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冲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玄黄真人 书名:洪荒之武道
    这样的话语王天听到,立刻火冒三丈,脸色沉了下来,大声说道:“我在说一次,事和我无关,速速让开不然就不客气了。”“不客气我好害怕呀松哥这山蛮子有个,我决定了,一会儿打断他的四肢,挂到山谷边上,晾上几天,让人看看和我们作对的下场”围住王天的一人说道。

    领头的青年,也就是那高傲的松哥说道:“对不过你小子也太仁慈一点了吧,对于这样的蛮子,就应该削成人棍,让大家参观,那样才对”所谓人棍就是割掉四肢。这可是很难受的一种处罚了。说起来武修一般伤势,哪怕就是有一口气都是能够救活。

    不过断手断脚,时间长了,就是不能医治好了。除非有仙级灵药才能生白骨死人,让肢体重生。像王天这样的人,一旦被削成人棍,那里有仙丹医治,绝对没有机会恢复,除非修炼到仙武,渡劫重塑还差不多,可是遇到那样的境地,谁还会让他修炼到仙武。

    心肠简直就是恶毒至极,王天顿时怒了,大喝到:“找死”话音一落,一步跨过去,一拳就是向着松哥攻击过去。旁边一个人立刻一步跨了过来喝到:“大胆,敢袭击松哥,先过我这一关”明显就是拍松哥马。就是松哥也是明白。一个罡武期的攻击真武巅峰的高手,就是站着不动,也是毫发无伤。

    不过明白是明白。松哥最这一,立刻喜笑言开的说道:“程涛不错”这话一出陈涛顿时毛孔都是舒张起来,这句夸奖意味着松哥满意,自然有好处。王天一拳击打过去,看起来普普通通,毫无威势,陈涛立刻心神一动,一直中级灵兵的宝剑出现。直接向着王天手臂砍去。

    松哥要把他削成人棍,自己代劳算了。一剑劈出,剑气纵横,直接划开空气,空气似乎都是出现丝丝涟漪。不过一剑劈出,程涛就是觉得不对了,自己的剑不由己向着王天的拳头砍去,明明自己就是要砍他的胳膊。

    “山蛮子就是山蛮子,还是基础拳法,还赤手空拳接灵兵,他以为他是谁呀哈哈哈”围住王天的一个没有动手的人说道。其他人也是跟着笑了起来,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响,劈过去的剑气遇上王天的拳头直接奔溃,消散,接着拳头直接砸在宝剑之上。

    “咔嚓”一声,宝剑居然被一拳打断,接着拳头直接击打到陈涛上,陈涛顿时被击飞了出去,跌落地上就是不动。松哥一惊,立刻说道:“大家给我上,击杀这小子,有事我担着。”顿时剩余的三人,立刻各自拿出自己的灵兵,向着王天围攻过去。

    松哥倒是一步跨了过去,拿出一颗丹药给程涛服下,程涛腹部一个拳头大的血洞,鲜血不停涌出,这还是王天手下留,神规矩不上生死台决斗,一般不许击杀,除非走出这神范围。丹药服下那程涛的伤势眼可见的好转。

    那边三人已经开始了攻击。程涛一拳被废,让大家对付王天也是小心起来,个个手持灵兵级别的宝剑,向着王天攻击过去,一时间剑气纵横,龙吟虎啸,剑气化成一只只小龙,孝、小豹向着王天击杀过去,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仿佛王天就要被他们淹没,分尸。

    王天不慌不忙,双手挥拳,直接击打过去,这次又是不同,拳法就是一个快字,什么龙、虎、豹,一拳过去,统统消散,接着“噼噼啪啪”一阵响,人影飞溅,转眼间攻击王天的三人都被王天几拳击飞,一个个骨折筋伤。这次王天没有攻击他们腹。

    全部打断四肢,暂时无法参战。松哥也是一惊,转眼间就是全部失败。心中微微有点犹豫,几招击败这些人。松哥也是能够达到,不过赤手空拳就是不行了。

    上还是不上,不上面子就是丢光了,绝对成为笑谈,上去战斗,自己可是瓷器,难道要和这粗胚硬拼吗。就在松哥犹豫的时候,王天一步跨了过去,在走到摔在地上不能移动三人面前,直接就是夺取了他们别在腰间的乾坤袋,反正都是得罪了,不妨彻底一些。

    这种做派,几人立刻呼喝起来,“松哥,快阻止他,我的丹药,我的灵兵呀”松哥有点进退不得的感觉。就在这时王天直接向着松哥走来,其实就是想把程涛的乾坤袋也是夺取过来。+松哥一看,立刻误会了在他看来,王天是要对自己下手了。也罢,我就不信连着真武期的小子都是搞不定,于是松哥声色俱厉的说道:“小子居然敢伤害本少爷的手下。你就受死吧”

    话音一落,手中光芒一闪,一把宝剑出现在手中,居然是高级灵兵,接着剑光一闪,就是向着王天攻击过去。真武巅峰可是大不一样,一剑劈出,顿时罡气形成一座大山压了过来,仿轻微带动着天地之势,难道是半步灵武,王天有点拿不准了。

