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夺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困 书名:绝世霸尊
    第十一章夺剑

    真气无色无状,除了赵天,谁也感受不到它的存在。而现在,赵天感觉到自己只要稍微动一下真气,就能够完完全全的控制姚平蔚手中的青锋剑了。

    “你要找死,这也怪不得我了,不过能够实在我这么一个武道六段的高手的神兵剑下,也是你小子的荣幸了,看剑!”

    运动体内精气,姚平蔚急着回到建宁郡当中去,想要一剑将赵天解决了,但是他却惊恐的发现,原本能够轻易注入青锋剑当中的精气,这一次居然被排斥了出来。

    “呔!”

    面对武道六段的高手,赵天可不能够再坐以待毙了,既然怎么求姚平蔚他也不会给母亲治病了,赵天也就不抱希望了,凭着感觉大叫一声,运动真气,那缠绕在青锋剑上的真气瞬间就渗透了进去,然后随着赵天的一个意念,嗖的一下脱离了姚平蔚的手,反而飞到了赵天的手中。

    “你……怎么可能?驭剑之术,你难道已经达到了武道八段的传奇之境了么?不可能!不可能!”

    痛失青锋剑,姚平蔚一脸的不信与惊恐。能够将精气外放是武道六段才有的本领,通过外放精气加持在神兵上,而达到了武道八段之后,控制精气的能力进一步上升,甚至能够让兵器脱手,直接用精气驾驭神兵,这就是驭剑之术。

    不过,赵天却是不懂什么驭剑之术,他所接触到最高的武道等级就是武道六段了,一生也只是为了这么一个目标而去奋斗,从来没有奢望过能够达到更高的层次了。

    嗡!

    青锋剑一到赵天的手中,发出一阵激鸣,剑锋上掠过一阵青光,显得非常的兴奋,就好像是英才遇主一般。

    “好剑!”

    真气与青锋剑想通,赵天就像是和青锋剑建立了沟通了一样,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青锋剑的绪。

    “好神奇,一柄兵器,居然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不愧是神兵。”

    不释手的摸抚着青锋剑的剑,赵天感觉这青锋剑似乎成为了自己体的一部分,再也难以割舍了。

    “你这臭小子,明明看上去就是武道三段的修为,用的什么古怪手段将我的神兵抢去,速速还来,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镇定了一下之后,姚平蔚发现赵天的确只有武道三段的修为,体内的精气都还没有完全炼化,于是再度双掌化拳,横冲了过来,速度之快,两拳直取赵天的心腹。

    “来得好!”

    不知道为何,一向低调的的赵天一个激灵,体跃跃试,居然好战了起来,真气不断的注入青锋剑当中,青锋剑传来一阵阵兴奋的嗡鸣声。

    轰!

    姚平蔚的双拳打来,拳锋重击,赵天不敢轻视,真气在上游走,速度瞬时间就变得快了十倍不止,一闪就躲过了姚平蔚的双拳,那两拳打在地上,竟然砸出了两个大坑。

    而这个时候,趁着姚平蔚刚刚出了重拳,力气青黄不接,赵天反手就是一剑,青锋剑毫无悬念的从姚平蔚背部刺入,血脉喷涌而出。

    “啊……”

    姚平蔚惨叫了一声,当即倒在地上,不住的鲜血喷涌出来,赵天也有点愣了,就这么简单的,自己一个武道三段的江湖三流高手,就这么轻易的杀了一个武道六段的武林一流高手了?

    青锋嗜血,赵天看了看手上沾满鲜血的青锋剑,虽然他自小就在山中打猎,猎杀的野猪、山鹿无数,但是这却是第一次杀人,而且还是延平府姚家的大公子。

    “天儿!天儿!你到哪里去了?发生怎么了?我们赶快回去吧,不然娘估摸着一会儿天就要黑了。”

    就在赵天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在木板车上的刘三娘两手摸着前方,跌跌撞撞的走下来,赵天赶紧将青锋剑一收,从姚平蔚上把剑鞘扯下,系在自己的腰间,赶上去扶着刘三娘道:“娘,没事,我们这就回去。”

    回头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姚平蔚,赵天狠了狠心,拖着木板车回赵家村去了。

    “反正这些世家公子肯定没一个好人,飞扬跋扈,杀了也就杀了,也算是行侠仗义了。”

    一路上,赵天很快就将杀了姚平蔚的事给抛诸脑后了,反而摸着腰间的青锋剑,一阵兴奋:“这神兵果然是威力十足,不过奇怪,我好像才不过武道三段,为何能够这般使用神兵呢?那姚平蔚先前口中喊的,居然说我有了武道八段才会的驭剑之术,难道说……这都是《炼精化气诀》的功效?那将精气炼化之后产生的真气,居然如此的厉害?”

