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你多少钱(2)

    李敏浩对郭真做了一个退下的手势,容不得她细细担忧,李焕便把屋内通向花园外的落地玻璃窗给关上了。

    夏末听到声响,回过头的时候李敏浩已经站在自己跟前了。

    夕阳的橘色光芒染满了蓝灰色的云朵。

    她注视他橘色的面颊因为天空的色彩渐渐转变为低沉的诡异。

    体不自觉地向后退去。

    暗绿色的蔷薇架上已经变成粉白色的花朵儿在夜幕降临前还散发着幽然的香气,白色的棉布宽松长裙下面是两条匀称却已经发软的细腿。微风撩过细长的发丝,飘落在她的面上、唇间、睫毛上……

    她皱起眉头。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是与此时此刻的恬静浪漫的气氛不相符合的疏远甚至是厌恶。

    从一开始我们之间除了金钱还有什么其它的关系么?

    原本就是建立在钞票之上的关系,还能指望什么?

    我只不过是他李敏浩用支票换来的!

    那缕风,吹过她的长发时,顺带了那些刺伤的话在他耳边久久萦绕。

    “你要干什么!”

    她的手臂被他拽住,拖行在草地上直上了房间。

    他伸手将她甩在上,欺压了上去。

    “李敏浩!”

    “李敏浩你要干什么!”

    她见他鸷的目光,不由得浑一颤。

    冰冷的唇密密麻麻地从脖颈处开始落下,随着他慢慢炽体而惊恐不已的夏末似乎知道了李敏浩要干什么。

    她双手拽住领口,想要侧,却被他一把按住。稳稳地,将她的双手扣在头上,另一边动手撕裂了白色的睡裙。

    “不!——唔……”

    他用唇堵住她的抗议,将那份控诉溺死在喉腔中。带着恨意咬破的嘴唇渗着血腥的味道。他贪婪地、吸着,直到未进水的双唇沾满了刺眼的艳红,他的嘴角扬起一缕冷邪的笑意。

    始料不及的是她难以承受的。

    不留的力度像要捏碎她的每一寸骨头。

    方才还露出惊恐神色的双目这一刻已如死灰般,无神地注视着天花板。

    那一夜,也是如此。

    在医院病房里,她永远不会忘记。他如何不管她的挣扎和反抗,不管她的求饶和哀嚎,一遍一遍地折腾着,口中还恶狠狠地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她以为她逃过了,可记忆却排山倒海的涌来。

    ……

    白杨树的叶子在半夜雨中交替翻打过后呈现出后半夜的寂静来。透着白色的夜灯,在窗棂上安静地投下斑驳的影子。

    最后的夏末放弃了挣扎,只等这噩梦过去。

    李敏浩从背后抱住她,右手从她上跨过、同压在她下的左手一起将她紧紧环在自己怀里。

    头顶传来的呼吸越发轻微而匀称。她小心地从他怀里摆脱出来,直奔进浴室。

    宽大的镜子前,双腿、口、脖颈甚至手臂上的乌青都在清清楚楚地告诉她刚才遭遇的惨烈有多么不堪入目。嘴唇上已经变成了暗红色的伤口淌过泪水后疼得她颤抖。

    夏末站在玻璃室中。开到最大的莲蓬头出的水珠打在上有些暗疼,她低头发现当初因为李敏浩误伤的口上结下的伤疤不知何时被他吻出了血块。

    原来心伤未好,又添新伤。

重要声明:小说《彩梦奇缘:我家总裁是骗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