    不过他可不会害怕,真武初期就可以对战红鹰,现在进入中期虚丹期了,于是拳头一挥又是击打过去,一拳击打出去,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一拳,不过天地之势随着那一拳碾压过去,普普通通一拳,居然威势不亚于那剑气、罡气形成的大山。

    “轰、轰、轰”“叮叮当当”的交战之声不绝于耳,一时间剑气纵横罡气四,无数大山出现,向着王天压了下去,同时拳影重重不停击爆那些大山。空间似乎都是震起来。

    松哥暗暗叫苦,自己修炼的天级秘籍才能在现在这种状况下引动天地之势。没有想到王天也能引动,难道是修炼了天级秘籍,能够修炼天级秘籍的那一个不是背后靠山强大,难道这就碰上铁板了。心中想到这个,立刻一剑退王天,大声喝道:“住手”王天即将出手的一拳停了下来。

    这次交手王天才明白了自己的实力,攻击力可能和真武巅峰差不多,不过战斗力和真武巅峰还是有点差距,只有引动天地之势,才能完全对抗。若是自己全力出手应该能够击败这松哥。松哥一叫住手,王天立刻停了下来,对于神的规矩又是有点痛恨起来,若是能够击杀多好。

    不过若是能够随便击杀,自己也许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至少黑熊早就杀他来了。王天停止攻击,松哥这才说道:“这位兄弟,这都是误会,既然和你无关,就留下他们的乾坤袋,你走吧”王天不由乐了,知道打不赢了,这时就是兄弟了。

    为了部落有更多的人能够留下来,这些乾坤袋王天要定了,毕竟那人吼着里边有丹药。于是说道:“说的轻巧,你说误会就是误会,就算误会,我也动手了,这些就相当于我出手的补偿,怎么不服再打过”王天知道这时不能击杀对方,也不想继续战斗下去。得到这些也算不亏了。

    松哥脸色晴不定,最后说道:“好不过我记住你了”说完,又是过去给三人接好骨头,喂下丹药。王天这时就想离开,这时那王天接住放下的人。突然一把拉住王天说道:“多谢大哥相救大哥这里我熟悉,想来你也是来交换东西的。不如我带着你去,大哥需要什么东西”

    王天这才回头看清楚了这人的模样,三十来岁的样子,真武初期的修为,这一会儿,已经伤势尽复。他这一说,王天顿时明白,这是找借口和自己一起离开,不然落到松哥的手中恐怕麻烦大了。反正误打误撞救了一次了。干脆就好人做到底,于是说道:“如此甚好”说完,那人就是前边带路向着万物阁而去。

    王天离开,松哥脸上才露出一副狠的神,一会儿就去调查一番,看看是不是背靠什么大人物,若是不是,你这山蛮子给我等着。松哥心中暗暗发狠。

    那边那人一边带路一边对着王天说道:“还不知道大哥名字,我是魏征,来至皇朝涉水县。对了大哥你需要什么样的东西。我也好带你去”王天说道:“暴虎部落王天,对了我是需要一个炼丹的鼎炉”

    “炼丹的鼎炉,巧了,我就有一个,刚才就是因为这个才和白松发生冲突,不过就是一个大夫的儿子吗。大哥若是只是需要鼎炉,不如看看我的这个合适不合适。我只想换取一些高级功法,或者灵兵丹药。”

    这鼎炉是魏征出去历练,接任务的时候捡到的,自己看不出什么状况,灵器级别不像,一般法宝更是不像,弄不清楚这才前来换取一点有用的东西,对于他来说自己不会炼丹,就是真火也是没有,这样一个鼎炉,就是没用。

    王天一听立刻起了心思,那松哥知进退,有点城府,不可能无缘无故抢夺没用的东西,说不得这鼎炉还是好东西呢。王天这就是高看松哥了。只不过松哥出高贵一些,魏征却是平民,自然有事没事就要欺负一下。看上鼎炉不过就是一个借口。

    于是王天说道:“那就拿出来看看吧,究竟怎么回事,白松能够看上”那人立刻从怀中拿出那个鼎炉,一眼看过去,就是普通青铜做出来的鼎炉,不过充满一种古朴沧桑的感觉。灵识扫描过去。居然无法判定什么层次的鼎炉。

    难道这是一个了不得的东西,王天暗暗猜测,接过魏征递过来的鼎炉,仔细观察起来,这鼎炉三足双耳,上布满神秘的花纹,手指一敲,嗡嗡嗡的声音发出,绝对不是青铜制造的。仔细辨认一番,就是普通的鼎炉,连法宝都是算不上。

    王天依旧不甘心,没道理白松能够看上,自己不知道有什么奥秘。想来那些家伙家学渊源,知道的要多一些。王天想了一想,就是决定,换下这鼎炉。白松能够看上一定不是凡品。这也是对于白松不了解,这才有这样的想法。若是了解王天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了。

    于是问道:“魏征这玩意,我看不出来什么奥妙,也许就是普通的东西,你想换取一点什么东西?”其实魏征也是不明白这玩意怎么回事。急着脱手才介绍给王天的。王天刚才还出手救了他,于是说道:“王大哥救过我,这鼎炉就算送给大哥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洪荒之武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