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侍寝在即

    【推荐满一百,即加更一篇。请点击本书封面下方的“我要推荐”,”我要收藏“,谢谢宝贝儿们!】

    刚一入冬,宫里的衣服裁作便已做了新的冬服,由内务府送去各宫。

    皇后大病初愈,整躺在上修养。着的锦服,倒也素气了些。立政远远望去倒是清冷了许多。

    这最精致漂亮的华服,自是送到了当下最得宠的升华宫,舞妃娘娘那儿。月怜汐虽从未被嘉和拓也临幸,却一直深得圣宠。这让许多宫里的妃嫔都看了分外眼红。

    初雪不大,刚落到地上片刻,即已化去。

    晨光熹微,月怜汐伫立在轩窗前,瞭望片片晶白,有些雪堵着窗缝,竟堆得颇高。月怜汐长吁一声,眼角眉梢都似有怨。

    侍女真儿迈着小碎步,弓着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娘娘,天儿冷,您别站在窗前吹冷风了。要是冻坏了,皇上该怪罪奴婢了。”

    月怜汐转过,眉心略展,却还是勉强一笑,柔声道,“人人都羡慕我集三千宠于一,谁又知道我的苦。。。”

    真儿抬头小觑,忙安慰道,“娘娘,奴婢看得出皇上是打心眼里喜欢您。”

    月怜汐清浅抬眼,凝着窗外一片素白,片刻道,“这白,真让人动容。若是他能明了我的心意,该有多好。。。”

    真儿站在一侧,低垂着头,默不作声——

    舞妃娘娘的心思,是无人能懂的。在嘉和拓也面前,她是千百媚,仪态万千。可回到自己的寝宫里,却总是一副愁云满面的样子,很少说话。

    良久,门前的侍卫进来禀报,“娘娘,皇上跟前的安陆勇求见。”

    月怜汐轻缓的转过,坐在锦塌上,真儿关了窗,机灵的将镶着裘毛的毯子,盖在了她上。

    月怜汐悠然靠着,一抬手道,“宣。”

    安陆勇端着小碎步走进来,跪倒在月怜汐面前,“给舞妃娘娘请安。”

    月怜汐眉梢一挑,“起来吧。勇公公到我这儿,想必是皇上有什么事吩咐吧?”

    安陆勇切,微微抬头,“回舞妃娘娘。皇上有旨,今晚,宣舞妃娘娘甘露侍寝。”

    月怜汐子一怔,满脸错愕,急声问,“公公可有宣错旨?”

    安陆勇语气肯定的回道,“皇上的旨意,奴才断断不会宣错。”安陆勇抬头小觑月怜汐,道,“望娘娘尽早准备,奴才先告退了。”说着,弓着子,退出了升华宫。

    月怜汐的子一下子就瘫软了。目光黯淡。

    真儿一把扶住了她,安慰道,“娘娘,您没事吧?”

    月怜汐喟叹不已,眉心紧拧,可浑却使不上力气,目光直视着那反着光,冰凉的大理石地面,苦笑道,“该来的总会来,即便再怎样躲,也只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密令之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