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朱颜改(四)

    雕栏玉砌应由在,只是朱颜改。

    风雅阁内,芊颜依旧抚琴,众人仿佛都忘记了她那的失态,反而,所有人都以为她将会是六皇子的妃。

    她始终轻纱遮面,不过大家却毫不怀疑她的美貌。

    若没有倾国倾城之姿,闭月羞花之貌,又怎么引来如六皇子般的皇族中人垂青,一举便是正妃之位。

    “好!”突然一声叫好,芊颜有些头痛的望着来人。“姑娘果真是才貌具备,不知对于在下的请求,姑娘考虑的如何?”男子接着说。

    芊颜低下头没有说话,六皇子还真是把那的话当了真,其实当时她也只是在气头上,故意当着赵宸曦面答应考虑的。如今这个皇子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要她的答案,着实让她进退两难。

    “莫非姑娘嫌弃在下吗?”看芊颜没有了下文,六皇子急忙问。芊颜一惊,如今她只是一名平头百姓,怎么可以嫌弃皇族。

    “不是,只是小女子心有所属,恐怕不能答应六皇子了。”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竟然有人当众拒绝六皇子。“那么姑娘之心所属何人?”六皇子脸都绿了,但还是强作镇定,若是被他知道是谁,他有能力让他永远消失在芊颜面前!

    “他已经死了。”芊颜别过头,她的那个人,已经死了。“竟然已经死了,为何姑娘不答应在下的请求呢?毕竟姑娘国色天香又正值豆寇年华,何必画地为牢,为一人痴如此??”他的脸色缓了过来,他还怕争不过一个死人?

    门外的赵宸曦嗤笑了声,许芊颜,你的那个赵宸曦是死了。

    他还记得那天,她蓬头逅面,却声嘶力竭的对他喊,“早知今,我真后悔当初为什么要上你!你走啊!或许是你还想杀了我?我就当做许芊颜与赵宸曦都死掉了!”他永远不会忘记,她当时的哀怨,他当时的无。的确,他愧对于她,他负了她。

    “六弟,何必勉强人家姑娘呢?”他站了出来,一切都是他的错,他不想让她为难。

    纵使他对她没有所谓的,他还是依旧想要对她好,也许是出于一份荒缪的不自

    赵宸烃有些恼火,他想要娶的姑娘如何会有娶不到?

    只是这次连二哥都出来,他也不好意思再勉强什么。

    许芊颜别过脸去,其实她心知肚明,赵宸曦懂得她所说的是何人已死。

    不过她不想承认她的份,这实在太特殊,最变成最恨,要她怎么接受?

    国土变为故国,其中恩怨,她圈揽不尽。

    “芊颜姑娘,刚才如若有什么冒犯之处,请多多见谅。”六皇子也觉得刚刚是他自己太过于心急了,若是人家姑娘不愿意或是有什么旧放不下,强求反而不好,顺其自然给她一些时间才是王道。

    更何况,她又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子。虽出青楼,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貌美如斯,惊扰了简直就是罪过。

    芊颜福了福,谦虚谨慎的说“六皇子多虑了,芊颜只是一个小女子,惹得六皇子不快实属过错,哪里敢怪罪下呢?”赵宸曦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从哪一天起,他的颜儿变成了如今这般的谦和有礼,谨言慎行。

    赵宸烃听闻松了口气,他很是怕今给芊颜留下不好的印象。

    “听闻姑娘这么说,在下也就放心了。近姑娘是否有时间?时值,想邀姑娘共同游湖。”对于这样的邀请,芊颜有些犹豫,游湖这种事,现在的她丝毫提不起兴趣。

    只是想到已经拒绝过六皇子一次,这次若是再拒绝,他恐怕会心中不快,恼羞成怒。

    “芊颜近并没有什么事务,若是六皇子相邀,芊颜愿意陪六皇子游玩一番。”她答应了游湖一事,毕竟赵宸烃是皇子,而她的目的便是成为王妃。只有成为王妃,才算是皇室的一员,才有机会得到报、灭掉赵国。

    赵宸曦冷笑一声,名为游湖,定是在进行什么吧,否则以她的格,决不会答应。

    只是他忘了她早已不是以前的许芊颜,她现在所做,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重要声明:小说《疏狂王爷乱世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