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伴星如昨(三)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他送的红豆,终究会腐朽。

    那年,她看,想找他一诉相思之苦,看见的却是他和别人的洞房花烛。

    她知道他是赵国皇子,却依旧心系于他,没想到,她不远万里来到赵国,换来的只是一睹他添香,人人说他只是立侧妃,并无真,而她却只要他对她一心一意。

    本以为她可以让他回心转意,没想到他竟然说他已经把过去都忘了。自古多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她休遗书一封与他,最后割腕求死。他亦记得她当时的绝决,说是信,还不如说是一首歌词。

    他才明白,有些感总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到深处,总是覆水难收。

    “姝颜措

    琴弦断,风吹珠帘动

    青丝散,此生已终

    是红瘦,泪阑干依旧

    笑字,祸水红颜只去不留

    姝颜措,红冰冷刺眸

    旧瓷破,你在谁左右

    风雨骤,花遍地零落

    相思垢,隔地只是一处闲愁

    琴琴琴琴弦断,素手弹不尽苦楚;姝姝姝姝颜措,红装掩不尽脆索

    你说的执子之手,你说的天长地久,你送的暖玉怎么已冰凉初透

    你予的繁华不落,你予的相濡以沫,你你的承诺怎么已散散散散成乌有

    后续:忘记了执子之手,忘记了天长地久,花烛夜时她语还羞,我血染衣袖。

    (这个是若若自己写的,如果大家觉得不好,千万不要喷我…如果谁要唱,就请联系我。)

    他低下头,思索了阵“如若我休了她们?”“赵宸曦,你醒醒吧,能否现实一点,我们已经回不去了不是吗?从你娶了别人毁我楚国开始,我们就已经回不去了。莫非…哈哈,莫非你也相信我天命倾国的说法?”她本是极度想笑的,若是以前,她定会感动的泪盈眶,只是今时不同往,她只是清冷的说着这些,他--极有可能是因为那些传言。

    他指了指岸边的人“别看那些人貌似平凡,其实是在琢磨着怎么要你我的命。或许,他们已经知道了你的天命,你天命如何与我无关,我说娶,天也不能拦我。”他沉声道。

    芊颜听闻扭头朝岸上看去,那个花旦眼神凌利,不像是普通的戏子,小生脚步轻快,定是从小修习轻功,就连端茶的小斯也背脊比直,不像是干惯端茶倒水之事的人。

    她不免有些惊叹赵宸曦的观察力,也暗自恼怒,若今是她一人在此,恐怕上船之后立马就会被刺杀,看来她的份皆已暴露。虽然也有可能是来刺杀赵宸曦,但是这种程度的刺客绝不能奈他何,他们定然打草惊蛇。

    “这些是来杀我的,看来我的份暴露了,呵呵,拜曦平王所赐了。”她对他笑了笑,定是有人查她,知道了她的份。

    只是她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相信所有人所选都不是杀她,而是、娶她。

    “本王不会让你出事,他们定然不会拿你如何。”赵宸曦扫了眼外面的刺客,言语中有明显的不屑。

    “为什么?”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可刚说完,她又无声的叹息起来,何必如此在乎他的动机。

    他轻叹一声,拿出一张字条,展了开来“或许如你所说,他们都是来找你的。‘曦儿,芊颜郡主天命倾国,得此女者定能统一天下。此事属实,已在四国传开。‘”

    “终究还是传出去了,呵呵。”她安静的一笑,仿佛将要面临生死威胁的不是她。

    “你也是因为听信了这些传闻才要娶我的吧,那好,现在我告诉你,我不嫁,纵使世界只剩你一个,我也不愿嫁你!”她接着说。

重要声明:小说《疏狂王爷乱世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