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记忆卡(1)

    跟大黑熊摊牌过后,夏七七果断回到了离WAGDA国际广场还算近的公司。

    心里那个欢喜啊!

    夏七七想不到大黑熊真的就像大黑熊一样那么憨厚,听了自己的话竟然没有把自己抓起来掴几个耳刮子。

    不过这会儿回去跟范姐怎么解释呢?人家帮了忙,总得交代一声吧?夏七七想到这个问题又觉得脑袋开始大了起来。

    “喂,您好?”

    刚巧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她也想不想地按下了接听键。

    “夏小姐。”

    “哦,左先生。”夏七七顿了顿,有点担忧,“你……是找我要手机的?”

    “您真是聪慧。”

    “呵呵呵呵。”

    夏七七差点没抽自己一嘴巴子,笑得多假啊!

    “那个……左先生,我们能不能细谈?”

    “嗯?”那边的左俊明显会错意,轻笑了一声,“哦,这样的话我们就在南山咖啡馆见吧。你看下午三点半怎么样?我只有一个小时自由活动的时间,下午还有别的通告要赶。”

    “啊?”夏七七望了一眼老总的办公室,有点慷慨赴义的感觉,“好吧!”

    其实见左俊倒不是什么为难的事,只要把具体的况跟他说清楚应该就好办了吧?令夏七七头痛的是请假的问题。

    因为上个星期请了一整个星期的假,虽然是病假,可报到的时候BOSS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的。尽管夏七七这个蠢蛋明明工作了快两年,少说也有一次年假没休拼死干活,但请假多了她总有些虚虚的。

    “你又要请假啊。”

    BOSS头也没抬,只是扫了七七一眼,又从容优雅地把眼睛垂下去了。

    夏七七觉得这比老总拍着桌子说不许去的态度还可怕。她咽了口唾沫,鼓起勇气再次开口:“我就请一个小时,临时有点急事。呵呵呵呵。”

    她心虚地笑着,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奴

    妈的,万恶的资本家!

    夏七七在心底咒骂起来。这么大个公司,他妈的,居然都不让合同工放年假的!不知道是不是人力资源部特意隐瞒了这一事实,听说即便是劳务派遣的员工工作满了一年就有至少五天的年假——这还是夏七七从大学室友张文那里得知的,而在知道这个款项之前夏七七还傻不愣登的觉得请假就是该遭鄙视的大罪!

    ——亲,你今年有木有休年假呢?——

    陈宝儿坐在沙发里修剪指甲。

    电视里传来的关于白天在WAGDA国际广场的宣传报道,她扬眼,又垂头打开指甲油,涂抹起来。

    白天的黑色指甲油会不会太单调了?下次宣传还是用鲜艳一点的色彩才会显得出众吧。

    她捏住兰花指,打量一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那边门铃就响了。

    “宝儿。”

    左俊看起来十分开心。

    陈宝儿随意的一件睡衣证明了她没有把自己当做外人。

    他焦急地进了屋,掏出一包塑料袋。

    “这是什么呀?”

    陈宝儿对着中指吹了吹,呵气如兰。

    “那个女人说手机被她摔碎了。”

    他拉开包裹着手机碎片的塑料袋,七零八落的手机碎片在陈宝儿手里翻了翻。

    方才还心怀欣喜觉得“天助我也”的陈宝儿立刻拉下了脸。

    “记忆卡呢?!”

重要声明:小说《彩梦奇缘:我家总裁是骗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