    很快,回到了家中,安顿好母亲,赵天就开始琢磨着自己现在目前拥有的实力了。

    “这把青锋剑,神兵,武道六段才可以使用的神兵,我居然拥有了。可是,这原本是那姚家大公子姚平蔚的,我夺人之物,本就是不对的,还……杀人灭口……”

    抚摸着青锋剑的剑鞘,赵天微微皱眉,想起今天那一剑将姚平蔚的背部刺穿,血涌如注,心中就不好过起来,陷入了深深地自责当中。

    “不!我没有错,那姚平蔚是世家的人,平为非作歹,如果爹在的话,也一定会为民除害的。这样的神兵在他的手上,只能够平添无数冤魂。”

    这华国一共七十二府,每个府有数个到几十个郡县不等,而且华国是采取世家管制的,每一个府或者郡县最大的一个世家是最大的掌管者,其他的世家作为协助管理。而整个延平府,正是姚家的天下,姚家控制着整个延平府包括底下的郡县,鱼乡里,为非作歹已经是人尽皆知的。

    就是这姚家大公子姚平蔚也有不少的恶名在坊间传闻,赵天就曾经到建宁郡售卖猎物的时候,听到不少关于姚平蔚强占民女的丑闻。

    “以后碰到这样的世家子弟或者恶霸,我还杀不杀?”

    不过一两天的时间,赵天觉得自己的世界完全变了,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老实打猎攒钱给母亲看病的山中少年了。

    “杀!为什么不杀?这样的人死有余辜,多活着一刻都是造孽。”

    咬咬牙,赵天梳理了自己的绪,总算是过了自己内心的那一关,杀人是不对的,但是杀这种“该死”之人却是对的,是侠义的。

    “好!以后再见到这样的,我赵天就见一个杀一个。”

    下定决心,赵天噌的一下,将青锋剑从剑鞘当中拔了出来,青锋剑兴奋得嗡嗡直响,一阵青光在剑锋掠过。

    青锋剑的嗡鸣,激起了赵天丹田内的真气,赵天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丹田内的这些真气居然可以外放到体外,甚至像白天那样隔空纵着青锋剑。

    “鸿德堂的洪老说过,娘的眼睛必须要用精气外放,进行疏通堵塞的部分。现在我这个由精气炼化成的真气,居然也可以外放,是不是也可以用来治疗娘的眼睛呢?”

    从小,赵天就不是一个笨的人,触类旁通他还是懂的,真气与精气到底什么联系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真气是精气精练之后的,绝对比精气更加的高级。

    “娘,你睡了么?”

    来到刘三娘的窗前,赵天轻声道。

    “天儿啊!咋了?娘刚躺下,刚刚你熬的那个药,还真管用,娘喝了以后,眼睛就没有那么酸痛了,精神头也好了许多。”

    听到儿子进来,刘三娘从上倚靠了起来,虽然看不见,但是还是一脸慈的对着赵天。

    “娘,我有个办法,说不定能够治好您的眼睛,现在我先试一试,您别紧张,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马上说,我就立刻停止下来。”

    赵天想了下,还是觉得必须一试,就算有什么危险,只要自己多加注意,真气力度控制得及时也能够避免掉。

    “中!娘听你的,反正娘这么一大把骨头了,有什么不能够试的?”

    微微笑了笑,刘三娘伸出粗糙的收,摸抚着赵天的脸庞,有些向往地道:“天儿,你也老大不小了,娘过几时就给你去找找看,有没有谁家门当户对的水灵丫头,给你先定个亲。那剩下的几个金条,娘给你好好藏着,等你将来去亲过门时候用。”

    “娘,这都哪儿跟哪儿?我才十七,早着呢!好了,不说这个,我给您治治……”

    一听到刘三娘说这个话题,赵天的脸就唰的一下红了,表也不自在,同时脑袋当中,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红衣影子。

    努力甩了甩脑袋,赵天集中精神,按照《炼精化气诀》上的法门,控制着丹田内的真气慢慢的从经脉当中出来,离体,然后进入刘三娘的脸部,慢慢从经脉渗透进去,开始接触到眼部的经脉。

    “咦?这眼部果然就没有那么顺畅了,越往前就越难前进,果然如洪老所言,是经脉堵塞所致。”

    发现了症结所在了,赵天顿了顿,歇了口气,准备一鼓作气,利用真气将这些堵塞的经脉都疏通开来,但是当他正打算这么做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那堵塞在经脉当中的那些不明物体,居然全部开始被真气所同化了。

    “怎么回事?这真气似乎自己在施展炼精化气诀,难道说……这些堵塞娘经脉的都是精气么?”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霸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