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1)

    起,穿衣……她面朝朝阳,却感觉背脊上漏空的一片冰冷。

    眼泪莫名其妙地淌了一枕头。

    她突然觉得自己就跟出来卖的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只需要卖给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此刻正在有条不紊地穿着笔的西装。

    李敏浩扣上最后一粒扣子,反过头来扫了一眼、露在外的肩膀。他反伸出手,在离印满了乌红的吻痕的肩头一寸之遥处停了下来。

    掏出名贵的钢笔再次签下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撕开封胶的刹那,她的心也被撕裂了好像昨夜的躯在他莫名其妙的咒骂中伤痕累累。她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对于李敏浩而言不过是他心不佳的发泄品。在他眼中,自己的价值仅仅就是一张支票而已。

    她从病上支起子,望向李敏浩踏出的那扇门,目光落空。

    ——

    过上次搞了一点小动作之后,宋局顿时老实了许多。李氏集团继续拿着C市高端红酒的代理权并且所有规模大的企事业单位在宴请时要用的红酒都是从李敏浩手里出去的,光就这些利润跟李敏浩投进去的成本和打通关系网的名烟名酒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李氏大大赚了一笔,自然也就想到了要开个庆功宴什么的。而在李秀的提议下,夏七七和李敏浩的订婚宴也被安排同庆功宴一起办理了。

    收到消息的陈宝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索为艺人也有自己的事要忙,这不同段氏集团的合约也需要签订了。

    段氏集团虽不如李氏那样风生水起,但靠着第一代人的奠基,虽然传到段炳仁这一代有些家道中落的意味,不过怎么说也还是能维持一下往的风光。已近花甲之年的段炳仁对于唯一的女儿段纯是十分宠的,所以也考虑慢慢让女儿接手自己的生意。

    “陈小姐,你好!”

    先伸出手是作为社交场合中男的礼貌。

    陈宝儿习惯地伸出右手,同段炳仁相握后也同他边站立的约摸是他女儿的段纯伸出了手,并露出十分专业的笑容:“段总您好。”

    “想不到屏幕外的陈小姐比电视上还美丽一百倍,真是让段某惊为天人啊!”

    “段总哪里的话。”

    听到夸自己漂亮的话,陈宝儿的防范似乎减少了一点。

    在段纯的殷勤招待下,陈宝儿成功地签下了段氏集团的内地代言活动之后便是同段炳仁的饭局。

    请人代言其质跟雇人一样,都是给钱的主儿是老大。何况段氏开出的条件比陈宝儿拍一部二十集的电视剧还人,因此陪饭的应酬看在陈宝儿眼里就是收钱后的尾款。不过段炳仁怎么说也是老姜一枚,没三两下就同女儿把陈宝儿灌得稀里糊涂,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听闻陈小姐同李氏集团的二公子李敏浩是很好的朋友,恰巧我们跟李氏也有业务上的往来,以后估计还有需要陈小姐帮忙说话的地方呢。”

    段纯给陈宝儿倒了一杯茅台,颇有些旁敲侧击的意图。

    “哼!估计很快我就没有帮忙说话的权力了,到时候说不定段小姐还会不认识我这位朋友呢。”

    “这话怎么说?我看陈小姐同李先生郎才女貌,怎么会没有权力呢?”

    “郎才女貌……”

    陈宝儿迷离的双眼猛然一顿,斜睨向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段纯。

    是啊,金童玉女。当初都是这么说她的。可现在的媒体报道的全是关于李氏集团双喜临门的消息,而这消息的女主角居然还不是她。

    “不过那位小姐我倒是见过,完全比不上陈小姐你。无论是外貌还是通的气派,那都是没法比的。真不知道李总是怎么想的,而且那么样的一个女人,居然……唉!”

    “居然什么?”

    陈宝儿被段纯说到一半的话吊足了胃口,酒也醒了大半。

    “你认识那个女人?”

    段纯点点头,掏出自己的苹果递到陈宝儿面前。

    “你看。”

重要声明:小说《彩梦奇缘:我家总裁是骗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