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医治方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困 书名:绝世霸尊
    第十章医治方法

    鸿德堂内堂,洪涛大夫端坐,走堂的小厮掀开内堂的布帘来报:“洪老,有人求医就诊。”

    “嗯!”

    洪涛戴着一顶黑檐冒,已经有七八十岁的年纪,看起来却只有五六十岁的模样,两眼精光有神,端坐在看桌前,写着一些药方,听到有人就诊,微微抬起头来,嗯了一声,轻声道:“请进来吧!”

    小厮得到吩咐以后,就来到屋外头的鸿德堂外堂,对着赵天伸了伸手,陪笑道:“赵小哥,洪老刚好有空,可以扶令堂进去了。”

    “嗯!劳烦了。”

    赵天知道小厮伸手是讨要好处的意思,从兜里将早就准备好的几两碎银子交到了小厮的手中,然后扶着刘三娘,掀开布帘,进入了鸿德堂内堂。

    “洪老,这是我娘,早些年哭瞎了眼睛,求您一定要帮我娘,让我娘能够再看见。”

    一进入内堂,赵天就看到正襟危坐的洪涛,当即扶着母亲过去,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让令堂先坐下,老夫先给她把把脉。”

    洪涛微微抬头看了眼刘三娘,轻轻皱了下眉头,示意刘三娘坐下伸出右手,然后单手搭脉,闭目凝神,脸上的表却是越来越凝重。

    “怎么了?洪老,我娘的眼睛……”

    “这位小哥,敢问令堂这眼是从什么时候就哭瞎了?”

    将手收回,洪涛微微叹息了一声。

    “是我三四岁的时候,至今应该有十二三年了。”

    赵天算了算,父亲出事的时候是自己三岁,那母亲哭瞎也就是这一年内的事,说来也就延误了十二三年了。

    “诶!本来令堂这种悲伤过度,导致精气不通,眼部的血脉堵塞,才暂时失明的状况并不难治,只需要我开一两副疏精通脉的草药,你拿回去用文火煎上几个时辰,坚持用个十几天,就能够好的。可惜,现在拖延了这么久,令堂眼部的血脉早就已经被堵死了,就是千年的人参,万年的当归恐怕也难以疏通了。”

    洪涛叹了叹气,摇着头,手上的狼毫笔在纸上唰唰写了一个药方,对赵天道:“这副药方是疏精通脉的,你按照这个抓十副,每煎服,虽然已经无望复明,但是却能够减少令堂经脉堵塞的痛楚。”

    接过药方,赵天看了看,上面的大多数都是人参、何首乌这一类珍贵的药材,虽然年份都只是十几年到几十年的,但是价格却也都不菲了。而这样珍贵的药方,都不能够将刘三娘的眼睛治好,只能够缓解她的经脉堵塞,赵天不甘心的问道:“洪老,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让我娘能够再看见么?”

    “天儿,好了,娘这眼睛都瞎了十几年了,也都习惯了,这药也别抓了,娘没什么痛不痛的,别浪费银子了。银子省着给你娶媳妇,娘就算看不到,心里头也高兴得紧。”

    刘三娘本来默默的在一旁没有说一句话,此刻却是强颜欢笑的安慰赵天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诶……要说让你娘再看见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这个办法有和没有差不多,基本上不可能实现。”

    “您说,只要有一丝可能,我都要试试。”

    听到有其他的办法,赵天一下子激动得跑上前去,双手抓着洪涛的两肩,吓得洪涛叫道:“你别激动,我跟你说这个法子就是让武林高手用精气帮助你娘疏通经脉,这可比用药物疏通好得多,而且不会有残留的药渣在,基本上可以一次就治好了。”

    “武林高手?用精气疏通?那……那需要达到武道几段的才行?”

    母亲是赵天唯一的亲人,赵天现在就是拼尽所有也要让母亲重见光明。

    “至少要武道六段才行,只有达到武道六段的武林一流高手,才有可能将精气外放,否则连精气都不能够外放出来,又何谈疏通经脉呢?不过,别说武道六段的高手在我们这样的小郡县当中凤毛麟角,就算你找到了,武道六段的高手和你非亲非故也绝对不会帮你母亲治疗而耗费自己有限的精气的。”

    洪涛说到底,就是表明,就算是武道六段的高手用精气治疗这样的经脉堵塞,成本也是很高的,需要耗费他们本就不多的精气。

    “这……没关系,不行的话,我自己修炼到武道六段,我有的是精气,娘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听了最终的治疗方法,赵天的心里头有了一点谱,拿出了两根金条,摆在了桌上,作为洪涛的诊费,来之前他都已经打听清楚了,要想请洪涛出手,至少是二十两黄金的,不过这次,洪涛却摆了摆手,对他道:“收回去吧!病也没有给令堂治好,这金条受之有愧,难得你这么孝顺,希望你能够找到肯为令堂疗伤的武林高手。”

    洪涛没有要赵天的金条,赵天就按照药方抓了几幅药,虽然治不好,可是也能够替母亲减轻一些痛楚了。而出了鸿德堂,赵天扶着刘三娘再次坐上了木板车,却又看到了街上喧闹的一幕。

    “让开!让开!都给我滚开……”

    一匹红色的骏马横穿市井,行人躲之不及,好些行人被骏马撞到了路边,而那红色骏马之上的正是先前赵天看到与姚平蔚出外打猎的秦家大小姐秦岚了。

    “这是怎么了?”

