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系花田恋(四)

    白色的宣纸上,有着行云流水的般的字迹。笔间触及之处,黑字文雅、清秀结合于一体。

    窗外是类似普罗旺斯的美景,房内是薰衣草的幽香。芊颜写的,是一首歌词,她并非无才,只是在古代,女子无才便是德。若有容貌那般天姿绝色,并且满腹经纶德女子,世人定以为她是祸水一番。所以,无才无貌才是最明哲保的方法。

    赵宸曦看着芊颜写的东西,脸色越来越差,她怎么写这种东西?这不像是他认识的芊颜,以前的她,有话就直说,从不会像现在这样拐弯抹角。这是篇歌词,说的让人心寒,要有多恨,才写的出如此的歌词?芊颜停下笔,莞尔一笑“芊颜受二皇子照顾了,小女不才,只有写这篇歌词赠予下。”

    赵宸曦看着纸上的字,

    普罗旺斯熏衣草

    紫色花田的等待搁浅

    如果我放弃眷恋

    你的会不会有终点

    我看见你留下我在下个转角消失不见

    公园夕阳下约定许愿

    微笑晴天的温暖不变

    怎么会想到那天

    她出现你放开我在下一秒渐行渐远

    普罗旺斯的花田仅存谁的恋刻骨铭心以为的永远再不会浮现

    你说我微笑时像晴天现在慢慢变天谁的痛零散成昨画面

    薰衣草遍布花田苟存谁的敷衍等待向往的永远破碎凑不全

    你说我安好便是晴天现在渐渐忘却谁的泪模糊了看你离开的视线

    冷笑了声“你还是恨我。若是恨,就直说吧,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只是灵洛的死,你难逃其咎,错,不止我一个。”他有着激动的转离开,芊颜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这样过,只是这样又如何,她笃定他不会伤她。

    此举只算是解恨,对不对?良久,她叹息一声,望着他并没有拿走的歌词,提笔又补充了几句。

    “其实加上后面的才完整,只是,已经没有必要让他知道了。”写完,她将纸张叠好,放在抽屉之中。

    没有人知道,黑白分明之间添加的是最令人痛心的词。

    “后续:我拾起紫色花片,等待你的永远,普罗旺斯的花田薰衣草布遍,你若安好,才是我晴天。”

    (作词是若夕,歌名叫《花田》不喜勿喷啦…老样子,谁要唱就联系我。qq大家知道吧,不知道《圈住寂寞的温柔》里有)

    .....................................................................................................................................................................................................................

重要声明:小说《疏狂王爷乱世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