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什么(5)

    暗蓝色的灯光如同他斜倚在头时唇间浮出的烟雾洒落在他洁白如瓷的肌肤上,俊美得如同十八世纪的欧洲油画上的少年,满目是维特之烦恼。

    绽放在青瓷般肌理上的红唇,俏丽如花骨朵儿,让所有的女人都忍不住想要俯上去轻嗅一番。

    蔷薇沉醉在宋乔宇编织的美梦中。耳垂上的宝石耳环婆娑在浓郁油黑的长发之间,随着蔷薇向他的靠近,折出的隐约闪耀的光芒。

    宋乔宇的大方和让她沉浸在美妙的似乎是真实的豪门之中。

    洛蔷薇侧过头,令人酥软的声音从充满香气的红唇间喷出。

    “乔宇……”

    然而这一切却被冲进几纳的张文给打破了。

    她跌跌撞撞地冲到宋乔宇面前,心中只想着夏末完全没有注意到坐在黑暗里低头品酒的李敏浩。

    后来当张文知道所有的开始都是由于自己的冲动,她十分后悔这一夜是她将夏末又重新推回了那个她一直瞧不起的男人边。

    “宋总!”张文心急火燎地冲到宋乔宇跟前,打断了洛蔷薇的

    “张文?”宋乔宇狐疑地坐直了体,搭在蔷薇右肩上的手也抽了回来。“你怎么来了?”

    “宋总,夏末不见了!”

    ——————

    兰博基尼上。

    宋乔宇亲自开车,副驾驶上坐了心慌意乱的张文。

    “你怎么不早说?”宋乔宇忍不住车内的寂静,颇有些怨言地冲张文吼道,“你可以先打电话给我啊!”

    “打了,可您那边太吵,您估计没听到。”

    “混蛋!”

    宋乔宇一把按在方向盘上,将不知道是怨张文还是怨自己的怒火都化作了踩油门的脚上。

    停好车后,两人马不停蹄地冲到了顶楼的办公室从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了酒库的钥匙,就下了地下室。

    “李敏浩?!”

    宋乔宇不敢置信地望向面前这个激动得有些异常的男人——他正在用体撞向厚实的地下室门板。

    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跟来的?

    宋乔宇虽然疑惑,但也比已经惊讶得回不过神来的张文清醒些。他掏出钥匙,刚要插上去,便被李敏浩给拦住了。

    “不行,门锁被口香糖给封死了。”

    李敏浩皱起眉头,语气里淌出一丝懊恼。他让出地方给宋乔宇,宋乔宇低头仔细一看确实是如李敏浩说的那样,想用钥匙开门是不可能的。

    居然有这样的事发生,已经不是恶作剧那样的简单了。

    宋乔宇喝住走神的张文:“你还不快上去叫人过来帮忙!”

    惊慌失措的张文这才反应过来,踉踉跄跄地跑上楼拨了110和120。

    “宋乔宇,你没事把酒库的门建那么厚干嘛!”

    “妈啦!我哪知道会出这么个事儿!”宋乔宇受不了李敏浩在这个时候还冲自己发脾气,懊恼之间就爆了粗口。

    李敏浩顿住,眉头紧蹙地瞪了他半晌。也不知道是气宋乔宇太护红酒了,还是气他爆出来的脏话。

    两人面面相觑之后,宋乔宇先回神,对李敏浩吼道:“你还看我?酒库的温度只有十一度,我担心夏末现在没有被饿死也被冻死了,你还不快撞门!”

重要声明:小说《彩梦奇缘:我家总裁是骗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