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墙朽迹浅(四)

    桃花树下,琴音袅袅。寒小泽吹起了笛子,声音清澈,同样的,是许嵩的《尘世美》。

    芊颜站在茹妃后,看茹妃一脸开心的表,不微微一笑。

    尽管很多人都过得不如所愿,但至少也有人幸福了,比如说茹妃,不是么?

    “姜颜啊,你觉得我这两个儿子如何?”她问。芊颜显然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一时间竟不知道从何说起。“二皇子智勇双全,为不可多得的将相之才;九皇子善解人意,识音辨律,又会作词。两位皇子,各有千秋。”赵宸曦在一旁冷笑了声,只是声音很小,除芊颜一直留心他外,所有人都没有听到。

    看茹妃没有发表什么不同的意见,芊颜走向赵宸曦,凑近他小声的说“我知道你在笑什么,其实我也觉得很好笑,可我还是要说一句:现实再美,也美不过虚伪。”赵宸曦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又有所指,当年的事,她终是不肯释怀。纵使他放弃了恨,她也没有放。

    寒小泽奏完曲子,对着芊颜笑了笑,随即又转过对茹妃说“儿臣想与师妹一聚,今的晚宴就让皇兄陪母后吧。颜儿师妹儿臣带走了,稍后会直接送颜儿回府。”茹妃听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好,一路小心。”芊颜听闻,便跟着寒小泽离开了。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可以遇到一起的人,是一种幸运。茹妃望着寒小泽离开的背影,恬然一笑“曦儿,你说椹儿与姜颜是否有钟的可能?”赵宸曦一惊,但瞬间就恢复了冷静。“缘分天定,不到最后一刻,都没人知道上天的安排,顺其自然吧。”茹妃听了点点头,如果没有任何头绪,那就选择无为而治吧。“你是姜颜啊,姜尚书在朝堂上有一定的威望,还不至于让你受委屈。”寒小泽负背而立,芊颜站在他后不笑了起来。

    寒小泽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不明所以然。芊颜猜到了寒小泽的疑惑,“只是看惯了小泽安静乖巧的样子,突然觉得小泽装成熟好搞笑。哈哈…”寒小泽顿时气极,“别过分啊。不然我不保证让你完好无损的回府。”芊颜一听顿时闭上了嘴巴,好女不吃眼前亏,他现在怎么说也是九皇子啊。

    惹恼了他…这样不好、不好。“行行,赵宸椹,你位高权重。不过九皇子下,你穿越的时候什么景啊?

    ”寒小泽脸色有些窘,“我当时在Ktv,唱了首《宿敌》,结果唱着唱着就跑来了,我自己也莫名其妙。你呢?怎么穿越来的。”

    芊颜叹息一声“我穿的很惨。当,我去看嵩哥的演唱会,因为人太多,我被挤的很惨。因为演唱会没有摄影,所以我就自己带了DV拍,不想到最后,DV被人挤丢了,我回去找,然后被人群挤跌进水里,失去知觉,醒来就在这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疏狂王爷乱世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