翻在地。她喘着粗气,额上的青筋挑起,整个人怒火肆意,连眼睛里都布上了血丝。

    染儿低声劝慰着,“小姐,不要生气,子要紧。”

    寒初夏忽闻这劝慰声,反倒更加怒火中烧起来。随手拾起一串珠链,砸向了染儿。珠链重重的打在了染儿的脸上,一阵灼痛。

    “没出息的东西,还要在这儿惹我生气吗?!”寒初夏大喝道,抬起手往染儿的上狠命的捶打了起来,痛的她紧咬着牙,却不敢出声。

    “滚!”

    染儿眼眶红红的退出了房间。寒初夏紧咬着牙根,双拳攒的紧紧的,狠狠道,“舞凤凰!”

    染儿一路跌跌撞撞,强忍着泪水。忽地,听见旁的丫鬟们七嘴八舌的纷纷议论着——

    “舞凤凰这下子可是脱离花海,嫁进御医府了!”

    “我听说巧荷也跟着她一起嫁过去了,继续做她的贴丫鬟。”

    “哎。。。人家命好,像我们只能在这儿服侍那群莺莺燕燕。”

    染儿听到这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直奔冷嫦曦的房间而去。

    “巧荷,有人在敲门,去看看!”冷嫦曦刚洗漱过,巧荷正为她铺着铺。闻声,轻打开门,染儿一脸泪痕的撞了进来,“扑通”一声,沉沉跪倒了地上。

    “舞姑娘,求您救救我。”染儿痛哭流涕的哀求道。

    “巧荷,先把门关上。”冷嫦曦站起吩咐道,随即一把扶起了染儿。

    巧荷关上门,一脸焦急的问道,“染儿,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那寒初夏都拿你出气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密令之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