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价高者得

    【推荐满百继续加更,希望宝贝儿们多多订阅!请点击本书封面下方的“我要推荐”,“我要收藏”】

    一转眼,已是十月末。前几的小雨还夹着一些冰霜,天气越发的寒冷了。冷嫦曦裹着加厚的斗篷,在花园里慢慢踱着步子。

    寒初夏自那去了司空府,已有一个月未回。三皇子每次来见她,都扑了个空。细问下才知道是入了司空府,便不再说什么,只是无奈的离去。凤鸣楼里人人都在传,司空贺要为她赎,纳她为妾。巧荷几次都气不过,要与这散播谣言的丫鬟下人们理论几句,却被冷嫦曦及时拦了下来。

    她明白,他的心里有寒初夏。毕竟,他们相识也有几载了,更何况,以寒初夏那样的容貌,那样的才,那样一片痴的对他,世间哪个男人不会动心。

    花园中的树木枝叶已枯萎,遥遥望去,显得凄清一片。

    她淡然的坐在石凳上,赏析起眼前这一副荒凉之景。

    “我还以为是谁会有如此好的兴致,原来是舞妹妹。”声音纤巧而婉转,不引得冷嫦曦抬起头注视。

    寒初夏一雍容的锦缎长服,外层更是披了一件价值不菲的裘毛披肩。看起来明艳妩媚,富贵人。

    嫦曦礼貌的起了,淡漠一笑,“我当是谁,竟是许久未见的初夏姐姐。”

    寒初夏抬手抚了抚头上的金钗,刻意炫耀道,“有些时没见妹妹,竟消瘦了不少。”

    “是啊,我自然不如姐姐,有司空公子的恩宠在,人也显得格外精神了。”嫦曦垂眸,淡然道。

    寒初夏得意洋洋的抿嘴笑道,“妹妹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我能得到贺的垂,还有妹妹的一份功劳。”

    贺。。。。。。

    她什么时候改口叫他贺了。

    冷嫦曦苦苦一笑,眉心微动,“是姐姐天资过人,才能终获意中人的芳心。”语毕,眸光黯淡,沉默了下来。

    寒初夏闻言,娥眉轻扬,愈发的得意起来,“风有些凉,我也该回去了,等下贺还要过来看我。妹妹也不要呆太久,若是生了病可就不好了。”话落,迈着婀娜的步子,转离去。

    冷嫦曦一片茫然的伫立在瑟瑟的寒风中,叶落枯黄,她的眼角眉梢似是挂上了冰霜。

    “小姐,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巧荷手里握着一个汤婆子,一把塞到了冷嫦曦的手里。“手这么凉。。。”说着,用手背轻贴了贴冷嫦曦的面颊,“脸也这么凉,赶快回去吧。”巧荷搀着冷嫦曦便往回走。

    刚上了二楼,走廊里,一阵嗔的声音便飘进了耳朵里。

    “贺。。。天气这样凉,你要多穿些,不要冻坏了。”寒初夏环着司空贺的脖颈,关切道。

    他黑浓的双眸并未波动,只淡漠了一个字,“好。。。”不经意的侧首,却见冷嫦曦由巧荷扶着,正缓缓向他们走来。

    寒初夏立刻换了神,紧挽起司空贺的手臂,扬起脸,妩媚道,“妹妹刚才还形单影只,这会儿子倒是有巧荷陪伴着,有这样一个聪颖巧慧的丫鬟,还真是好福气,不像我那丫鬟染儿,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冷嫦曦冷哼了一声,回问道,“姐姐是在取笑我没有如意郎君陪伴在边吗?”

    寒初夏闻言,要再说什么,却被司空贺打断了。只见他长眸微眯,戏谑道,“舞姑娘天生丽质难自弃,又怎会没有如意郎君相伴呢!”

    冷嫦曦并不恼,笑盈盈道,“司空公子说的是,今夜,楼主便会为我寻得一位如意郎君,价高者得。本还想让公子来凑凑闹,不过既然现在已有初夏姐姐常伴左右,那便算了。”

    司空贺闻言,笑容僵硬,眉目顷刻凌厉起来。

    却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哎呦喂,我的舞凤凰,你怎么还在这儿啊,给你新做的衣服已经由金缕局的人亲自送来了,快去试试合不合。”温生生的步子迈的风风火火,一个不留神险些撞到了木栏上。他定了定神,微含笑意,“司空公子怎么在这儿站着,初夏你可不懂事了,快请公子屋里坐啊!”

    寒初夏似是被这一语惊醒,恍惚的点了点头,“贺。。。到我的闺房里歇息一会儿吧。我让厨房给你做你最吃的梅花香饼。”

    司空贺屏着气,眉头微攒,环过寒初夏,浅勾嘴角,满眼的宠溺,温柔道,“你可要帮我揉背。”

    寒初夏脸上立刻泛起了红晕,“哎呀,贺,这儿还有外人呢。。。”那眼中,分明是灿烂到极致的华美。

    说着,两人意绵绵的缓缓离开。

    冷嫦曦轻咬下唇,心中略过一丝酸涩。他是故意再向自己炫耀他那无人能及的宠与荣贵吗?

    巧荷帮冷嫦曦换上了新做的衣服,碧霞云纹联珠对孔雀纹锦衣,配上一条暗花细丝褶缎裙。温生生还特意拿出了自己珍藏的水晶钻石簪,嵌红宝石花形金耳环。巧荷细心的帮冷嫦曦装扮上,一旁的温生生不住的称赞,“呦呦呦,美死个人。也不知是哪位相公能如此好福气的拥有咱们舞凤凰姑娘。”

    冷嫦曦不温不火的笑着,心思却不在此。

    染儿小心翼翼的将梅花香饼置放在桌上,毕恭毕敬的退出了房间。

    寒初夏眼含笑意的捻起一块儿,递到了司空贺的嘴边,“贺,尝尝这新做的糕点。”

    司空贺略略凝神,抬手拒绝,目光黯然。他的心不知怎么的,乱极了。似乎就在听了冷嫦曦说的那句今晚价高者得的话后,他便无法再安安静下来。他的心竟被她这样毫无声息的牵绊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密令之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