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声催天雨(二)

    窗透初晓照西桥云自摇

    想你当年荷风微摆的衣角

    木雕流金岁月涟漪七年前封笔

    因为我今生挥毫只为你

    雨打湿了眼眶年年倚井盼归堂

    最怕不觉泪已拆两行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

    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

    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

    把你最的歌来轻轻唱

    想你在每个夜晚

    远方有琴愀然空灵声声催天雨

    涓涓心事说给自己听

    月影憧憧烟火几重烛花红

    红尘旧梦梦断都成空

    雨打湿了眼眶年年倚井盼归堂

    最怕不觉泪已拆两行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

    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

    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

    把你最的歌来轻轻唱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

    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

    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

    把你最的歌来轻轻唱

    走进阁楼,芊颜望着眼前静静弹琴的男子,不一笑。似乎感觉到芊颜的到来,男子停止抚琴,抬头看她。芊颜有些惊讶,仅仅一年没见,他就变得更加祸国秧民。若他是女子,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恐怕倾国倾城的就不再是她一个。

    “宥。”她轻轻喊了声,然后笑了起来。楚云宥站起来“今来见见灵洛,她是因我而死,非我所愿。你在曦王府也住了一段时间,有没有问候一下赵宸曦?”芊颜一愣,还是没有习惯这样的语气呢,是因为以前的他太过温柔吗…

    “没有,很少见他,甚至连他的…家眷也很少见,没有下手的机会。那么宥,你能不能告诉我夏灵洛到底怎么死的?”芊颜回答,随后又补上了夏灵洛的死因。

    楚云宥看了她一眼,眼神早没有以前的柔“投湖自尽,在你我订亲的前一天,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婚事才没有进行。”

    风吹过,阁楼内也沾染了一些雨点。“我想我懂了。”她是懂了,怪不得赵宸曦说是她害死了夏灵洛,因为他们的亲事,夏灵洛应该是很喜欢宥的吧,原来之后,赵宸曦都是用同样的方式来报复她。“可好?是否怨我。当,我劝过你不要他,你…”

    “所以我现在后悔了,我后悔认识他上他。”芊颜打断楚云宥的话,现在她什么也不想听。

    楚云宥深吸口气“不知颜颜是否还记得,我要你完成的任务。”芊颜点点头“自然记得,只是还没有想到去找哪一位…”“我看六皇子不错,并且,他不会武功又温文儒雅,强迫不了你什么。”楚云宥神色复杂的望着她说。

    芊颜抬起头,与他对视。“公子,我会尽力的,只是下一步还望公子指示。”她不卑不亢的说。楚云宥一愣,好生疏的称呼。

    他没有多说什么,只轻轻指了指一旁的幽色“她会告诉我要你做得事。现在,陪我去看看灵洛。还有,你的《清明雨上》,我终究是学会了。”

    芊颜只感到眼眶一,只有这一点,还能让她以为,他还是以前的楚云宥,他的宥皇兄。

    “你的琴音已经是声声催天雨了,在我之上,却永远比不过他。”她感慨到。“比不过赵宸曦?”他的眼神有些恼怒。

    芊颜感到他的绪变化,知道他对赵宸曦的恨意,叹了口气“许嵩,我说的是许嵩,并非赵宸曦,他是我的…师傅。”赵宸曦又恢复了冷淡“颜颜,这首词也是他写的吧。”

    “不止是词,还包括曲以及唱,他的声音很好听。”芊颜有些不能自已的夸赞起许嵩来,是吧,全世界就只有许嵩,永远不会变,可是现在,连见许嵩一面都不可以。

    她是三年前穿越而来的,她不知道许芊颜楚云宥,只知道她一来就面临着婚姻解除的事。然而,楚云宥对她依旧温柔,至少她穿越之后,把楚云宥当做了亲生哥哥。看着楚云宥走出阁楼,她微微一愣,随即跟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疏狂王爷乱世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