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朱颜改(一)

    在赵国,每个月所赚金钱最多的酒楼便是“风雅阁”。因所去者,皆是达官贵人。传说,整个赵国最美的女子就在风雅阁内,她是风雅阁的主人。

    可是,那个女子却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只是带着面纱隐于珠帘后抚琴。也是她的琴声,使风雅阁闻名全国。只是,雅俗本是极为接近,名动天下的风雅阁,是一所青楼。

    风雅阁内,坐着许多衣着华丽光鲜的男子,他们无不神自傲,似乎在参加一场重大的宴会。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开始不安分起来。终于,一个温文而雅的男子站起来,轻叹一声“芊颜姑娘是否有事耽搁?尔等候在这里已经几个时辰,若是她不愿出面,还请相告一声。”

    他面目清秀,举手投足间都显露出一股浓厚的书生气,不像是流连花丛之人。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附和,他们本是名门贵族,却连一个青楼女子的面都见不到,传出去必定成为众人的笑料。

    终于,一个貌美女子踏着碎步款款走出,她面带笑容,声音清甜。“各位公子,请稍安勿燥。我家姑娘正在准备,稍后就到。”

    话音刚落,珠帘之后便走来了一个女子。她面带轻纱,看不清相貌,却冰肌雪骨,材窈窕。淡蓝色的衣裙随着莲步飘逸,衬的她宛如天仙。

    众人的目光都不自觉的被她吸引,只见她坐下抚琴,纤细素白手指滑过之后,倾泻出动听的琴声。旋律轻快,却流露出一股淡淡的悲伤。这就是她的琴音,只要是听过的人,必定是终生难忘。曲终,众人却呆呆的没有回过神来,整个风雅楼有一种说不出的安静,仿佛时间就停在了这一刻。

    “三月烟花笑,笑不尽沧桑。年少痴玩,悔之晚矣。”她的声音像是一阵清风,掠过人们的心田,唤醒了仍沉浸在曲中的众人。众人一听面色都有些难堪,痴玩年少,这里的哪个人不是这样?“芊颜姑娘可否以真面目示人?”一个白衣男子站了起来,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他看起来二十来岁,气宇轩昂,眉目间的英气更是衬的他有一种浓厚的贵气。芊颜没有说话,停顿许久之后,她叹息一声,“请公子原谅,除非公子可以猜中我琴声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否则恕小女子不能。”

    一如从前的回答,她再次拒绝。没有人能猜的中她的迷底,所有人都说她美,却无人见其容颜。

    那男子嘴角的微笑越发强烈,说“芊颜姑娘,你的迷恐怕就只有我二哥才猜的到了。明此时,可否请姑娘前来?”“可以。”芊颜淡淡应了一声,能猜中她心事的人,普天之下她屈指可数。“在下赵宸烃,明再来与姑娘相见。”他转离开座位,朝门口走去。众人都不倒吸一口凉气,赵宸烃,赵国六皇子,善于朝政,年纪虽轻政绩却很高,为民心所向。

    他的二哥,二皇子赵宸曦,年仅二十就被封为曦平王,掌管三十万大军。

    不仅如此,他还以文著称。怕是整个赵国,再没有如他这般文武双全者。芊颜站在那里没有动,思绪却飘散开来。赵宸曦,两年了,你是否还记得我,或许是,早已将我忘到了九霄云外。

    鼻尖一酸,感觉一种极度悲伤的她疾步走至后院,站定,手却不由自主的抚上口的玉佩。无声良久,她喃喃自语到“你送我的暖玉,如今已是刺骨凉。”

重要声明:小说《疏狂王爷乱世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