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思相见知何日 此时此夜难为情

    【推荐满百继续加更,希望宝贝儿们多多订阅!请点击本书封面下方的“我要推荐”,“我要收藏”】

    嫦曦闻言,惊诧道,“偷偷?”转瞬,淡然一笑,“你是不是喜欢上什么人了?”

    染儿揉了揉红肿的眼,低声道,“染儿自幼出生在贫苦人家,十岁那年,全家人为了逃荒便来到了京城,可是我与家里人却走散了,当时实在是走投无路,我便在城墙下行乞。寒冬腊月,冷风人,就在我快饿死的时候,一名男子给了我一袋碎银子,那男子有着器宇轩昂的气质,举手投足间尽是王者风范。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俊朗的男子,他那俊朗的微笑,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我不敢想象自己竟这样得救了。后来,几经辗转,我来到了凤鸣楼做起了初夏姑娘的贴婢女。一年前,我又遇到了当年救我的那名男子,可是,谁曾想。。。他。。。”染儿迟疑了几下,终是停顿住,再无法讲下去了。

    嫦曦微微举眸,表淡然,轻声接道,“却不想。。。那男子竟是当朝的三皇子,嘉和晏!”

    话音刚落,染儿讶异的凝着冷嫦曦,惶恐道,“你怎么会猜到!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嫦曦含笑,抬手拍了拍染儿的肩,“三皇子虽生风流,不过乐善好施,这是全天下人尽皆知的秘密。。他慕寒初夏也是大家都知晓的事,今晚刚来给你家小姐献过殷勤,你就躲到这里哭。你中意的人不是他,还会是谁?”

    染儿慌张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死死捏住冷嫦曦的袖口,“舞姑娘,求您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千万不要被人知道。”

    嫦曦起立刻抬手扶起了染儿,关切道,“傻姑娘,我今晚即来到这儿,与你交了心,就是认定了你这个姐妹儿,又怎会将你的秘密轻易告知他人呢。”

    染儿吁了一口气,不住的感激道,“谢谢舞姑娘,谢谢舞姑娘。”

    冷嫦曦将她扶起,借着皎白的月光,第一次细细打量起眼前这模样楚楚的小丫头。五官精致,一双丹凤眼迷离醉人,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些泪水,红润的小嘴紧抿着。样子实在惹人怜

    忽然,一阵惊讶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巧荷手里提着灯笼,疾步凑到了冷嫦曦跟前。打眼一看,更为吃惊,“染儿?你怎么也在这儿?”

    冷嫦曦并没有多言,“染儿受了风寒,你送她回去吧。”说着,解下上的斗篷,披在了染儿小的上。

    “是。。。”巧荷的脸上虽有不解,但也不再多问什么。一手扶着染儿,缓缓向丫鬟们的住处走去。

    夜已黑,风亦凉。吹过脸颊竟也有些刺疼。

    冷嫦曦低眉不语,薄薄的纱裙,随风而

    回来的时候,她缓缓踏上二楼,却听见有声音在角落里窃窃私语。她侧着子放眼望去,原来是寒初夏和一个男人贴着,在悄悄商量着什么事。这男子她认识,是凤鸣楼管杂物的仆人,张全。

    冷嫦曦没有做声,踮着脚,轻一跃,速速离开了。

    九月的京城,天亮的依旧很早。冷嫦曦总是被噩梦惊得冷汗涔涔,夜不能寐。

    只能推开窗,独独盯着微亮的天,听着沙沙轻响的风声。

    司空贺这段时间都没有再来过凤鸣楼,据说是皇后最近子不大舒坦。倒是三皇子来的殷勤些,不过一来就直奔寒初夏的闺房。

    冷嫦曦总是拿出司空贺当年送给她的匕首,盯到发呆。她恨他,恨他毁了她的清白。只把她当成了一个玩物,肆意蹂躏。可她也。。。他。。。不不。。。她轻晃起头,那不是吧,只是多年刻在自己心上的一种思念与寄托。他现在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为了复仇,她无法言明份。如今,就连武功都等同被废,自己栖在这凤鸣楼是现下唯一的出路了。

    “滚出去!”“啪”的一声,一只茶杯被重重的丢到了门外,摔了个粉碎。染儿眼含着泪,蹑手蹑脚的退出了房间。

    “染儿。。。你家小姐又发脾气了?”路过的巧荷见她正弯着子收拾地上的碎渣子,一脸担忧。

    染儿哽了几声,低低回道,“没。。。没什么。。。小姐这几不大好。。。”

    巧荷蹲下子帮她拾起碎渣,无奈的拍了拍手,“三皇子拿她消遣,她便拿你出气。你跟着她啊,以后有你的苦吃。”

    染儿凄楚一笑,不再做声。

    巧荷端着茶进了嫦曦的房间,嫦曦手里正捧着一本书在翻阅,抬眸,轻声问道,“刚才听外面吵吵闹闹的,发生什么事了?”

    巧荷将茶沏好,一脸不悦,“还不是那个寒初夏,天天就只会欺负染儿。有什么不顺的气,都冲着她发。”

    冷嫦曦呷了一口茶,微微凝神,“三皇子最近不是经常来取悦美人儿吗?难道这也能让她不顺气?”

    巧荷扬眉狡黠一笑,“小姐,你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她心心念念的可都是司空公子!”

    嫦曦垂头,浅笑,“罢了,罢了,不与你争辩。”她不知怎的,自己心里不知何时竟有了一丝得意。这样的念头一涌上心,她便立刻惊觉了。

    忽然,门被推开,温生生晃着有些臃肿的子,挪着小碎步走了进来。

    巧荷见状,立刻恭敬了行了礼。

    “楼主,您怎么来了?”冷嫦曦站起来有些不解,可话刚出口,她便后悔了,因为她的目光已经瞄到了,温生生后还站着的司空贺,他的唇角勾着一抹坏笑,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密令之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