    马匹上的秦岚一脸的焦急,脸上的眉头都皱到了一块,手上不断的挥舞着马鞭抽打着红色骏马。赵天拖着木板车停了下来,看着秦岚远去,周围的那些百姓却是不满的唠叨开了。

    “这不是秦家大小姐么?怎么这么急,也不知道摔伤了多少人,这秦家为建宁郡第一大世家,就是嚣张跋扈!”

    “哪里!貌似平时这秦家大小姐还是规矩的,只是刚刚好像是秦家出了什么事,她才这么急匆匆赶回去的。”

    “喂!告诉你们,你们可别乱说,我娘舅家的堂哥在秦府中做杂役,刚刚从秦府当中回来,据说所有的三等杂役都被强行赶了出来,秦府的卫兵全部都出动了,好像是秦家老爷练功时候出了事,走火入魔了!”

    “呦!这可不得了,千万别乱说了,被秦家人知道,非得被关到秦家的牢房当中去。”

    …………

    从纷纷议论当中,赵天了解了一点,知道即便不是像流言所传的那样,秦家也必然发生了什么大事,要不秦岚也不会急匆匆赶回来了。

    不过,这一切又与他有什么相关呢?他现在想着的就是要将母亲的眼睛治好。

    拉着木板车,天色不早了,赵天要早点带着母亲赶回赵家村去,出了城门,往小道当中走,却又看到了远处的一骑绝尘而来。

    这条小路并不宽,赵天赶紧将木板车往旁边推了推,生怕那奔来的骏马撞到了自己的母亲。

    踏!踏!踏!

    熟悉的马蹄声,赵天看到来人不正是延平府姚家的大公子姚平蔚么?他不是一大早就陪秦岚去打猎了么?刚刚没有陪秦岚回来,恐怕是没赶得及秦岚红色骏马的速度,所以才落后一步。

    “等等!这姚平蔚不就是武道六段的武林高手么?如果他肯出手,就一定能够帮母亲治好眼睛了。”

    想到这一点,赵天也顾不得别的了,赶紧跑到路中央,伸着双手摇晃着,冲着即将撞过来的姚平蔚,大叫:“姚公子,等一等,请停一下!”

    “滚开!哪儿来的刁民?找死!”

    谁想,这个时候的姚平蔚急着赶回去替秦岚的父亲疗伤,以博得秦岚的好感,哪里还会理会赵天这个拦路的刁民,当即狠狠抽了一下马鞭,白色骏马尖锐地叫了一声,两只前腿高高抬起,对着挡路的赵天就要狠命踏上去。

    这么快的速度,那马的冲撞力得多大,起码也有五六千斤,赵天已经躲闪不及了,体非常本能的运动体内的真气,双手往上狠狠一推。

    嘶……

    一声悲鸣,那白马居然被赵天双手一推给推到了,赵天不仅仅挡住了白马的踩踏,居然还连人带马的将白马给推倒到路边去了。

    “好小子,又是你。上次本公子救了你一命,你居然不思回报,居然还在此处阻挡我的去路,是存心找死么?”

    唰!

    姚平蔚倒地的一瞬间又飞快的直起来,腰间的青锋剑刷的一下抽了出来,锋利的剑锋直指赵天。

    “姚公子,你不要误会,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有意阻拦你的,是我……我有事相求,想请你帮我治一下我娘的病。”

    看到这个场景,完全不是赵天想要的,赵天连忙只摆着手解释,他可不想真的惹怒了这姚平蔚,还期望他能够给母亲治病呢!

    “给你娘治病?我是习武的,不是学医的,你娘有病,找大夫去吧!找我做什么?既然你存心找死,我就送你一程。”

    正火大的姚平蔚哪里会听赵天的解释,青锋剑都没有注入精气,刷的一下往赵天的脖子上划过去。

    “好快!”

    赵天没料到姚平蔚居然就这么出手了,连忙躲闪,非常勉强的才躲过了青锋剑的剑锋,但是却被青锋剑划破了左肩,鲜血染红了一片,而青锋剑上,也沾染了他的血液。

    “还有点手,不过你真的觉得能够在我这样武道六段的高手手下逃生么?”

    轻蔑的一笑,赵天的那点修为在姚平蔚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他刚刚根本没有出全力,甚至连精气都没有外放,对付赵天这种等级的对手,他还没必要外放精气。

    “咦?怎么回事?和上一次一样,丹田内的真气涌了上来,是了……我怎么感觉到,他手中的那柄青锋剑和我有一丝关联,我……我好想能够通过真气去控制它……”

    不由得,赵天顺着一种莫名的感觉,将体内的真气喷了出来,缠绕到了姚平蔚手上的青锋剑上。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霸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