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月花烟重(四)

    雨终于停了,晨暮外的花草在这黑夜里看不清花败多少,却很明了,该落的还是落了的。

    芊颜很无奈的说“我是来找赵…我姐夫,我姐姐有东西带给我,白天交给我不方便,所以我才在晚上过来。”赵宸椹听闻秀气的双眉一挑,说“那么颜儿你可能要失望了,二皇兄他现在生了病,没办法见任何人,我刚刚就是去御药房给他抓药回来。”

    芊颜早就料到了是这样的结果,所以也没有怎么惊讶,只是说“那么你刚好带我进去吧,我想看看他。就当是我帮我姐姐照顾一下姐夫,应该的。”

    赵宸椹听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门口将那些侍卫打发走,示意芊颜进去。芊颜感激的看了赵宸椹一眼,便走了进去。凭着若有若无的气息,芊颜走到了赵宸曦的房间门口,赵宸椹微微一笑“你去照顾我皇兄,我去煎药。”

    虽然他也疑惑为什么芊颜可以一下子就找到赵宸曦的住所,但她还是没有问出口。他们毕竟是一个时代的人,他相信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推开、房门,她看到赵宸曦躺在上,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烦心的事。

    她下意识的伸手想抚平他的眉头,但手僵硬的停在半空。

    她不可以,她应该恨他的,她可以对所有人动心,唯独不能再对他动心。她走到一旁,将毛巾浸湿放在他的头上,这古代没有药,只有用这种最老土的方式让他可以舒服一些。只是,他的梦中低语,却让她愣在当场。他说“芊颜…”这是不是表明,在某年某月某一天的某一刻,他是真的对她动心,真的她。她没有再做什么,只是安静的坐在他的前。

    他很好看,她早已经发现,恐怕不止是她,整个赵国的女子都应该发现了。他的睡颜很安静,长长的睫毛跳动着,皮肤白的让很多女子都羡慕,根本不像是从战场回来的。

    这让芊颜不想起一句话“睫毛下的伤城,路过谁的风景谁的心。”

    赵宸椹端着煎好的药走了进来,突然发现芊颜看赵宸曦的眼神不一样,顿时知道了她坚持要进晨暮的原因,如果是这样,那么也是值得恭喜的,毕竟他知道,夏灵洛已经在赵宸曦心里面住了很久了,既然人已经不在了,那么也没有必要再在他心里占有一席之地。

    他轻咳了一声,芊颜下意识的回头看他,赵宸椹端着药走到边,微笑着说“麻烦颜儿了,照顾一下我二皇兄,我先走了,二皇兄吃过药后你也走吧,不然明天嬷嬷找不到你又会为难你的。”

    芊颜点点头,看着赵宸椹离开。推了几下赵宸曦,发现他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看来烧的不轻。她把心一横,喝了一口药,然后渡给赵宸曦……

重要声明:小说《疏狂王爷乱世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