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苦情泪 热忱心

    【推荐满百继续加更,希望宝贝儿们多多订阅!请点击本书封面下方的“我要推荐”,“我要收藏”】

    温生生故意清了清嗓,一脸狐相,“呦,我说舞凤凰啊,你可是好福气,你看看司空公子来了,第一个就来见你!”边说还不忘便向司空贺抛几个媚眼。/非常文学/

    冷嫦曦冰凉的转过,冷语道,“我不见他,叫他走。”

    这话一出,温生生的眉毛立刻战栗起来,一脸无奈的连忙殷勤道,“呦,我说大小姐您这是跟谁置气呢?司空公子可是咱们凤鸣楼的贵宾。”说着,蹭到了冷嫦曦旁,低语道,“你给我伺候好了,不然咱俩的脑袋都得搬家。”话音落,转便笑眯眯的向司空贺走去,“司空公子,您多见谅,她是怪您这阵子都没来看她,跟您耍小孩子脾气呢。”说着,便向巧荷使了使眼色,随即,两个人便知趣的退出了房间。

    嫦曦不语,依旧用瘦弱的背影对着他。她屏着呼吸,强忍住自己跳的狂乱的心脏。

    忽然,她只觉得一阵暖意袭来,还未来得及反应,她已被司空贺从后紧紧环住。还没来得及挣扎,他已先开了口,“这些子被一些事困住了,脱不开。没来看你,你不许怪我。”

    她的心,顷刻便柔软了。

    不知怎的,鼻子竟有些发酸。微微仰头,将泪倒了回去。

    “放开我!”她的声音凉意无比。/非常文学/

    司空贺轻松开手,疑惑的看着她的侧脸,“你为何这么讨厌我?”

    冷嫦曦冷笑了一声,转过头,对上他深不见底的眸,质问道,“毁你清白的人,你不厌吗?我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司空贺闻言,倒也不恼,只是轻笑了一声,“你越是厌我,我就越要缠着你,让你更厌。”

    冷嫦曦微微凉笑,“呵呵。。。你这些心思,倒不如放在中意你的女子上,或许才会奏效。”

    司空贺不屑,傲然道,“你怎知你就不会变成中意我的女子?”说着,抬手钳住了冷嫦曦的下颚,“我偏要换了你的心智,让你我!”

    “做梦!”冷嫦曦双眸的颜色渐渐凝重起来,口吻强硬。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司空贺冷冷丢下这句话,转推门而出。

    贺哥哥。。。贺哥哥。。。

    这般绝的话,对他说出,她的心瞬间绞痛起来。她多想喊他一声“贺哥哥”,她的话就哽在喉咙里,却无法言明。

    报仇。。。你不配有儿女私,你的目的是报仇!她在心里暗暗默念道,目光愈发犀利起来。

    司空贺刚拂袖而去,那边厢房得到消息的寒初夏便已踏出房门去追寻。

    寒初夏的声音里夹着几分委屈,几分柔,“司空公子!司空公子!”

    司空贺停下脚步,转对上了寒初夏的脸,“初夏姑娘,你。。。”

    寒初夏面色憔悴,人有些消瘦,眼圈泛着湿红,“司空公子,您真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我已经等了好多天了,可。。。可您却。。。”

    司空贺微敛目光,语气温和,“我还有事,改再来看你。”

    “公子!”寒初夏紧拽住他的衣角,眼窝里残着泪,声音哑然,“公子不能留下来稍作片刻吗?只是片刻。。。”寒初夏的声音孱弱,面色苍白,似乎这些子未见,她憔悴了许多。她哽了几下,柔声道,“原来相见公子一面,并不是难事。可如今,却是难上加难。那晚的话,是出自公子的真心吗?公子的心,是不是早已不再初夏上了吧。。。”

    司空贺有些恍然,依稀抬眸,这才发现还有一位梨花带雨的佳人,正翘首以盼着他的到来。他轻抬起手,握住了她柔软的手臂,念起这几年来的种种。她终是在他心中有了一些分量,就算是一位难得的蓝颜知己,也是有的。

    司空贺侧首,心疼道,“随我出去走走吧。”说着,握紧寒初夏的手,将她揽到了自己边,缓缓离开。

    站在厢房门口,默默注视这一切的巧荷不跺起脚,愤怒起来,“呸呸呸!就会在司空公子面前装可怜,对待染儿,却像个毒妇一样,泼辣无!”

    冷嫦曦倚在边,她知道巧荷是在替她抱不平。不知怎的,轻咳了两声,脸色也有些难看,“巧荷,你帮我去厨房拿些润喉的汤水来吧。”

    “是!我这就去!”巧荷动作麻利的退了出去。

    宽敞舒适的马车上,寒初夏紧紧依偎在司空贺的怀中,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讨巧的问道,“公子,你要带我去哪里?”

    司空贺轻轻低首,拍了拍寒初夏的肩膀,声音温和道,“今夜就别回凤鸣楼了,随我回府吧!”

    听闻此话,寒初夏立刻来了精神,双眸忽然闪亮起来,直起子,兴奋道,“公子,此话当真吗?您要带初夏回府?”

    司空贺没有回答,只是紧盯着寒初夏的眼睛,脸上略过几许令人捉摸不透的表,随即,温柔的笑道,“正是,那动,并非一时的冲动。初夏今晚。。。便是我的了。”

    寒初夏感激一笑,心口骤然暖了起来,贴紧司空贺的口,紧搂住他的腰,撒道,“公子,我以后能叫您贺吗?”

    他微笑,默许道,“可以。”

    马车一路前行,驶入了华灯初上的司空府。

    这一夜,外面虽凉意凛凛,寒风骤起。闺房内却烛火摇曳,温暖如。寒初夏衣衫尽褪,在柔软奢华的帐内,含着迷离的眸,细吻无数,伏上了司空贺的。两人火的躯体交织着,纠缠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密令之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