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一眼执念(四)

    听闻,赵皇一双犀利的鹰眸打量起芊颜。

    当年姜氏夫妇为了救他曾丢失了自己的二女儿,前几,姜耀前来说二女儿姜颜已经找到,现在已经认祖归宗。

    其实,赵皇对芊颜还是心存愧疚的,既然姜氏夫妇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个女孩应该不会弄错。

    “笙儿,你觉得姜颜怎么样?朕听闻姜颜是进宫选妃的,如果你还中意,那就纳了吧。”

    赵宸笙有些为难的看了眼芊颜,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他才刚刚答应不会娶她。

    茹妃听了也有些感叹,知道皇上对姜家愧疚,便与皇上耳语了几句。皇上听了慢慢笑了开来,说“既然妃都这样说了,那就看看吧。笙儿犹豫了这么久,怕是对这姜家姑娘不怎么中意,此事作罢吧。”

    芊颜一颗悬着的心终是放了下来,感激的看了一眼茹妃,刚巧茹妃也一脸笑意的看着她。赵宸月毕竟是皇室的人,最擅长的就是察颜观色,看气氛有些尴尬,便仗着年幼的优势跑到赵皇面前。

    “父皇,颜姐姐和母妃一样有才呢…月儿很喜欢颜姐姐,所以找颜姐姐陪我。”赵皇还是很疼赵宸月的,见到她这么说,也不怀疑芊颜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只是宠溺的说着她胡闹。

    “对了,月儿,你说姜颜和你母妃一样有才,这是为什么?”赵皇坐在上座上,接过宫女送过来的茶,笑着问赵宸月。赵宸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指了指堂上悬挂的月妃画像说“父皇,颜姐姐竟然猜出了母妃旁边诗词的名字呢,母妃走后,只与我和皇兄说出了那词的名字,没想到颜姐姐竟然知道。”

    zhao皇听了一震,眼光扫向了芊颜。

    “你们都退下。姜颜留下。”面对赵皇的突然转变,众人都有些惊讶,但是还是乖乖的退了下去,并带上了门。芊颜这才明白什么叫做祸从口出,那,她若不说出这词的名字就好了。

    等到这个大堂里只剩芊颜与赵皇两个人的时候,赵皇才问“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芊颜知道赵皇猜出了自己的份,想是月妃说过她的真实份,所以皇上断定她与月妃来自同一个世界。那么现在,恐怕只有从实招来了,免得惹得他龙颜大怒,治她一个欺君之罪。

    “臣女…想必皇上已经知道了吧,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本以为皇上会震惊于她的坦白,没想到赵皇只是随着的点点头,说“月妃曾经与我说过,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来自未来,而她所做的这首词,也是来自未来。她并没有死,只是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里,她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还朕一段姻缘。”赵皇说了很长的一段话,看似并没有想治芊颜的罪。芊颜只好说“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八年了,我知道父亲救了您,丢弃了我。

    之后我被一户普通人家收养,直到上个月,父亲才找到我,并让我认祖归宗的。”

    赵皇并没有怀疑她,只是笑着说“月函离开的时候说下一个穿越过来的人,必定是欠谁一段。孩子,你喜欢的是谁?”赵皇上的威严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亲切感。这让芊颜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她欠谁的姻缘呢?那个人,于她来说,可望而不可及。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她,不要上他,不能上他。看到芊颜犹豫的样子,他猜到“是曦儿吧。”

    芊颜下意识的抬起头,不得不承认,他猜的很准。看到芊颜这样的反应,赵皇也知道自己猜对了。刚刚茹妃说赵宸曦看她的目光很怪,里面有不清不楚的意;而芊颜,总是不自觉的看他,可总是不用正眼。那么,很明显的,那个人是赵宸曦。

    “孩子,我把你指给曦儿,可好?”芊颜一呆,陷入了瞬间的失神。可好?其实她也不知道,不知道这样究竟好不好,是欠他一段姻缘吗?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阻力。其中最严重的阻力让她无能为力,他不她,不是吗?就算他听了皇上的话娶了她,她以后也会像姜蓉一样吧。所以,她不想,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她真的不想了,没有的婚姻,她不需要。

    “皇上,也许你不明白我与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相信你可以了解。如果有一天我也会像月妃娘娘那样消失的话,我宁愿我从没有遇到过他。也许,皇上你并没有后悔遇到月妃娘娘,但是我不想要让他伤心。就算是,我把握不了这段感吧。”她沉思了一会,终是说出了这段话,假如,她抛弃了一切的一切,与她在一起,她要顾及的还是有很多,这就是最重要的一点。

    赵皇听了也没有再继续这个问题,只是说“函月临走时对我说了一句话--仅一眼执念,就万劫不复。希望你可以明白,哪怕不能释怀,与你相遇,我不曾后悔。”芊颜听了一愣,她要得,到底是什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还欠楚国百万子民一个交待,她还欠楚云宥一个承诺。

重要声明:小说《疏狂王爷乱世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